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说的几种体位,奴婢实在没有听说过啊!”

  对于方天画的要求,宫装女子一脸茫然。

  “……”

  这时候,方天画才猛然明白过来,这名宫装女子是来干什么的。

  “咳咳……原来个人服务是这种东西……”方天画轻咳了两声,“抱歉,我不需要你的服务……走吧!”

  “嗯?可是……”

  宫装女子方欲说什么,方天画便打断道:“我不需要服务……你走吧。”

  “好吧。奴婢告退。”

  宫装女子叹了口气,施施然向着方天画行了一礼,之后转身离开包厢。

  原处,方天画暗暗一叹:“飞舟上的服务,也太人性化了点……但买春终究是不好的行为,我可不能在这里腐化堕落下去……”

  未几。

  包厢内的门铃再度被按响了。

  方天画打开房门,却见,门口站着的,是一开始引他走上飞舟的那名金发女郎。

  女郎这时候换了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色小西装,金色头发也扎了起来,见房门打开,便走进来,对方天画笑了笑,然后双手捧起,将手中拿的三片玉简交给了方天画:“大人,您要的东西,在这里了。”

  “嗯,多谢。”

  方天画伸手从金发女郎手里接过了玉简,满意点了点头。

  女郎没有离开,而是继续道:“刚才的事情,实在抱歉了。怪我没有把事情搞清楚,耽误了大人的时间。”

  “无事。其实也怪我没有问,害得你们的人白跑一趟。”

  “哈哈。”女郎笑了两声,说道,“看样子,大人应该年纪很轻,是第一次出远门吧?”

  “嗯……算是吧。”

  “那我便明白了……大人似乎对军史记事很感兴趣?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会尽量多找一些相关的玉简过来。”

  “那再好不过。”

  ……

  乘务员女郎之后又为方天画带来了十几份玉简,这让方天画十分欢喜。想要更深入了解九重天各个势力的存在,以及世界的格局形式,看军史记事无疑是一个快速的方法。

  神识一览而去,浩如烟海的信息就纷纷涌入了意识海洋之中,被强大的精神力记录下来,储存在脑海之中。

  只是一个时辰的时间,方天画就将有关数个圣域、星域,以及成百上千个宗门,在过去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主要历史熟记于心了。

  包厢内再没其他能引起方天画兴趣的东西了,于是他走出包厢,按响了隔壁五十号房间的门铃。

  “什么事?”

  汉皇打开门,问道。

  “一起去喝杯咖啡吧。”

  “嗯……也好。”

  两人顺着走廊一直走,很快就到了飞舟上的咖啡厅里,里面已经稀稀拉拉坐了几个人,两人便挑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

  打着领结的侍应生抱着菜单走了过来:“两位要些什么?”

  方天画拿过菜单:“一杯浓缩黑咖,一份草莓华夫饼。”

  汉皇:“我也一样。”

  “两位稍等。”

  侍应生转身离开。

  方天画斜靠在沙发上,扫视了一眼周围:“前辈,你觉得现在的生活怎么样?”

  汉皇沉吟了下,忽地笑道:“如果单论享乐而言,我过得可比此前任何时候都舒坦了。在这里,只要你身份合法,没有人管你究竟是谁,要干什么。更何况,你我现在都是没有什么牵挂的自由身,光棍一条,也不用操心什么家国大事,只需要修炼与享受生活就够了,能在酒吧里与一群汗味冲天的雇佣兵谈笑风生,也能在豪华飞舟的咖啡厅里享受规格高档的服务……可比在小地方憋着,重复枯燥的修炼与处理乏味的事务要有意思的多。”

  “嗯,是啊……”

  更k1新x‘最-E快上f◇酷匠网L

  方天画很同意汉皇的观点。

  在周围都是陌生人的环境下,他们过得都比原先更舒服了。

  这时,侍应生为两人端来了咖啡与食物。

  汉皇品着咖啡,说道:“若是想享受下去,我们的时光还多得很,最起码可以逍遥自在上百年。但,你会一直享受吗?”

  “自然不会。”方天画咬了一口涂满草莓酱的华夫饼,“看看吧,这个世界里,我们虽然可以过得快活,却依旧是微不足道的尘埃。我在小世界的时候,一只手可以翻天覆地,而在这里呢?单是这个飞舟上的乘客,就基本都是高阶王者,乃至于尊者层次的强者了。实力比我们强的,普天之下不知有多少?在小世界里,我已经是传说了。我多想,有朝一日,也能在九重天留下浓墨重彩的故事啊!我看了一些关于九重天的军史记事,里面的很多人物,都太伟大了,干出来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实在令人神往。”

  汉皇轻轻一笑:“我倒是没什么指望了。我的寿元,恐怕也剩下不足百年,倘若继续修炼下去……九重天的格局,你也懂的。对于现在的我而言,什么建功立业,什么扬名立万,已经不再重要了……几百年的杀伐,如今回想起来,简直是上辈子的事情——也的确是上辈子的事情。我突然感到很厌倦,只想和现在一样,逍遥下去了。”

  这时候,侍应生拿着咖啡壶走了过来,一边为两人续杯,一边说道:“真是羡慕你们这些大人,可以无忧无虑地在世界各地自在逍遥……像我这样的,为了给孩子准备去教会学校的高昂学费,只能在飞舟之上夜以继日地工作,才能赚取足够的钱财。”

  “哦?学校的学费很贵吗?”方天画问道。

  “肯定的。好一点的教会学堂,一年都需要一百个青晶币的学费,对于我们这些丹境修为的修炼者而言,依旧是很难负担的数字……而且,城池里的房子价格也很贵,丹药的价格更是一路猛增……有时候,真想去乡下田园做一个小小城池的小领主,逍遥快活……可那样,未来也就完全局限住了……”

  “原来如此。”

  方天画一叹。

  九重天看似美好,可实际上,也是很残酷的。

  丹境的修炼者,放在小世界大陆上任何一个王国,都足以呼风唤雨了,在遗忘大陆简直可以只手遮天,可在九重天,还需要进行一些规格不高的工作,才能为子女赚取足够的学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