刘颖峰沉默不语,就一直盯着朱琪的眼睛再看,他的眼神非常非常的尖锐。良久,他终于开口了,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抉择,“不行,小宝我必须要带走他!”

  “你也必须还留在这里,因为…”

  “因为…因为我舍不得你离开!”刘颖峰噎了半天才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你以为你舍不得就可以了吗?你舍得又不能实现许诺给我的东西,你这算什么男人?我只是个平凡女人感情只想图个安稳。你凭什么带走小宝?他是我的孩子,他的一切现在都是我做主,耍阴的不行你就要来明抢了是不?”朱琪大声嘶吼道。

  “不行,小宝必须跟我走!”其实他也不是非要把小宝怎么怎么样,他只是想把小宝和朱琪分开,把小宝带到一个很远的城市养着,因为他现在的日子也不太好过,地位还没有完全巩固,这个时候必须还要依靠他家里的那位才行。

  “来人,带走!”刘颖峰冷冷地说了一句。

  “刘颖峰,你个混蛋!”朱琪拼命地阻止两个保镖两个保镖把小宝带走,但是她哪里能奈何得了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

  “刘颖峰,你个王八蛋把小宝还给我!”朱琪疯狂地叫喊,一个保镖已经把小宝抱走了,小宝宝“哇啦,哇啦”地哭着,用那还不太会说话的嗓音叫着;“妈…妈,妈妈…”

  “你自己好自为知吧!”说完,刘颖峰转身就离开了。

  ……

  再看陈越这一边,陈越刚才下水管道上跳下去,没跑两步就有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只凭这一个人自然是拦不住陈越的,他又是纵身一跃直接就绕开了这一个人。眼看着就要跑出别墅的大门了,跑出大门了就安全了,就在同一时间侧面冲出来了一个人,他一个躲闪不及,一支注射器就打进了他的肉体里,他瞬间就晕倒在了地上…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在一辆车子里面了,两个大汉死死地把他压着,他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动弹,他悄悄地把手摸到了裤包里的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

  他根据声音分辨出了车上除他以外一共有四个人,这个人把他控制得死死的,陈越想从他们手里逃走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车子在一个地方就停了下来,陈越不知道这是哪里。“行了,小子别装了,药效早就过了!”车里的一个男子说道。

  陈越听了索性也就不装了,直接睁开了眼睛,好在他们没有发现陈越打开了手机的录音。他看了看周围,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荒郊野外,应该是在哪一座荒山上,地面上杂草丛生,还有几棵歪歪曲曲的老槐树。

  “大虎哥?这小子怎么整?”一个男子问道。

  “直接弄死吧,这是刘颖峰亲自交代的!”

  酷}H匠M^网正b版m首发*

  “那就把随便找个坑埋了得了。”另一个车里坐着的男子说道。

  “妥了,下车挖坑去!”被叫做大虎哥的领头男子说道。

  四个人押着陈越就下车了,陈越尝试着挣脱了一下却发现没有效果。

  他就这样被四个人押着走,在路边上他看见了三个墓碑,中间的墓碑特别明显上面写着极其简单地“陈与墓“的字样,旁边两个挨着的墓碑稍微要小点,分别写着“于清墓”和“邱良标墓”的字样,反正看起来是极其简陋和破旧,墓边杂草丛生。

  押着他的人也看到了这几个墓碑,有一个人建议道:“虎哥,要不就把他埋在那几个墓旁里面吧?”

  “荒唐!你没看见那是谁的墓吗?你也敢动土!”大虎骂了一句。

  “陈与啊?上面写着呢,怎么了?”有人问。

  “‘烈火炎王’你是不知道吗?”大虎懒得和他们一番见识。

  那几个人听了大哥这么一说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陈越也对这个陈与充满了兴趣,或者说是好奇,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可以让别人一听见他的名号就倒吸凉气。

  “那赶紧换个地方!”

  前面有一个毛土堆,土壤是很疏松的那种,而且还有些焦炭般的黑色,倒像是一座茅草屋被烧了之后留下来的‘遗迹’。

  “行了,就搁那儿吧!”大虎一声令下道。

  “二狗,你去挖坑,我们看着这个小子!”他指挥了一下。

  二狗得令就去用手刨坑了。“小子,你最好老实点!”二狗临走前不忘了警告陈越一句。

  陈越见这是个机会,现在他们只有三个人控制着他,胜算至少比四个人的时候大,他找准了一个时机,趁着他们一个不注意,极快地抓起一把地上黄沙撒向了他面前站着那人的眼睛。

  果然,那个人中招了,陈越一下子就窜了出去,但是他由于光顾着跑了,没有注意到脚下的石头,没跑几步,他就被石头给绊倒在了地上。大虎和另外一个人两下子追了上来,但陈越岂会放弃抵抗,轻易地就束手就擒,他见人住上来了,赶紧就爬了起来,他爬起来的时候大虎的拳头已经打过来了,正好这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让他一下子又趴到了地上。

  陈越痛苦地捂着肚子,大虎的身材比周雄还要庞大,一看就是个打架的好手,被他一拳打在肚子的力度可想而知。他连着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才躲过了大虎的第二拳,但是另外一个个人这个时候冲了过来,照着地上还在翻滚的陈越就是一脚,那个眼睛中了陈越招的人现在也恢复了过来。连着他三个人一同向陈越身上招呼,陈越在他们三个的手下没有过几招就已经是头破血流了。

  “狗奴才!刘颖峰给了你什么好处呢,你就这么死心塌地的帮他卖命,为他去杀人!”陈越见打不过了,但是嘴上却不能服输。

  “你再说一句试试?”

  “要是说两句呢?狗?刘颖峰的狗?”陈越冷冷地反击着。

  “找死!”听到陈越这么一说,大虎一下子就暴怒了,他突然猛吐了一口,刚刚点的烟头飞到了陈越的手背上,滚烫的火红烟头落在陈越的身上,一阵滚烫的灼烧感痛得他全身一颤。“犯贱的东西!”大虎上来就揪住了陈越的头发,然后用膝盖狠狠地顶着他的肚子。一次……两次……三次……四次!

  腹部是人体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被大虎狠狠撞了四下,难以言喻的剧痛痛得陈越五脏六腑都像是翻江倒海似的翻腾了起来,他感觉一股胃酸涌到了喉咙里,哇地一口,就吐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