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琪在公交车站台终于等来了一趟车,车门打开,车上要下车的人还没有下来就有上车的人挤了上去,司机赶忙拿着麦克风维持秩序:“先下后上,一个个来,请前门投币,后门只下不上!

  她等人上得差不多了才上的车,这点素质她还是有的。

  汽车缓缓开动,车上挤满了人,朱琪被挤在了人群中间,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扶手,车上了高架桥,这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全车的人向前倾斜。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个急刹车给吸引了,同一时间,一只手悄悄地伸向了朱琪的包,她的爱马仕包已经被划开了,那人手指间夹着一把很小的镊子,眼看就要得手,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陈越大喝一声:“小心包!”

  那行窃之人顿时就惊了,一下子就把手给抽了回来,但是他的动作毫无疑问已经把他暴露了,朱琪听到声音下意识地就向自己的包看去,果然已经被划开了,再看到旁边一个男子忽地一下收回了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呢,她赶忙叫了出来:“抓小偷啊!”。恰巧这时,车经过了一个急刹车后就到站停车了,声音吸引了越来越多人地注意,小偷慌了,对着他旁边的陈越使劲一哼,意思是说咱们走着瞧。陈越看着窗外美景不当一回事,小偷趁着人群混乱下了车。

  如果不是陈越的一声提醒,朱琪包里的贵重物品恐怕就要不保了,贵重物品朱琪倒是不在乎,她就怕小偷连着她的钱包一起拿走,她的钱包里除了大部分现金外,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卡和重要证件,公章,签证等。这些东西朱琪来说可就重要了,重则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正常运转。想到这里她很感激地看向了陈越,对她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陈越依然看着窗外的美景,同样轻声地说了一句:“没事儿!”之后便如同一座雕塑样看着窗外,倒不是陈越耍打牌,而是他从来不习惯在公共场合与陌生的异性交流。见“英雄”不说话了,朱琪也不再自讨没趣。只是仔细打量着陈越的身影,像他这样的人在这个社会可不多见了,现代社会的人都是现实主义,没有好处坚决不会抱不平的,这是一个颠覆的时代,好人好事少人做,见人做坏事也没人敢管,好人怕坏人,才使坏人越来越猖狂。

  公交车很快又到了下一个站,陈越在这里就下车了,朱琪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去用别的方式致谢,她看出来了陈越是一个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人。汽车上下完人,又启动了。

  陈越走在路上,他在考虑他还需要多久才能拿到驾照,据说在驾校必须要给教练拿好处才会不被穿小鞋,可陈越就不是那样的人,他从小想过要当科学家,要当政治家,要做一个好官,专门惩治社会各种不法分子,各种社会不公,他也一直在接受正能量地引领,直到他因社会不公错失了上大学的机会才被现实给打了脸。他头脑里思绪飞絮,突然,他感觉到背后传来了脚步声,可能是他长期养成的对危险预警的习惯,他感觉到这个脚步奔着他来是不怀好意的。

  他一个转身加侧闪,一把匕首刺空了,这里已经是偏僻地带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看来要对他下手的人已经注意他很久了。那人见陈越躲过了,又是一匕首刺了上来,陈越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做,他虚晃一招,一下子又躲过去了,那人下意识就知道不好了,陈越已经到了他的身前,一只手抓住了他拿匕首的那只手,另一只手一拳重击到了他的腹部,他疼得“嗷”地一叫,痛苦地捂着肚子,匕首也落到了地上,陈越就把他的匕首给踢飞了,那人战斗力全部丧失。陈越对着他的屁股又是一脚,那人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倒在了地上。

  “哟呵?做贼不成,还想报复我啊?”那人就是刚才在车上妄图行窃的人,别陈越嚎了一嗓子灰溜溜地跑了那个人贼。

  行窃之人被陈越用脚踩在地上,“行,你狠,我今天算栽在你手上!你要杀要剐就悉听尊便。”他是贼,不是强盗,最擅长于行窃和偷袭,打架他可就不太擅长了,所以陈越很轻易就把他给干趴下了。

  “还挺有骨气啊,不过,我肯定不敢杀你啊,那得多大仇不是,况且那样也不值啊。”

  地上躺着的人,赶紧又说:“大侠,千万不要送我去警察局啊,我怕条子!”

  陈越顿时就不想和他交流了,一下子就抬脚松开了,“行了,你走吧,我也不能从你身上敲诈出什么利益来。”

  “那多谢了,我走了,侠士!”

  看…;正(版#i章节Xv上酷匠。"网f

  那人正要甩腿开溜呢,陈越一句话又把他喝住了,“站住!”

  “大侠你请讲!”

  “记住要盗亦有道!”

  那人双手合十,“谨记大侠教诲。”

  陈越很是无语,加快了脚步。陈越这人很是奇怪,他这人同情心泛滥,心中充满了正义感,但又对坏人同样很仁慈,他希望用自己去感染别人,这样的性格注定会为他的发展造成阻碍。他想到自己今天很轻易就躲过了别人的偷袭暗算,又想到几个月前,同样是一个人从胡同里冲出来把匕首架在他的脖子上被劫持却一点抵抗力也没有,而如今他却可以把刀反架在敌人的脖子上,他身手进步的神速就连他自己都很是佩服,固然敌人战斗力弱是一个方面,但想必这和他时常坚持锻炼身体是分隔不开的。

  一天的生活就这样结束,总之他今天做得事在成熟的人看来就没有一件正儿八经的事儿,但他是愣头青,做了就是做了。

  接下来的几天陈越就开始去上驾驶理论课了,这让他找到了一下久违地课堂学习,老师教授的知识他都有认真做笔记,上课的都是成年人很少有做课堂笔记的,这让他有一种在上大学的感觉,想必他如果要是上大学的话也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