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这几天的日子他一直过得很清闲,不用去管“生意”上的事情,潜心读书,是他最希望过的生活。又放学了,回到家里,陈越拿出教材准备温习一下,就在这时他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顿时喜由心生。

  “小子,怎么了,不是说好不混出个名堂来不想见的嘛!”陈越嘲讽道。

  电话那头的张方一脸尴尬,“你现在在干嘛啊,我都走投无路了!”

  “你Y的不是在上学嘛,怎么弄得走投无路呢?”陈越顿时意识到事情不妙,他的兄弟他了解,如果不是真的无路可走是不会打电话求助的。

  “快别提了,事情是这样的...”张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他“传奇”的故事来。

  原来,上次军训教官李伟被杨铭打了一顿黑拳,由于没有找出人来就一致认为是刺头邱云和张方干的,这天训练一开始李伟就给邱云和张方上“眼”药,借着各种名义往他们身上招呼,不知道这个时候是谁向教官的屁股上踢了一脚,他觉得肯定是张方还手了,敢还手我今天就打死你个兔崽子,他顿时就火冒三丈。

  张方用军姿站着一动不动,他已经挨了很多下“教训”了,丝毫也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教官的眼神里怒火四射,走到他身前一个过肩摔就把张方给摔在了地上,张方被摔在地上,手上,头上,身上都冒血了,邱云看不下去了,一脚向李伟的屁股踢过去,李伟一个重心不稳同样倒在了地上。

  张方这个也爬起来了,他也火了,和邱云一起照着地上的李伟身上就开始招呼,旁边连的教官看见了,一个鞭腿甩在了张方和邱云身上,他们正全神贯注地招呼李伟,丝毫也没有注意到又来了个“敌人”,他们两个被踹飞在了两边。

  %酷匠网}正版G7首发J

  同一时刻,队伍里的周雄也冲了出来,他是属于重量级的选手,体重在200+,他直接和旁边连队的教官展开肉搏,那个教官刚才就是靠偷袭得手的,正面较量哪里是周雄的对手,周雄抓住他的头和脚,直接举上头顶,狠狠向地上砸下去。这时,其他连队的也来了,他们直接开始团击周雄。教官残忍地殴打学生,班上其他和张方关系不错的同学顿时也上手了,他们早就看这些痞子教官不爽了,也不知道校方从哪里找来的流氓,再加上这些教官平日里的所作所为和对女同胞们的欺侮,班上所有站着尿的人都站出来了,场面顿时乱了起来,一下就控制不住了,百十个学生和百十个学生乱打一团,当然被打地惨的还是学生。张方和邱云还有周雄不管别的就向着他们的教官招呼,其他很快先上手的教官也遭了狠手...

  这场学生事件导致很多学生受伤,教官受伤的也有很多,很多本地的家长都找上学校门来了,新闻媒体都报道了这一事件,还登上了本地电视台新闻栏目的头条。学校领导一致决定严处这场事件的带头人,张方,邱云和周雄三个毫无疑问都是开除,这就是冲动的代价。打头的教官们自然也会受到严处,开除军籍是肯定的,但是这些都是归部队管理的,学校管不着。

  学校通过电话通知了张方他们三个的家长,毫无疑问他们都遭到了家长一顿臭骂,家长们打电话给学校说清,说是愿意支持学校的建设看能否可以给年轻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学校领导一致拒绝:从严处理!张方的父母骂够了之后,张方才把事情的原委以及他所看到的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父母听了立刻说:儿子你做得没错,你是好样的!这样的学校不上也罢。

  张方爸爸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他爸说:“儿子你既然被学校开除了,那就回家来吧,父亲在厂里去给领导说说情给你找个事儿做。”他听了觉得这样没什么奔头,连忙说:“爸,我想就在这里呆段时间,看能不能和朋友一起做点事。”他爸听了也没有反对,就告诉他需要钱就找他们拿。

  他还有些生活费,暂时还不需要钱,他决定先去找一份工作干干,他又问了一下邱云和周雄有什么打算,他们和张方的想法差不多,都是要在外面独自闯闯,张方那些学费交的不亏,至少让他交上了两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几个月以来,他们都在四处“打拼”,他们“打拼”的结果是不仅没有挣到钱反而找父母资助了生活费。原因主要是这样的,他们年少轻狂,太爱折腾,受不了领导给脸色看,看不惯的东西就是一阵乱骂,有气受坚决不忍着立刻还击,三人臭味相投,同仇敌忾,都是一个怪脾气。他们每到月底要发工资的时候不是把领导打了,就是客人发生了摩擦,反正从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

  做不了常规工作的三人决定去工地上“搬砖”,但搬砖的时候他们又偷懒,造成偷工减料,一处工程直接被他们弄塌了,三人连夜就跑路了。今天三个还戴着工地安全帽的他们,坐在一家小餐馆喝酒胡侃,张方一直抓着一个点损邱云:当初你为什么要向李伟的屁股上踢一脚。邱云也不甘下风说道:“我那不是看他的沟子性感嘛!”

  “不和你玩了!”

  周雄这个时候开口了:“兄弟们,说真的,我们接下来干嘛啊”

  “就是啊,我感觉这个工地我们也呆不下去了。”

  “都是你这个祸事兜子惹的。”

  “是你!”三人互相指着对方。

  “不说了,我还是想做一个发明家!”

  “其实我想做一个宇航员!”

  “我还想做奥特曼呢,从儿时我就有这个梦想了。”

  张方看他们越来越扯淡,再扯两句就要上火星了。心情不舒适的他想起找他的好兄弟们打电话诉诉苦,王文军的电话打不通,他把电话打给了远在GD市的陈越,虽然他知道陈越不一定比他的日子好过。

  “喂,犊子,在干嘛啊”张方张口就说。

  陈越听完了张方的讲述后,暗叹兄弟们的日子都不太好过啊,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整日还奔跑在温饱线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