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抢劫!”说这话的同时,人高马大的那人已经掏出了一把匕首架在陈越的脖子上。

  陈越很是憋屈,“大哥,我身上没多少钱啊,不信我摸给你看...我都给你。”

  “少废话,老子才看不上你那一把零钱,把你的身份证交出来!”

  “身份证?“陈越很是狐疑啊,可从来没有见过抢劫抢身份证的啊。”

  “哦...不!我改变注意了,你去给我找个网吧开台电脑,要偏僻的那种!”陈越顿时明白了,瞧他那样,这哥们一定是黑户,或者是什么通缉犯,身份见不得光。

  “大哥,你早说嘛,不抢钱就好说,不就开台机子嘛,这一带我熟着呢,跟我来就好。“陈越万幸,他兜里的那把“零钱”总算是保住了。

  陈越领着那人在一个不知名的黑网吧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一台电脑,那人也算是讲信用,电脑开好后就不再为难陈越,自己忙乎了起来。陈越也没有多想,就是借用下身份证的事嘛,他就经常借。

  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被“劫”却差点给他带了巨大的灾祸,但是以后也正是这次意外遇劫给他迎来了一个翻盘的机会!

  他见没有自己的事后,就准备走了。他今天要去参加高三的毕业晚会,今天可是他毕业的日子。

  “站住!”

  “大哥你说...”

  “识相的,别报警!”

  酷t)匠4网@唯一正L版j,T其!)他I√都N是N盗j版0P

  陈越到的时候很多人已经都到了,他今天喝得有点大,因为高三整整一年地严阵以待,终于等到了修成正果的这一天,他是整个区县的高考状元,并且顺利地考入位于市里的全国一流大学西大,妥妥的重本。刚才的那件事他早就抛在脑后了,和陈越一桌喝酒的还有他的两个死党以及其他一个平时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他们自然也是好学生的类型。

  两个死党其中一个叫王文君,另一个叫张方,他们都是和陈越一个家属院长大的发小,同时也是他从小学到高中毕业的同学,他们两个也和陈越一样考入了西大,不过分数比陈越略低些,陈越读这里是可以全免一切学杂费的。

  王文君和张方也喝高了,王文君提议要去唱K,众人纷纷叫好。

  “老板,结账!”陈越一声吆喝,大排档的老板就屁颠屁颠地来数钱了。

  账当然是陈越结的,按照地方的规矩,考得最好的人请客吃饭。吃的自然是大排档,他们普通家庭出身,甚至可以说家庭条件还有所困难,吃大排档对他们来说已经是打牙祭了,平常一个月也就去一两次。陈越结了账后,众人一同出了大排档,在大排档的门口拦了两辆出租车,一起挤了挤,近10来口子人就银河KTV进发了。

  到了银河,开了大包,众人纷纷落座好,他们让今天的东道主陈越先来一首,陈越拗不过他们,点了一首《父亲》。“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在变老了...”随着陈越刚劲有力的男音传出,大家都受到了感染,在座的几个女生早已按捺不住嗓音跟着唱了起来,其余人也跟着唱了起来。

  但是再看王文君他就不太好过了,他刚才喝得太多了,现在肚子里已经是翻山倒海,坐在他旁边的张方看他的样子分明是要吐了,他赶紧站起来扶着王文君去外面走廊上的卫生间吐,“越哥,你们先玩着,我和君子去趟洗手间”。

  “吐完了快回来继续整啊,今天要的就是一个得瑟!”众人都纷纷笑起了不甚酒力的王文君。

  洗手间里,张方自己也喝了不少,走路有些摇晃,扶着王文君这个大胖子下盘有些不稳,不小心撞上了一个迎面走出才小便完的人。张方自知理亏,赶紧道歉,“兄弟,对不起,对不起,我喝多了”。

  “谁和你是兄弟,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耐克,你赔的起吗?”说话的这个人张方他们认识叫谢东,是学校新来的高一霸王,丝毫也不给高三的人面子,也算是老“熟人”了,在学校里两伙人因为抢妹子已经出过不少摩擦了。

  张方知道是刚才王文君胃里吐出的东西弄到了自己的衣服上,然后又弄到了被撞的那个人身上,“我赶紧给你擦干净,实在不行你脱下来我给你洗了,你看这样好吗,哥们?”

  那人依然咬着不放,“不行,今天你要么赔钱,1000块,要么...”,张方慌了,1000块他哪里赔得起啊。

  “要么,怎样?”这时陈越带着几个人来了,他是看着张方和王文君久去未归担心他们出事就领着几个玩得不错的同学出来看看。

  见又来人了,谢东只有孤身一人,只好悻悻作罢,他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行,那就算了吧,下次注意点啊”。

  张方见他终于不再计较了,赶紧再次赔礼道:“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今天实在太对不住了,兄弟...”谢东受不了张方的喋喋不休,赶紧拨开人群,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只是他离开时的眼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

  兄弟们都没有把这个小插曲当一回事,继续回包房去得瑟了,就连张方也以为事情过去了,唯有陈越还隐隐担心着什么。他知道两伙人积怨已久,现在如果打起来可不比在学校里,谢东家里有钱有势,他要是把社会上的人叫来,可不是他们这些学生能够应付的,他可不想乐极生悲,好不容易功成名就,然后再被一个高一的小子叫人给揍了。

  包房内,“时候不早了,兄弟姐妹们,我们暑假时间还长着呢,改天再出来聚怎么样,今天就到这里吧”!

  王文君的酒也醒了,“越哥,你干嘛呢,才来就回去多没意思啊,不会是你妈又叫你回家睡觉了吧,要走你自个先走吧,我们再浪会儿。”姑娘们也开始纷纷应和他,王文君更得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