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很快就做完了50个“俯卧撑”,终于算是进门了,三人被老大分配在最靠近厕所的位置,算是对新来的照顾,陈越一走到自己的位置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氨气味,“报告老大,能不能给我换个位置!”

  老大顿时就要发飙,“你还给我挑剔起来了,新来的给你让个位置就不错了,你瞧我这火爆脾气!”老大正要打人呢,“老四,有人找你。”这时管教来了,老大也只好收手,放下一句话:“等会儿再回来收拾你们几个兔崽子。”

  陈越三人也没有当一回事,虽然他们三个加起来也打不过大汉一个人,更别说号子里还有其它他的跟班,只要老大做的不太过分,三人还是愿意服从老大的管理的。但是惹不起不代表不敢惹,狗急了也会跳墙呢,谁不是一条命,爱谁谁谁的。

  ......

  牢头过了很久才回来,但是他回来之后对陈越他们就是更加地简单粗暴了。

  第一天,三人被打得满地找牙,丝毫还不起手。

  第二天,三人被罚倒立一天一夜,不准合眼睡觉。

  第三天,三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但至少可以勉强还下手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三人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样了,什么样的侮辱都受到了,具体的不说,只是多年以后,他们三人老是经常便秘。

  他们三人当时只是几个才刚刚成年的小伙,就算再能折腾也经不住一群常年混迹在看守所的老流氓们的折磨,但是他们硬是挺过来了,仍随他们怎么折磨自己都没有求过饶,都没有掉过泪,他们只是心里暗暗地发誓出去以后一定要报仇,一定要让那个只被撞了一下就要赶尽杀绝的人好看,早晚也要这一群折磨自己的畜生加倍偿还。

  他们是铁骨铮铮的硬汉,终于,在第七天的晚上,机会来了,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他们三个就是典型的机会主义者,他们早就准备找机会收拾号老大了,经过了七天的折磨,号子里的人都认为已经这三个孩子已经服气了,于是从老大到小跟班都对他们放松了警惕。

  入夜,只听“啊”地一声惨叫被叫做老四的号老大发出了一声杀猪般地声音,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后顿时又不省人事了,当然,他没有死,只是他屁股中间插着一只被磨尖了的牙刷,整个号子里瞬间就乱了起来,“狱警,狱警!”

  ......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三个孩子终于出狱了,三母还有三父都来接孩子们了,满脸的都是关切,问他们在号子怎么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等云云。三人都很统一地说道:“一切都还好!”其实只从他们三个把号老大老四收拾了之后,其他小的们就不敢再怎么敢造次了,三个俨然已是号子里的老大,至于被捅穿了“菊花”的老四现在都还躺在医院里,狱警们问号子里的其他人是谁弄伤得老四,大家纷纷都说是他自己玩得太过火不小心弄的。

  狱警们也不再追究谁谁的责任,把老四扔到了专门的医院就不管了。至于东少也没有再安排人来收拾,他认为收拾三个瘪三在号里安排一次人他们就别想好过了,他2又继续去花天酒地,祸害别的人去了,压根就没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他虽然没有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但陈越却牢牢记在心里了,失去的得找回来,他发誓总有一天会让谢东付出血的代价!

  但是,就是东少的轻易一次调皮,就让陈越三人进了一个月的看守所,带给他们的是一个月的牢狱之灾,在他们的人生中也印下了一个污点,甚至说是改变了他们三人整个的人生轨迹,多年以后,他们三人回忆说,要不是因为这个纨绔少爷,他们也不会走上另一条道路,一条让他们人生充满热血沸腾的道路。

  在看守所里呆了一个月,出来后的第二天正好是正式填报志愿的日子,三人的父母都暗暗庆幸孩子们前一天出来了,要是晚一天出来,填报不了志愿就不妙了。但是真的是这样吗?从他们三人进了看守所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就注定了今生无法填报志愿了。

  那一年,恰好赶上国家教育部门出台了一个新制度,凡是进过看守所拘留所等地方的一律不允许升入高一级的学校,无论陈越他们的家长怎么向招生办的老师求情说好话,但是招生办的负责人都始终只有一句话回复他们:“这是政策上的要求!”陈越的母亲在公安队伍里还有点关系,但在教育队伍里就一点话也说不上了,她感到很无可奈何。

  于是陈越三人就此错过了升入大学的机会,一个高考状元一切尽毁,他们都是平凡人家出身的孩子,孩子的前程毁掉了他们的父母瞬间都像老了几十岁一般,但是又无可奈何,也没有办法找谁申述,只叹命里该有这么一着,是定数!陈越不知道的是,他也正是因为这次意外的进看守所才躲过了一次真正的牢狱之灾。

  陈越只怨这世道不公,奈何人家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只要轻轻地一个举动就让他们这些平民百姓一辈子的前程都断送,谁又知道他们三人的三心,多少个熬夜苦读的夜晚,多少个迎着冷眼嘲笑只读圣贤书的日子,为得就是将来有一天考上一所好的大学出人头地,这就是一代代平民百姓的希望,也是唯一的一点曙光。

  张方的父母见张方上大学的路断了,决定给他找所职教,好让他学个技术将来也可以谋得生存,张方也很乐意去上职院儿,他本来就是个叛逆的孩子,在学校也是魔王的类型,虽然上不了大学但是上个高职对他来说也行。

  王文君决定去当兵,吃兵粮去,他那个大个子天生就是一块当兵的料子,他父母欣然接受了他的决定。

  O最“新#章节$《上}酷&匠o网%F

  他们都作出来新的人生规划,只有陈越一时间还没有想好要做什么,毕竟他心里还存在不甘心,还抱着侥幸心理,或许过些日子就会有大学找上门来找他上学,他的高考分数就在那里摆着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