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云和周雄同样表示他们也可以一人出5万,这下加起来就是15万,也就是百分之50的股份了。剩下的杨铭和彭丽,连着秦暮雪她们三个表示一人出一万,他们已经是出身社会的人了,不可能再向父母要钱,自己的存款也不多,只能拿出这么多来。而最后剩下的陈越自然是一人就出资10万,他们也是有意让他当最大的股东,毕竟这个点子是他想出来的,而且到底能不能赚到钱都是一回事。

  “那股份先就这么定了,我百分之三十,张方你们三个一人百分之十五,其余五人一人百分之五!等资金一到位我们就按书面流程签订股份协议。”陈越拍板道。其实陈越还是有些得意的,能把她们三个美女拉来绑在一块做生意还是不容易的,她们三个都是有正式工作的人,能投钱进来简直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

  “来为了我们的万世辉煌再次干杯!”

  “携手并进,共创辉煌!”

  未来这个团伙将在全国几座大城市都知名,但谁又能想到他们当初就是这么个不知名的小街道马路边成立的。

  散伙后,张方他们三个问陈越他们去哪里住,陈越毫不客气地损道:“当然是街角。”

  “那你陪我呗!”

  “算了,我累了,不和你们扯淡了,收摊以后就给你们了啊。”陈越说着就把一把钥匙递给了张方,张方接过钥匙顿时心里一暖,暗叹:兄弟想得就是周道。陈越还嘱咐道:“房子就在我们隔壁!”张方他们也是运气好,知道他们要来,陈越就去咨询包租婆还有没有空的房子,恰巧陈越他们隔壁的人要搬走,陈越就赶紧从包租婆手中租了过来,不然张方他们还不得住个十天半月的旅店。

  至于这些钱到底从哪里来,除了她们三个和那两口子,陈越和张方他们几人自然是找他们当伸手族。

  陈越还是最好的,这个月来他赚了小三四万块,再找家里拿六万块就够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向家里打过电话了,他拿出自己的手机迅速地拨通了那一串熟悉的号码,电话通了,陈越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妈...你吃饭了没!”他拿着电话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生怕被别人听见没有面子。

  “越越,你是没钱了吧,没事儿,要多少,妈给你打给你去!”陈越的母亲斩钉截铁地说道。

  “妈,我想和朋友合伙做个生意...要10万。”

  “这么多?”

  陈越接下来顿了顿说:“妈,我这日子赚了些钱呢,只差了...6万。”

  “好,妈明天打给你!”

  钱的事情搞定之后,陈越就抓紧时间把店铺租下来,一共租用了一条街的八家店铺,每家店铺一月1000元,半年一交,这一下就交出去近5万块钱,装修队伍同时如火如荼地开工,另一边他也抓紧时间练车,争取早日把驾照拿来,以后再买一个二手车可以用来专门拉货,这样也可以减少不少成本和提高效益。

  陈越在抓紧时间练车,这边的烧烤摊子就全权交给了张方他们几个在打理,现在烧烤摊连着全套饮食,已经是全天营业了,并非只晚上营业的那种,店铺装修得也已经初具规模,再过些日子就可以正式营业了。

  这天,来了几个混混,恰巧治安亭里的李叔和钱叔休假,他们点了东西之后起来后,看到美丽的服务员小姐彭丽,顿时起了色心。

  一个混混对着彭丽喊道:“那小妞过来,今天跟爷走,开个价吧!”

  彭丽装作没有听见并不理会,杨铭也没有搭理他们。那混子见没有人理他们,立刻就火了,“烂婊子,装什么装!”

  杨铭见有人敢叫她的女友婊子,他直接冲过去一拳就打在了他的门牙上,那混混的一颗门牙一下子就被打了下来,他痛苦地捂着自己嘴,接着一脚踢向杨铭,杨铭一个侧身闪过,接着反踢出一脚,那人独子上又挨了一脚。同一时间,其他几个小混混一拥而上向杨铭围了过去,这时正好赶上张方和邱云过来了,他们见势立刻一人从路边抄起一块搬砖加入了战斗。

  原本是4个人殴打一个人地战斗,现在变成了3对4。由于张方和邱云加入进来的时候都是带着武器的,而先前加入进来的混子们和杨铭都是在徒手作战,这一下子张方他们人数少的一方反而占据了上风。4个混子一人挨了张方他们一人一砖,打起架来毫不要命地张方和邱云成了现实版地“欲血砖神”二人组。

  砖神组加上杨铭,三个人几下子就把他们给放趴下了,其中领头摸样的那人最先爬了起来,跑的时候还不忘放一句狠话:“行,你们等着!”

  张方他们才不加理会,“行啊,老子们就在这里等着你回来结账呢!”

  他们不再搭理这几个落荒而逃的傻B,赶紧把打斗乱了的桌椅板凳都收拾好,要是耽误了生意就不太好了。彭丽对着挂了点小彩的杨铭满是关切,一会帮他这里揉揉,一会又给他那里按按。看得张方和邱云直骂:“秀恩爱,死得快!”

  张方和邱云一人点了一支烟悠哉悠哉地看着他们两个秀,可还没有悠哉够呢,刚才的那个混子头就带着大队人马杀手持刀枪棍棒回来了。

  张方他们两个赶紧捡起地上刚才留着的砖头站了起来,杨铭也不再和彭丽修恩爱了,他走到张方身旁站在一起。

  “上!”元亮一声令下,元亮就是刚才领头的那个混子头。

  更新最r快w上z酷◇e匠,网:

  几个人冲上来把张方他们三个围住,其余的人对着烧烤摊子就是一顿乱砸,烧烤摊子不值几个钱,砸也砸不成什么样,最要命的是他们砸了烧烤摊上的东西后开始打砸正在装修的店铺。装修队的工人们顿时被吓了一跳,他们可都是正儿八经的人,只拿工钱的他们根本不敢上前阻止,况且他们都认为那样做是犯不着的,10多个小混混拿着棍子对这些店铺就是一通乱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