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入狱

  银河后门门口,一青年正在对着电话里骂街道:“棍虎,你死哪里去了,老子刚才被人打了知道不,大牙都掉了好几颗。脸也花了...”青年很是郁闷,今天他叫朋友们出来唱K,包里的子弹不多了。他家里是有钱,但是他的零用钱却是很拮据的,正好在洗手间里看到一个醉鬼和半醉的人,他眼里顿时放了贪婪的目光色,于是他故意就撞上了扶着王文君在走凌波微步的张方,仗着自己的名牌衣服准备讹几个零用钱花花!

  而且他知道这个张方是和陈越他们一伙的,早就在学校里干过不少仗,但他没想到这两个醉鬼还有一帮醉鬼的帮手,陈越他们一伙人都在,他就只好悻悻收手,他本想回自己的包房就他的同伴们去找回场子的,但转眼又觉得战斗力可能不足,喝醉的人战斗力可是非常强的,为了能取得完胜,于是他打了这个电话。

  电话里的人顿时就紧张了,“东少,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少爷被人打了,他这个做保镖的可是要负全责的。

  “就在广场的那个银河,你快来吧,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电话另一端的人赶紧挂掉电话,又给自己手下的几个得力干将打了几个电话,不一会儿,两辆车子满载着20几口子膀大臂圆的汉子浩浩荡荡地向广场进发了。

  十分钟后,依旧是那个点,蹲着一个颓废的少年,“东少,是谁把你打了,叔叔给你把场子找回来。”看到家里人终于来了,原本在角落里打盹埋着头小憩的青年终于把头抬了起来,棍虎看到少爷完好无损且洁白无瑕的面孔,说话时张开的嘴大门牙也还在,他提着的心立刻就放下了,暗骂,一定又是少爷找茬没讹到钱不服气让自己去打人了。

  “来,跟我走,今天必须找回面子来!”东少先是打了个电话让他包房里的几个兄弟伙出来,棍虎叫来的人个个都是浑身刺青的主,一个兄弟已经摸清了陈越一行人所在的包房,那兄弟在前面带路,一行人便杀了过去。

  包房门开了,陈越一行人,陈越在一旁点着烟若有所思,终于他担心的还是来了,就知道浑身名牌的主不好惹,他只骂今天点子真是被先是被人“抢劫”了,现在又把学校里的“小霸王”给惹着了,此时,王文君正在浪着,张方还在那里杀猪似的唱歌。

  就在这时,二十几号人手拿刀枪棍棒就杀了进来,陈越一伙人见状立刻抄起了地上的啤酒瓶和对方一伙干了起来,硬是抡翻了几个好几个人,女同学们早已吓破了胆,尖叫声此起彼伏,一个对方一伙的胖子很是淫荡地说:“妹子些,快到哥哥碗里来,哥哥们会保护你们的!”

  陈越知道是谢东叫人来报复了,大家仗着喝了酒人胆大,纷纷没有当一回事,但是陈越细腻地发现了那人走的时候留下的那仇恨地目光,于是他劝大家改天再聚,但是大家兴致来了怎么都劝不走,陈越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一回了,这不,麻烦就来了。

  陈越因为每天坚持锻炼,可谓是身强体壮,他先发制人地冲上去照着对伙一个人的肚子上就是一拳,趁其不备,陈越又是一脚踹了上去,这个人两下子就被陈越给放趴在了地上。就在陈越准备冲上去继续殴打这个人的时候,侧后面冲过来一个人绊住了陈越的脖子,向后用力一拉,他一下子就被这个人勒在了地上,他倒地的同时右手一发力就把掐在他脖子上的手给弹开了,对着这人的眼睛上就是一拳。

  同一时间,不知道从哪个方向又冲出来了一个人,对着地上的陈越就是一顿狂踹,接着又有一个人冲了过来,本来陈越还可以勉强招架住的,但现在就只有抱头挨揍的份儿了,他抱头在地上缩住一团的时候,他看了看周围的战况,一干兄弟们早就被全部放倒了,不然也不可能冲出这么多人围攻陈越他一个。

  ......

  就在东少带着一群人向陈越他们所在包房杀去的同一时间,KTV后台,一个领班模样的男子对着一个是经理样子的人说道:“汪经理,谢家那孩子又带人到KTV里面闹事了,还都带家伙了,我们要不要...”

  “报警吧,让条子来直接抓人,我们少掺和就是,耽误了生意不说,还怪得罪人,反正谢家那老爷子能量大,一个电话就能想派出所里捞人。”汪经理弹了弹烟灰,接着又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这可惜了那几个孩子要倒大霉了,谁让他们不学好,小小年纪跑什么KTV。”

  领班退出了经理的办公室,掏出手机,迅速拨打了110:“110吗,我在银河KTV包房里发现有炸弹,你们...”

  ......

  他又把目光投向了王文君那边。

  王文君这胖子很猛,硬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打倒了一个人,但是他这种打法纯属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很快被放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再看张方那边,和陈越的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两个抱着头挨揍的同时还看了对方一眼,相互还都笑了笑,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情谊!

  这一系列的动作都是在眨眼之间发生的,陈越这边10来号人,除掉几个女生外,没有坚持到两分钟就被对方一伙的大汉给放倒了,陈越他们在学校里打架再厉害也只不过是在学校里和同龄人打架罢了,和这些成年男子打架根本是一点胜算也没有,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和东少一起的那几个不良少年加乡村非主流,陈越一伙还是有信心放趴他们几个的。

  }K更9新最U5快$上2酷;匠网

  陈越和张方几个人被暴打了一顿,就在这时警察来了,警察把地上的他们几个人拷了起来抓进了派出所,至于打架的令一方东少一伙早就不见了踪影。

  警察最后只抓到了三个人,因为他们仨受伤最重,躺在地上已经跑不动了,进了派出所,警察先是把他们三个凉了一晚,身上的手机被警察收走了,叔叔们把他们仨分拷在下水管道上,让他们坐也不成,站也站不舒服,加上身上的伤火辣辣的疼,那叫浑身上下一个不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