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琪?”陈越也回到,他想了老半天才想起来,他记忆力是很不错的,驾校第一次点名的时候陈越一一对照了一下人和名字,一个班百多个人来他还能想起来确实不错,因为那时陈越根本就没有像朱琪注意他那样注意她。

  市区的交通永远是那么堵,据说一辆车要从市中心的立交桥上驶出来至少要20分钟。等了老大半天,排在最前面的一辆保时捷才下了立交,开车的杨坚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一个呵欠。接着,他一踩油门车速顿时提到了100km/h,车子已经严重超速了,他才丝毫不理会。轻松地听着音乐,听到高潮部分的时候就闭着眼哼唱了起来。

  “咚”地一声,还在闭着眼睛陶醉在音乐世界里的杨坚一下就回过了神来,他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东西给撞了。他瞥了一眼后视镜,顿时就被吓尿了,他看见一个血淋淋的小孩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额...好像死了。”他心想,坏了,这下麻烦可大了,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被抓住,抓住可就要是坐牢的,想到这里他一个加速,车速顿时飙到了140码。

  他在心里是这样计划的,他跑了之后赶紧让家里上下疏通关系,最后赔笔钱就把事情给不了了之了。他肇事之后就逃逸,后面的第二辆车经过的时候没有看清地上是什么东西从小孩的身上再次碾压过去,第三辆车,第四辆...路边的路人见了也是避而远之,不敢伸出援助之手...

  k酷D匠#O网a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4O版

  陈越载着朱琪也是从立交桥上扯了二十多分钟的淡才从立交上下来,陈越真是感慨:市区的交通跑得还是真J8的快,开车不如两只脚跑得快!他还没有感慨完了,陈越老远就看见了前方路上有一个什么东西,车子再近了一点才看清是一个血肉淋漓的小孩,身体好像都被压得变形了。陈越可是认真学习驾驶员道德知识的,他来不及多想,立刻将车在路边靠边停下,打开车门下车就把地上躺着的小孩子抱起来往医院送,朱琪也抱着小宝跟在了陈越的身后。

  恰巧附近就有一家医院,陈越抱着孩子就往急诊室跑去,“医生...快救救这个孩子!”陈越很是焦急地说道。急诊室的医生见陈越手上抱着一个面目全非的小孩也赶紧放下手上的报纸,接过孩子,招呼手下的护士拿出医疗器械就开始进行抢救。

  刚才在跑的过程中陈越已经让朱琪帮着打电话报警,这次警察的出警速度居然比较迅速,警察接到报警电话就开始寻找小孩的家长。警察到医院的时候,小孩的父母也跟着到了。陈越就坐在急诊室外面的椅子上抽烟了,小孩的妈指着身上还带有血迹的陈越就大骂道:“你这个混蛋,把我们家贝贝撞死了,还敢坐在这里抽烟,警察!他就是肇事主,快把他抓起来。”

  陈越都还来得及解释什么了就被两个警察按倒给带走了,急诊室的红灯还在闪烁着...

  朱琪从陈越下车去抱那个孩子的时候她就知道陈越要惹麻烦上身,说白了陈越还是太年轻太嫩了,但也正是因为你他有这不成熟的一面才有与当今社会病态的人有不一样的作风,朱琪觉得要是是自己开车一定也像其他大多数人一样装作视而不见的,到底是社会变得复杂了,还是人与人之间更冷漠了,这些暂且不提,但陈越陷入了“麻烦”之中,她是不会坐视不理的。

  她回到事发地点找寻证据试图证明陈越是清白的,她在原地徘徊了好一圈,除了发现地上有一摊血迹外并没有别的东西,她抬头仰望天空,想看看一望无际的天空来给自己换个切入点,当她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的摄像头,那顺着监控找过去发现那是旁边一家超市安装的防盗监控正好可以监控到路上的车况...

  朱琪除了找寻到了证据以外,她觉得光是这样还不够,毕竟是一条人命的大事啊。她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她最不想交流的人,他的男人!电话第一次打过去的时候没有人,她又接着打,打了四五个的样子,终于在打第六遍的时候接通了。

  “喂,有事快说!我还在开会。”电话那头的人说,也就是朱琪的男人,小宝的爸爸。

  “我有个堂弟被冤枉成了车祸肇事住...”朱琪噎了半天才整出一句来。

  “你说的是不是今天早上一个小孩被十八辆碾压的那场车祸?”他男人说道。

  “是的!”朱琪应。

  男人仿佛早就知道似的,“那我就帮不了了,那个事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了,新闻媒体都在报道。”

  朱琪开始辩解,“他不是肇事主!他是停下来救人的。”

  “这我知道,这件事情上面的人在博弈,我就给你透个底吧,撞人的是杨部长的大公子!”他解释道。

  言下的意思,朱琪已经听懂了,那就是他这个“堂弟”肇事住黑锅算是背定了。但是她是不会这样就放弃替陈越洗清黑锅的。她不甘心地争辩道:“我找到了事发路段的监控,已经交给媒体和公安局了!”说完,她就气愤地把电话挂了,她已经对他的男人失望了,从来没有给过她家的感觉,也从来不会去关心看望一下小宝。想到这里她就伤心的哭了起来,这可能就是她自己做的孽吧。

  “乱弹琴!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喂!”对面的人听了一下就坐不住了,他想这下坏了,现在就算派人去截住视频的流出都来不及了,有媒体这么一报道再加上公安局刑警队的立案调查,杨部长的儿子铁定是保不住了,杨部长到时候肯定也势必会受到牵连。

  中午的时候,事情再次出现转机,电视台报道了备受大众关注的“五岁女孩被十八辆碾过”事件,电视画面上出现了肇事车车主的摸样,是一个中年男子...

  电视机上出现的男子并不是杨部长的儿子杨坚,朱琪的男人和杨部长纷纷虚惊了一场,“没有拍到我儿子就好!”由于当时杨坚撞了人就加速逃逸了,后面的一辆车是紧跟着过去的,恰巧那家超市的监控在那个时候出了点问题,当再次开启监控的时候监控正好拍摄到的是第二辆车也就是中年人开的那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