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原谅我有些偏题了,现在让我们来继续说说陈越和林志的问题。如果你要问林志从家里这么久足不出户他是怎么活下来的,就算他带了很多现金出来,他这样每天不工作,就算带的钱再多也经不住他折腾啊,那么我要明确的告诉你陈越就是他的“衣食父母”。

  说到钱的问题,林志带来的钱早就被他折腾完了,他在银行里存的钱早就被他的父母给“封杀”了。自从他认识了陈越以后,一直都是陈越再养着他,陈越对他简直就像是“亲儿子”那样好。

  陈越为此还单独买了一个笔记本给他记账,林大少说记着等他哪天想开回家了就有钱了,那个时候自然会还他,账单已经记了厚厚地一摞。陈越是叫那个心痛啊,他的“血汗钱”自己都舍不得用,全都“放贷”给林大少了。

  这位大少一天的开销可不少,反正陈越是被他“榨干”了,这也就是朱琪看到陈越生活如此磕惨的原因。对了,林大少从家里还有一辆宾利车,他自然也被抵债给了陈越,不过陈越可不敢把它给开出来,这太招摇了,容易惹人嫉妒!

  如果你要问陈越为何这么舍得,这么下血本,那么我想大家都懂的,这就好比是一场风投,成了收益翻翻,败了的话那啥就不说了。

  回到刚才的画面,陈越和林志已经开撸了,这一玩不要紧,一撸就是晚上12点了,任是陈越这样意志坚定的人也抵御不了游戏的诱惑。陈越是到林志的房里去的,这期间他们两个就什么事都没有做,晚饭自然也是没有吃。

  打完了最后一把,陈越打了一个呵欠,明显是犯困了。“你继续玩着,我回房去睡觉了!”陈越无精打采的说道。

  “嗯。”林志的眼睛依然再注视着游戏画面。

  陈越回到自己的套房后,感觉有些饿了,就琢磨着去厨房煮一碗面,外面又开始下雨了,并且伴随着打雷。当他打开冰箱回过头的时候,突然看见好像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窗外面晃荡,他想一定是自己的眼睛花了,他赶紧擦了一下眼,再看窗外什么东西也没有。

  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一定是我游戏打久了,眼睛花!”

  不一会儿,他就煮好了一碗面条,找了一张桌子,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同样花了不一会儿的时间就把一碗面条给吃完了,洗好了碗筷,他这才心满意足地去睡觉了。

  躺在床上,他玩了一会儿手机,觉得实在是没什么意思了,就把手机关掉充电,然后合上了双眼,睡觉前他暗暗告诫自己以后一定不可以再像今天这样“玩物丧志”了。

  外面的风越吹越大,恰好陈越房间的窗户有没有关,窗户被吹得“啪啪”地直响。陈越嫌冷才懒得起来去关窗子呢,但是那风越整越大,再不起来关上,窗户恐怕就要报销了。

  他勉为其难地坐了起来,然后又酝酿了两分钟的样子,才站起身来下床,就在他盯着窗子的时候,一个红色的身影又在窗外晃悠了起来。这实在是太可怕了,他这次可不相信又是他的眼睛看花了,他赶紧跑到窗子边去看,但是却发现依然是什么也没有。可能是出现幻觉了吧,他还是这样自我安慰道。

  关好了窗子,他回到了床再次准备合眼睡觉,他向窗子边看了看,想确认一下刚才到底是不是幻觉,这一揪不要紧,这那红色的东西又出现了,而且还渐渐地变绿,外面的妖风“呼呼”地吹着,闪电还在继续,时不时还伴随着一个响雷。

  “啊!”陈越这一下子惊了,他这次立刻翻身就跑过去把窗帘子给拉上了,也不敢去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他怕啊!把窗帘子拉上了,这下屋子里是彻底地什么也看不见了,他是打着黑摸找回到自己床上的,终于看不见窗子边的东西了,这一下他才安心了。

  但是,外面的闪电还在继续,在电光的照射下,时不时地那个身影还是以倒影映射在窗帘子上,窗帘子都被映成了绿色。“妈呀,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还会发光呢!”陈越吓地叫了出来,他决定明天一定要找一个“法师”来看看,争取把这个“妖精”给收了,一定是这里的风水不好,晦气重,陈越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想这房子这么便宜,不会是有问题啊。

  他又不好意思去问秦暮雪啊,田苒啊,这说出去多丢人,一个大老爷们儿怕牛鬼蛇神,别人住着都没事儿,你住着就这么多“东西”,这不是活该找损吗?况且身为21世纪的新青年是不该迷信封建东西的,而应该崇尚科学,坚信马克思主义的才对。想到这里他一个翻身,把背对着窗户那边,脸面向墙壁,该明儿我去窗子外边那地儿探个究竟去!

  过了好久,他才开始迷迷糊糊地睡着,在睡梦中他再次感觉有一只女人的手掐住了他的脖颈...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陈越的眼睛上成功地多了两个大黑眼圈,这给秦暮雪她们看见后可是被笑话惨了的,“哟呵?我说陈老板,你这昨晚上是上哪里去偷原材料呢?”

  ;看|正2A版b章/|节DW上酷匠lh网T#

  “呵呵!”陈越笑而不语,他可不愿把昨天晚上的“所见所闻”给说出了。

  白天的事情有很多要等着陈越去忙碌,他很自然地就把要去找个“法师”去窗外看看的事情给忘在脑后了,好在后面的几日里,这个红色的“东西”没有再来找他,等她再来找他的话,陈越就决定“搬家”了!

  上次分红大会获得最优秀员工奖励的李馨蕊日子过得有些不舒心,甚至连工作都有点心不在焉,事情还要从那天颁奖典礼结束后的第二天晚上说起。

  领了奖金的当天晚上,她接到了一个同学打来的电话邀请她去参加明晚的“时光十年”同学会,都是初中一个班的同学,她也就不好推脱,毕竟有十年没有见过面呢,最近日子还算比较“富裕”,随即就答应了。之后,她又给几个当年和她玩得很不错的同学打电话问她们是否要去,得到的一致回复都是要去,这下她就更乐意去了。她第二天早上就和别人换了班,为的是可以晚上腾出时间来去参加同学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