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半个多小时后,女子终于梳妆打扮好了。“新来的,你现在可以出来了!”陈越一听马上打卡房间门冲到了客厅里,他期待的室友见面会终于开始了。此时,女子已经穿上了衣服,果然是个大美女,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但是陈越更喜欢她不穿衣服的样子,想到这里陈越的某个部位不自觉地便起了反映。

  陈越刚才只顾着去看这个曾光着身子出现在眼前的美女了,回过神来才发现客厅里还坐着一个人,也是一个年轻女子,相貌身材都不必刚才这个美女差呀,陈越又开始YY了,暗想这回可赚大发了,这么好的套房,能和美女同居一个屋檐下,就是让他多出十倍的房钱他也愿意啊,他现在太感谢抢租了他单间的那位雷锋了。

  先出现的那个女子倒是大大咧咧地丝毫忘记了刚才尴尬的那一幕,她首先就向陈越自我介绍道:“我叫秦暮雪,这位是我闺蜜也是我室友---田苒”秦暮雪指了指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纹丝不动的美女,听见秦暮雪说到她的时候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向陈越表示招呼,感觉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冷漠得出奇,陈越顿时就想到了用冰山这个词来形容她,但是陈越对她的胸还是很感兴趣的。

  秦暮雪发现了陈越那一双猥琐的眼睛停留在了好闺蜜的胸部上,立刻就转移了陈越的视线,“这房子本来是我和冉冉租的,现在多了一个人,房租你应该交了就不说了,水电气费大家平分着来,做饭轮流着来!”

  “还有,我们必须约法三章,没有我们的同意不得进入我们的闺房,违者杀无赦!”

  陈越用阴阳怪气的声音回答道:“o.k,哦k!”

  “今天,为了欢迎新室友的到来,我们就出去吃饭吧!”

  “好啊,现在就走,我正好饿了,也该吃晚饭了!”陈越觉得这室友太贴心了,为了表示欢迎他,还请出去吃饭。

  “好啊,买单算你的哦”

  陈越顿时满脑子黑线,“...”

  秦暮雪叫了田苒一声就开始换鞋准备出门了,田苒慢慢站了起来,跟在暮雪的身后,一句话也不说。

  ......

  吃完饭后,陈越独自一人在街上逛了逛,熟悉一下路径,然后又买了一些必须的生活用品,诸如牙膏牙刷之类的,这些东西总不能用两个女生的,但是什么沐浴露啊,香皂啊,洗发水之类的还是可以共用的嘛!

  很快,陈越就步行回到了将军路588号,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回到套间内,两个女室友已经房门紧闭,想必是睡着了。陈越到了房间里,关上房门,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床和被单神马的都是现成的。但陈越就是觉得整个房间,整个套间,甚至整条街给人的气氛都不对,很阴森恐怖。

  陈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已经是午夜12点了,他想着自己要不是一时冲动喝了酒与人起了冲突自己也就不用来这里了,他本来现在应该是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坐在宽敞明亮的大教室里上课。他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不服气,但是又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一切,他想着,想着就开始犯困了,慢慢的他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他迷迷糊糊觉得自己睡着了,但是他的视线还是清晰的,他还完全能看清房间里的一切,他看见窗帘遮挡着窗户,外面开始吹风了,他拼命挣扎,他想动却发现怎么也动不了。

  突然,就在这时房间里窗帘被拉开了,窗外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那个红色的身影不停地晃来晃去,这时身影还发出了怪异的叫声,陈越不知道是什么声音,他怕了,他想不去看窗外把被子盖住头睡觉但是他又动不了,叫也叫不出来,声音越来越怪异,他感觉声音离他越来越近,这多亏陈越平时心理素质过硬,要是换成一个心理素质不好的人估计早就吓破胆了,心脏病恐怕都要吓出来,陈越知道怕没有用,于是他硬着头皮不再去想,心中默念起了《观音心经》,渐渐地他终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陈越很晚了才起来,他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今天该秦暮雪买菜做饭,大家都是那种早饭午饭连着一起吃的人,恰好又是周末,两个女孩子也不用上班,陈越是压根就没有工作。

  “嗨,陈越小鬼,你还以为你死在卧室了。你居然出来了,那就快来吃饭吧,试试姑奶奶的手艺。”

  陈越顿时心里一顿,没有说什么。“哟呵!还姑奶奶呢,那还是天山童老呢还是什么妖魔鬼怪啊?”

  “切死!”

  ......

  !看正J#版-章PZ节c上V酷'$匠网9

  陈越吃了早午饭就出去谋生路了,两个女人继续在家里看无聊的肥皂剧。陈越看了看时间12点半,出去找个临时的苦力工到晚上的话还能赚个百来块,但是问题又来了,从哪里找又成了一个问题。他上赶集网查询,都是一些乱七糟八的工作,没有一个是正儿八经的临时工。他决定去码头碰碰运气,他觉得那里或许很需要一些年轻力壮的搬运工,陈越就一个优点:块头大!他有足够的力气来卖弄。

  陈越在坐了一辆公交车花了2块钱就到了码头,码头似乎一直都是非常忙碌的,他在码头转了几圈之后就有人叫他了:“小伙子,看你也没事干,来帮我卸货吧,100块钱一车。”陈越欣然同意,一车货也不是很多,而且是几个人一起卸,一下午应该就能完工,这买卖划得来。

  陈越使劲卖弄他的力气,大展拳脚,他是几个卸货的人中最卖力的,路人停下来纷纷围观,不时议论上几句:“看这小伙子干劲十足啊,年轻人就是有朝气!”

  “这小伙干活儿真猛!”

  “哪家的小孩啊,还没成年就出来做苦力了啊?”

  众人议论纷纷,一派指点江山的样子,但陈越丝毫不理会,越干越起劲,他心中只有那一百块,众人也越看越得瑟,大家都给了他一个硬汉的称谓,陈越的硬汉形象由此树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