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铭和彭丽找寻了一天的房子,都没有找到一处满意的。傍晚时,他们找到了将军路来,看到路边贴着的广告上说包租婆那里有房子,他们就顺着地址找过去,但是却被包租婆告知房子已经没有了。

  二人很沮丧,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他们决定就近找点吃的。恰巧,这个时候陈越已经出摊了,各种烤肉被他烤的芳香四溢,这直接吸引了饿极了的杨铭和彭丽。

  彭丽率先拉着杨铭往陈越的烧烤摊子奔去,“老板,快给我们弄点吃的,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吃饱的。”

  “好嘞!”陈越应道。

  彭丽找了张桌子坐下来,却发现杨铭弯着腰盯着陈越烧烤架上的一张单子两眼放光。

  “铭铭,你干嘛啊,快来坐着。”

  杨铭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地说道:“老板,这是真的吗?”

  “什么真的?”陈越顺着杨铭所指的地方看去,原来那是几天前陈越自己草书的招聘启示,上面写道:招服务员1-2名,每月工资1500块,包吃住,月结工资,不押不拖。

  “哦,你说这个啊,当然真的,兄弟伙,你有意思来干干?”

  “干了,不过我们有两个人,就我和我媳妇。”杨铭指了指坐着的彭丽。他觉得这工作很不错了,当服务员不用押工资,还包吃包住,看这里生意不好不坏,不至于太忙,也不至于失业,好岗位啊!

  “可以的,那你们多久可以来上班啊?”

  “现在就可以,不过我们住的问题怎么解决?”这说到陈越的心坎上了,光把大话放出去吸引“伙计”来了,但是伙计真的来了他去哪里给别人找住的地方啊,他们那个套房已经住满了,包租婆那里的房子好像也已经租完了,这两位伙计应该是刚才才从包租婆那里问了房子的,看表情就知道没租到,看来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下。

  “这样吧,你们这几天就找个地方将就几天,我保证3天之内给你们一个住的地方,你们对住的地方要求不高吧?”

  “那行我们先在宾馆再住几日,住的地方只要能住得下我们两个就行!”

  “妥了!”陈越一口应道。

  ...

  今晚的生意更加火爆了,因为陈越这里又多了一个美女服务员,店小二也多了一个,上菜的效率提高了很多,李叔和钱叔看着这“热闹”的场景说:“这生意我都眼红了啊!”

  深夜,陈越今天依然是一个人在收拾东西,他没有让杨铭和彭丽和他一起收拾,他怕太晚了他们不好回去,他们现在住的宾馆离这里有些远,这么久都熬过来了,他也不在乎多收几天摊,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他们两口子住的问题解决了,这样才能发挥他们的最大价值,而且住得地方必须离得近,陈越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嘿嘿一笑,一个邪恶的想法萌生了出来。

  回到家后,三女居然还在看韩剧,他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活过来的,他自己晚上睡得晚,但白天没有什么事情可以补觉,但是她们三个白天可都还要上班啊,这么晚不睡,早上到了上班时间就要起来,一天就睡了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保养的,居然脸上没有眼袋,也没有一点黑眼圈的迹象,陈越自己可是深有体会啊,他以前要高考的时候天天熬夜到很晚才睡,早上起得又比鸡早,那黑眼圈重得啊,眼袋更是比吸粉的人都深。

  “三位,还没有睡觉啊,今天你们可是偷懒了要扣分红的哟,这么早就跑回来看肥皂剧。”陈越一脸妩媚的说道。

  秦暮雪一点面子也不给他,“有屁快放!今天没吃药。”陈越平时这个时候回来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回放睡觉的。

  陈越面露微笑,“我今天找到伙计了,而且是雌雄一对呢!”

  “关我们p事啊,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老是以自己为主啊,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围绕着你转的吗?你的那些破事和我们说干什么啊。”秦暮雪道。

  就连一向不爱说话的田苒都看不下去了,“就是啊,小越子,你不能像个娘们儿一样什么事都对闺蜜说啊,你是个男人!”

  “我这不是找你们有事商量吗?”他很邪恶。

  “商量什么?”夏丹丹问。

  陈越看了看她们,“你看,你们能不能腾出一个房间租给我啊!”

  “我们的闺房凭什么租一个给你呢?”

  “我那不是承诺了别人包吃包住嘛,我又找不到有租的房子的了。”

  秦暮雪很怪气的说“哟呵,给你让一个房间那么我们不是亏了!”

  “不亏,不亏!我出双倍房租租你们一个房间,以后整个房子的房租直接我去交,你们看怎么样?”

  “那我们不是可以白住了嘛,小越子你交得起嘛,整个房子整租的租金每月至少1000块啊?”陈越觉得这样做不亏,这样做的话就能和三个美女长期同处一个屋檐下了,这样也像一家人的样子,他从来不吝啬自己的钱,他摊子的收入一个月完全能应付得起三套这样的房子。

  “我这不是最近日子有点滋润嘛!”

  (酷a匠…网C5永7a久免B费I看8小v`说2O

  “这听起来还不错,那我们商量商量吧,明天给你答复,下去吧。”

  “慢!以我看,暮雪你那个房间最大,完全可以两个人住嘛,丹丹你那个房间中等,就把你那个腾出来啊,田苒那个太小了人家两口子也住不下啊!”

  “滚!”“滚!”

  “老娘们自己会商量,你这个男人少掺和!”

  “行,行,我回房间睡觉还不行嘛!”

  陈越说完就像自己的房间走去了,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下来说,“暮雪,要不咱们俩挤挤?”

  “滚蛋!”声音直插云霄,秦暮雪直接把她手里的抱枕就对陈越扔了过去。

  “哎哟!我去!”

  第二天,果然不如陈越说的那样,田苒把自己的房间腾了出来,搬过去和秦暮雪挤一个闺房,但是田苒那个房间实在太小了,让人家两个人住一个最小的房间,实在是有点过不去啊,于是陈越只好开始收拾自己放间的东西,把东西都搬到了田苒的那个房间,因为他的那个房间和夏丹丹的是差不多大的,这秦暮雪和田苒两人住的时候也真是奇葩,一个要最大的房间,一个要最小的房间。

  住的问题终于给自己的伙计解决了,陈越仿佛松了一口大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