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说他是农民工,看他的打扮就知道,是标准的进城务工,认识的人都管他叫王老汉。

  王老汉算是一个常客了,基本是每天都要在点上一碗稀饭,搭配点豆浆油条之类的,反正就是往便宜的点。这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点了一碗稀饭加几个大包子,点的东西还没有上来,他有些口渴了,想找点水水喝喝。

  本来他想找服务员给他上一个白开水的,恰巧他抬头一看桌子摆着一瓶冰红茶。看样子应该是上一个在这里吃了饭的客人喝了之后没有带走剩下的,他也没有多想,直接拧开了就一鼓作气全部喝下去了,一点也没有带剩下的,“嗯,好喝!够味儿!”

  一会儿,服务员把他点的东西上来了,看他也是熟脸,服务员准备偷会懒和王老汉扯会儿。“王老汉,你点的东西来咯!”

  “我说王老汉,你每天都吃这些粗茶淡饭的不闲腻吗?”服务员觉他说这番话地话,王老汉肯定又要和他理论一番。

  他等了半天也不见王老汉回应他,“我说王老汉你有在听我说话吗!趴那干撒呢?

  他不忿地拍打了一下趴在桌子上的王老汉的肩膀,“草!”

  还是没有反应,他再又一把巴掌打在王老汉的后背上,“装死呢!说话!”服务员叫道。

  依然没有反应,服务员开始意识到不对了,“你Y的不会睡着了吧!”

  “喂!醒醒!上班该迟到了!大叔!”服务员扯开嗓门对着王老汉的耳朵高喊道。

  正常情况下这样的话人都应该都醒过来了,但是王老汉依然趴在那纹丝不动。“不会死了吧?”服务员这样想到,他赶紧伸出一个手指到王老汉的鼻尖处。

  “坏了,没呼吸了!”

  “啊,死人了!死人了!”

  酷。匠●网0永3久}免费看小N说q7

  店里的服务员听了都围观了过来,有不信者也用手指放到王老汉的鼻尖处试了试,结果都是没有一点呼吸。而且大家都看到王老汉的面色乌青。

  很快李馨蕊出来了,她是服务员主管,“怎么回事?”

  “馨蕊姐…好像死人了…”刚才那个服务员结结巴巴地说道。

  “保护现场,立刻报警!”李馨蕊当即立断。

  “可是…报警的话,我们恐怕有很大的麻烦啊,王老汉是死在我们这里的…要不要我们悄悄地…”一个服务员建议。

  “你以为有事情能够瞒得过警察吗?我们不报警也会有人报警的,到时候那就真的说不清楚了!”李馨蕊解释道。

  “好,馨蕊姐,我马上报警!”

  警察接到报警电话很快就来到了现场,陈越也赶在警察到来之前就到了,他是在床上接到李馨蕊打来的电话,吓得他一下就从床上翻了起来,披了一件衣服后就过来了。陈越是法人代表,如果他不出现的话很有可能被警察弄成是畏罪潜逃了。

  毫无疑问,陈越被警察给带走了,说是协助调查,那个服务员也跟着被带到了警察局录口供,不过他和陈越不一样,他只是一个打工的,也没有作案的动机,排出了他的嫌疑之后就被放了出来。

  饭店里居然吃死了人,这个事情可不是小事情,这涉及到了一个食品安全的问题。

  陈越被暂时收监到了一个看管短时间的拘留所,这里关的一般是些15天以下拘留的人,都是因为酒驾,打架等小事情进来的,像陈越这样进来实在是稀奇。

  待调查取证清楚后,如果不是食品的问题就无罪释放,如果是食品出的问题的话陈越是要被判刑的,一条人命不是小事情。他心里才叫冤啊,好好地正在做着美梦呢,就被电话吵醒了,这又被带到拘留所来了,瞌睡都还没有睡醒。

  都是短时间的看押,也没有人去争个牢头狱霸的出来。虽然没有欺负人的问题,但是三六九等大家还是还自觉地分了的,一看就比较凶横地那种直接就睡最好得床位,比较猥琐的和小偷扒手之类进来的睡得都是厕所旁边。

  陈越进来的时候大家才刚起来呢,“哟,这么早就有新人进来啊!”

  “哎,别提了,我还郁闷着呢!”陈越很自来熟的就和看起来像是这里大哥的人聊了起来,因为这位大哥**着上身,身上纹满了纹身,陈越也不认识都是纹的些什么,看他的床位是最好的,他就攀谈了起来。

  “说说怎么回事啊?我很感兴趣呢!”想来这位大哥也是一个健谈的人,明显被陈越勾起了兴趣。

  他要听陈越就给他说,反正在这里也闲得没撒事儿做,他也想找个人述说一下自己的冤屈,陈越就和这位大哥聊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聊得很不错。

  “你这个事儿,弄清楚了,应该过两天就可以出去了,我给你说我才不忿呢!”

  “那大哥你是怎么进来的!”

  “嫖娼!”

  “…”

  “我这是在刺激祖国第三产业服务行业的消费发展!”

  “…”

  从聊天中,陈越得知了这位大哥叫云龙,陈越也没有问人家是做什么的,社会复杂,在这种地方萍水相逢,出去以后谁还认得谁呢。不过陈越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道儿上混的,但是他觉得也有可能是个纹身大师也说不定。

  ……

  这边陈越在拘留所里都快要闲出翔来了,外面的人却忙得不亦乐乎。张方周雄邱云连着秦暮雪夏丹丹这些人召开了紧急会议,商量怎么证明王老汉的死与万世辉煌是无关的。

  这很明显不是食品出的问题,因为王老汉点的东西还没有上来了,他就“GAMEOVER”了,而且王老汉在这里吃了这么久地东西都没有出过什么事情。

  从监控视频上面看到,王老汉是喝了一瓶貌似是冰红茶的饮料之后趴在桌子上的,问题的关键点就出在那一瓶冰红茶上面,而那瓶冰红茶又被警察给带走取证了。当然这也有是王老汉突发急病猝死的可能,但王老汉的尸体也被法警带走了,他们真的是一点证据也拿不出来,只能乞求包青天“再世”。

  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这不是食品的问题,至于到底是谋杀还是猝死,这都与万世辉煌没有太大的关系了,陈越应该很快就能被放出来的。

  问题是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件事情是出在万世辉煌里的,就算拿出铁证证明这一切都与他们无关,都将对生意造成一个巨大的影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