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但陈越依然不忘记在张方面前吹两句牛B。他两句牛B就把自己吹上天了,说自己现在是本地知名的大企业家,专门做餐饮行业的。张方赶紧阻止了陈越的牛漫天。

  陈越不再吹牛B了,“行了,别抱怨了,这世界上比我们日子过得艰难的人大有人在”陈越想到了那条街满街都是乞丐和流浪汉。

  “我这不就随便说说嘛,你给我透个底你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

  “富裕谈不上,温饱问题还是能解决的,你明天就过来吧,哥接济你!”陈越一本正襟道。

  “那我可就不和你客气了啊!”

  “哦k...哦k”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这里还有两个兄弟呢。”张方问。

  “...”陈越满脑子黑线,犹豫了一下,然后想了想说:“没问题,都来吧,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哥都罩着。”

  “那我们真来了!”

  “你不来放我鸽子我才要打你,行了,就这样吧,要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们!”

  “好的,等会你短信把地址发给你。”

  “恩。”

  挂断电话,他开始纠结起来了,光张方一个他还富裕,但这一下子来了三个人他就有点HOLD不住了,不过他又想,人家不一定就是要让你养着的意思,万一别人到这里就是找个地方上班呢。而且他坚信一个道理就是人多好干事,他早就想扩大一下业务,只是人手不够,这下人手问题不就解决了嘛,张方带来的人他肯定信得过啊,他们肯定也有点钱可以做投资的。

  陈越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又是一个失眠的夜晚,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睡着了,他进入了梦里,他迷迷糊糊仿佛看见了一条蛇,蛇看着他,他也看着蛇,都没有动,僵持了半个小时的样子,蛇开始一点点的变大,蛇一个加速就向他冲了过来,他见势不妙,立刻撒腿就跑,他拼命地跑啊跑,一不小心被地上的一块石头给拌倒了,蛇一下就缠在了他的身上,蛇伸出了舌头开始亲吻他的脸颊,又过了一会儿,蛇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女人,女人很是妩媚,薄薄红唇,陈越地舌头和她的缠绕在一起.

  早上醒来地时候,陈越发现他的裤子湿了,他赶紧把他换掉,洗了把脸,准备出门。他心想:我靠,我居然做春梦了,旁边就有3个美女却吃不着,他觉得他才是世界上最悲哀的男人。

  他下来,准备找个早点铺先吃点早饭,已经快10点了,但这对陈越来说这就是清晨。他们楼下那里就有个早点铺,其实说是铺面还不如说是居民房改造的,专门给陈越这种懒人提供便利。陈越点了些东西,随便对付着吃了几口,他抬头看天,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下午兄弟张方就要过来了,他有种终于要结束一个人的战斗了。

  就在这时,陈越感觉好像是他眼睛花了,他赶紧揉了揉,我**,没花,不对!那好像是一个小孩从9楼摔了下来,他赶紧伸出自己的手去接住,当然他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眨眼的功夫,小孩就掉入到了他的双手上,陈越顿时感觉双手一麻,失去了知觉地赶脚。

  陈越暗骂一声:这小家伙,真J8重。他是文科生出身,可能物理没有学好情有可原。他觉得有种要休克的感觉,他期待这小孩的家长都快点来,再不来他就要挂了,他总不能抱着这个小孩跑吧。

  小家伙“哇,哇...”地大哭,可能是哭声才把他的大人吸引来了。

  “小宝...你还活着,太好了!”朱琪满脸泪水地哭着跑过来从陈越的手中接过了孩子。陈越把孩子交出去的瞬间立刻好像得到了释放。

  “孩子交给你了,我感觉手脱臼了,走了点子真背啊!”陈越说道。

  朱琪还没有反应过来了,她刚才已经认为小宝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肯定没了,但是他居然被人救了,这就让她如同被打下了地狱又把她拉上了天堂一样。

  今天早上她把孩子特地送到娘家来,因为这些天她又要忙公司的事情又要去驾校练车,实在无暇分身去照顾孩子,朱琪把孩子放到沙发上就没有去管他了,她有些日子没有来过娘家了,回到家后就和父母拉起了家常。

  聊了一会,朱琪觉得孩子可能会有些饿了,她就和小宝的外婆去厨房给他调芝麻糊,母女俩边聊边做事情,还沉浸在愉悦地气氛中了,出来的时候却发现小宝不见了踪迹。

  细心地朱琪发现窗户上有足迹,而且那个沙发后面就是打开的窗户,一个两岁不到的孩子从那么高掉下去...朱琪不敢去想象后果,只能暗道的疏忽大意,她立刻开门三步并作一步地下楼,她已经预想到了后果,孩子是她唯一的牵挂,她此刻的心情已经死水般沉寂。

  当她到了楼底的时候却发现小宝再陈越的手中抱着,她的心又如死灰复燃了一样,好像这个男子每次出现都会带给她好运,上次在公交车上就是他的出现才让她没有被小偷“摸包”,这一次他又救了自己的孩子一命,除了沉浸在孩子没事的喜悦中,同时她也开始注意起了这个风一样的男子,做好事不求回报的陈越。

  “我走了,你把孩子看好点吧!”陈越话不多说,因为他还要赶着去诊所看手,他估计这得打石膏,他并没有向朱琪索取回报,甚至就连因此负伤的医药费都没有要。

  “你如果手出去问题了,一定要去正规的医院看!费用我全出,另外我再给你一笔...”朱琪准备掏钱感谢给陈越,她这才发现刚才下来得急没有带包,当然在那种紧急情况下正常人都不会去拿钱包的。她只好把随手放在衣兜里的名片塞给陈越。意思不言而喻。

  “看完了找我,上面有我联系方式!”朱琪道。

  陈越笑笑,“真不用!真得走了!”陈越说着加快了脚步,他得抓紧时间找大夫。

  酷匠w网永A5久!!免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