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问如果一个死过人地饭店谁还会去吃,这才是他们开会重点讨论的问题,但这些问题一般都是陈越拿主意的,可问题是他现在还在拘留所,只能等着他出来了再另做打算。

  果不其然,经过警察加班加点的调查取证证实这确实不是食品上面出的问题,第二天陈越就被无罪释放了出来,出来的时候陈越还和云龙作了一个告别:“云龙哥,小弟先出去一步了,后会有期!”其实他也知道后会有期基本上就是后会无期了。

  “靠,你个小兔崽子,居然后进来的还先出去,社会不公啊!”

  “叫你要嫖娼,关你十五天算轻的!”陈越临走之前还不忘了损一损云龙。

  “滚得了!”

  警察除了证实王老汉不是因为食品出了问题而死之外,还证实了他是非猝死的,至于是一场谋杀还是真的一不小心喝了上一个客人忘记带走的“冰红茶”还尚未确定。

  因为忘记带走“冰红茶”的那一个客人现在已经找不到踪影了,而“冰红茶”里面装着的正是地地道道的“硫酸”!

  虽然谋杀罪不一定成立,但私藏硫酸这种剧毒物品已经构成犯罪,再加上这个涉及到人命的案子,警察已经将其人列为网逃。

  陈越一出来就回到了万世辉煌通知召开紧急会议,其实不用他召集骨干人员已经自己就到场了,夏丹丹秦暮雪田苒她们三个更是连班都没有去上就来了。

  会议的重点问题自然还是他们已经开会讨论过却无果的如何维护万世辉煌声誉的问题。这个问题是亟待拯救的,不然生意真的会因为而黄的。

  )酷匠网e?唯一:正版*,其=%他2都,是¤)盗#版

  “你们想到什么好的法子没有?”陈越的目光一一扫过了众人。

  他看着张方邱云周雄,他们几个都是摇了摇头,他又看向了左颜,他目光死死地盯着左颜也死死地盯着他。她又把目光扫到了秦暮雪她们几个,秦暮雪看过陈越的眼睛在盯着她看,她很不自然地避开了陈越的目光…

  时间回到前一天,也就是陈越被警察带走取证的之后几个小时。“龙哥,你可让何康给藏好了,别露了,警察正在找他,他现在已经是网逃呢!”

  田苒在一边坐着没有说话,龙宇看着秦慕雪有些发怒了“我特么的就搞不懂我让我们在里面的人直接把证据弄走换成伪证,再让法警那边鉴定成是食品出问题死的不就可以了!”

  “这样陈越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直接就可以穿!我就特么的就懂你老花那么心思陪这么个小人物玩干撒!这么个小人物我要玩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你就整天惦记着弄他,**!”

  接着龙宇又换成了一副语重心长地语气说道:“红影啊,我们是要做大事情的人,我们的大事还未了啊,你切记不能再把心思给分散开了,你这样怎么成大事!”

  “红影,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

  秦暮雪咽了咽口水;“龙哥,我知道了,我和苒苒会努力成就你的大事的,但是在这之前我一定要让他为若雨付出残酷代价的!”说到这里秦暮雪的目光变得凶残了起来。

  “如果就这样一下子就把他给玩完了,我不甘心,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把他捧起来再狠狠地摔下去,让他深败名列,让他无地自容…”

  “哈哈,哈哈哈…”秦暮雪已经近乎疯狂了起来。

  田苒这个时候赶紧制止了她继续疯狂地笑下去,“暮雪,你醒醒得了!”

  这个时候龙哥也开口了,“红影,你这样下去可不行,找个时间去医生那里看看吧,你因恨意已经出现心理疾病了!”

  “暮雪,你有什么好的点子没有,你平时不是鬼点子挺多的嘛?”陈越盯着秦暮雪说道。

  “我哪儿鬼点子多呢?你是老大你自个想吧!”秦暮雪的目光仍然没有敢指示陈越。

  陈越有些时候总觉得在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但是他又觉得不太可能,谁有那个闲心来成天盯着他这个小人物看。他甚至觉得他们内部有个内鬼,这次的事情就是内部的人捣出来的鬼。但是想想也不太可能,他们这个小团伙平时利益都分摊得很均匀,没理由因为利益的问题而不和啊,而且都是兄弟熟人朋友组成的一个团伙,他很疑惑,除了利益冲突难道还有别的冲突不成?

  “都没有人说话啊?”陈越再次问道。

  “那没有人说话,那我就说了!”

  “你Y的有P直接放不就得了,拐弯抹角比娘们儿还娘们儿!”张方一点也不带惯着陈越的。

  “我觉得我们要做出赔偿!因为就算我们不作出赔偿王老汉的家属来了也会找我们索要赔偿的。我们虽然可以向法院上诉不给予任何赔偿,但是这样做的话恐怕我们这里的声誉就毁坏完了!”

  张方他们听了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我们赔多少合适?”

  “就按照一条人命因公殉职的价格来算吧!”陈越一口说道。

  “三十万?”

  “我觉得赔个一两万就够意思了,王老汉又不是我们害死的!”

  “虽然我们不是害死的,但问题是他就是死在我们这里的,你没看报纸吗?有个地方的饭店也是同样出现了我们这样的状况,他们没有给出赔偿,家属们就天天堵着饭店不让开门,最后家属们要求上诉解决,结果店家不仅败诉了不说还赔偿了60多万,生意也被整黄了!”

  “三十万看起来很多,其实和一条人命还是不值得一提的,要不被整上法院了我们要是再败诉了的话,我们赔得可是更多,那个时候我们就是真的倾家荡产了!”

  “听起来是这个道理,但是三十万确实很多啊,这可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呢,要是赔出去的话,我们这个季度甚至是下一个季度的分红都没有呢!”张方一脸心疼,仿佛割掉了他的一块肉一般。

  “哟呵,守财奴这次居然这么大方啊。”夏丹丹表示对陈越充满了鄙视。

  “非也非也,我们虽然这次或者连着下次都不能分红呢,但是我们只要把这件事情解决好了,顺便趁着这件事情就算是给我们打广告了,这可充分体现出了我们万世辉煌的强烈社会责任感。”

  “这个‘广告’一打出去后,我们以后的生意肯定比现在更好,收益自然是翻翻,到时候一次分红就可以抵两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