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有来“挑事”的,他们也不干嘛,反正就是来搅黄生意的,总是以饭里吃到有苍蝇之类的理由来恶心人,这么做不能直接有什么效果,但是次数多了,吃饭的客人们再传出去,那这样下去谁还敢来这里吃饭。

  周雄一连收拾了好几起“挑事”的人,他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就把陈越张方他们都叫来商量。李馨蕊也参与了进来,因为事情就是因她而起的,陈越听完了李馨蕊讲述的事情经过,包括以前袁崎以前是怎么死缠烂打的事情都给他一一说了一遍。

  她觉得陈越听了应该会生气才对,毕竟她的私人事情已经影响到整个万世辉煌的生意了,或许还会把自己开除掉。她也决定如果陈越要是不高兴的话,她就自己主动辞职不干了,不能因为自己而连累所有人。

  但是陈越并没有像她想象那样的做,反倒是安慰起她来:“不用理会这个神经病,你的麻烦我们会给你解决的,每一个员工的事情都是我们大家的事情。”李馨蕊听了陈越一席话甚是感动,眼圈已经红了,“老板,谢谢你没有怪罪我!”

  “我说了,你的事情就是我们大家的事情,我们不能惹麻烦,但是麻烦找上来了我们就要把它解决掉!”陈越一脸自信的说道。

  张方他们也是统一地说道:“是啊,馨蕊,你不用理会他,你用心工作就好了,我们是你坚固的后盾!”

  “那实在有劳各位老板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工作了。”她一脸谢意的看着陈越,张方,周雄等人。

  “快去吧,这里离开你!”陈越说道。

  李馨蕊出去了以后,陈越才开始和大家商量起具体的办法来。他扫视了一眼在座的几位,主要是张方,周雄,邱云,连着左颜等几个人。

  周雄有点崇尚暴力,他建言道:“依我看,直接来一拨找茬的人就暴打一次!”

  陈越摇了摇头,否定了他的意见,“这样治标不治本,你也看到了你每次都把他们打了,但是他们下次又换一拨人来,这行不通!”

  “那就直接抓住几个人让他们给他们身后的人带个话,问问他到底是要怎么个意思?”张方提议。

  陈越点了点头,“邱云,你有什么好法子没?”

  “我当然是挺张方的啊!”他表示赞成。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左颜开口了:“我倒是认识他们炎帮现在的帮主,这些找事的人肯定都是袁崎找来的,我们可以先把袁崎给修理一顿,然后再给他们帮主点水,据我所知,他们帮规中是规定不准欺压平民百姓的,逮住了可是要按帮规严格处置的。”左颜顿时就显现出了他那阴损的一面。

  “这个点子太赞了!”大家都很齐声地点赞。

  陈越也拿定了主意,“那就先这样,逮住两个小子让他们给袁崎带个话,问问他想怎么样,咱们陪他玩就是了。

  依照计划,当天果不其然就逮住了两个小子,陈越他们也没有怎么为难他们就把人给放了,不过让他带个话,让他问问他们“主子”也就是袁崎的意思。

  袁崎第二天就让人来回话了,那意思就是让他们帮忙把李馨蕊叫出去和他好好“说说”。让他们把人叫出去,这就好比把人给交出去,这种出卖队友的事情,陈越他们一伙是肯定不会干的。

  酷Za匠t;网唯Q:一正0版},,v其¤(他都是q盗版

  “回去告诉袁崎,人我们不是帮忙叫的,要叫除非李馨蕊自己同意!”陈越一口回绝道。

  “大哥已经告诉我了,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可就要好好讲讲“数”了!”带话的人说。

  “讲数”是一个江湖语,意思就是约架的意思,这种架就是群架,人可以越多越好。

  见对方的人已经把战书下了,陈越他们自然是要接的,出来“混”的如果不敢接受别人下的战书,传出去是一件惹人笑话的事情。

  “讲就讲,这战书我们接了!”陈越说道。

  周雄最热衷于打架了,因为只有在“干仗”中才能体现出他的最大价值,“告诉我们时间和地点就可以了!”

  “三天后,上午10点,青石山山顶。”带话的人直接抛出了时间和地点。

  “好,滚吧!”陈越一伙人直接下了逐客令,虽然语言方式有点不对。

  谁知那家伙却学着一副武林大侠的样子说了一句:“告辞!”

  “神经病!”

  ......

  青石山是混混们专门讲数的地方,那地方地处偏僻位置,方圆几十里都荒芜人烟,警察根本没事儿不会去那里转悠,所以这里成了道上用于专门讲数的地儿。虽然陈越他们都是生意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混子,但是接了这个茬哪怕硬着头皮也要上,否则以后岂不是谁也敢再万世辉煌来找茬,那还做P个生意啊。

  既然已经约好了三天之后讲数了,陈越他们倒也不再担心有人来万世辉煌捣鼓了,至于讲数的事情完全不用担心,现在大多数讲数的人都是网吧请来的100块一个的“飞毛腿”选手。

  两边讲数的人主要是靠几个核心的主心骨给力,才能打胜仗的。陈越他们的核心人员自然不用担心,除掉周雄这个特别猛的“人”以外,陈越张方邱云左颜这些也是打架的能手,敢下狠手的主儿,这种走的就是精英路线!

  况且,陈越他们的店里还有很多男的服务员,事情又是李馨蕊这种女神级的美女而起的,他们的雄性激素肯定猛增,每个人都有一颗守护女神的心,调动他们去讲数也是可以的,比“飞毛腿”可给力多了。

  这边的事情敲定好后,陈越还在琢磨他买新房的事情,他准备先弄个首付的房子,毕竟一下子拿出几十万来他还没有这个钱。买房子的原因主要是基于他不想再和别人合住一个房子了,他要做一个“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贵人”,现在住的地方有男有女还有鸳鸯的,实在是不太方便和自由,也有损他个人的品位。

  再加上他住的房间晚上总是“闹鬼”,他觉得这个房子肯定是“不干净”的,反正他现在也算是有点小资本了,首付买一个新房子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买房子的事情肯定要找朱琪商量了,陈越可知道她是这方面的专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