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

  方天画听了个一头雾水。

  补天一脉,谁去谁找死?

  如今的九重天,不是遵循天人合一的补天之道吗?

  按照道理而言,补天一脉,不应该是其所言的,谁去谁找死的地方啊?

  “也许你只是听闻过一点点关于补天一脉的事情,对这个势力知道的不算多……”右执事沉吟了下,从袖中取出一方玉简,说道,“我这里恰好有一些关于补天一脉,破天一脉的记载……你自己看一下吧。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失陪了。”

  ……

  房间内。

  方天画将手指轻放在玉简上。

  淡淡灵光亮起,很快,一股信息如同泉水一般涌入了他的意识海洋之中……

  片刻后。

  方天画悠悠吐出一口气。

  “原来是这样……我还是错误估计了九重天的复杂程度……”

  在之前,他已经尽可能去把九重天往宏大里去想了,知晓这是一个奇大无比的世界,但,当知道了关于补天一脉,破天一脉的事情之后,就更觉得九重天的复杂,远非大陆可比!

  大陆上,无非就是王国,帝国之间的倾轧,勾心斗角固然多,但,基本也是人们各投利好,每个人都想站到更高的位置上,因此明争暗斗不停不休。

  但,九重天就不一样了。

  因为九重天太庞大,集权性的帝国、王国没有发展起来,而是教权性的教门为主要构成。圣域高高在上,下面是各大教派领导着九重天各个势力。每个教派拥有不一样的教旨,而在不同教旨下成长起来的修炼者,在文化,信仰上都有着明显不同,其中不乏一些极端分子,因此而生的,旁观者看起来十分愚蠢的冲突,就屡见不鲜了。

  而补天一脉,破天一脉,则代表着两个极端!

  分别是“补天派”与“破天派”的极端。

  这两个“派”不是宗派势力,当然也不是白肤人的某种甜味食物,而是代表着修炼者意识形态的两个倾向。

  前者保守,认为修炼者本身是天地的一部分,理应遵循天地之道,让生命循环不息;后者则激进,秉承着中古时期“人人当而改天”的想法,认定天地终将灭亡,苍生若想苟活,必须从天地之间超脱。

  九重天在整体上是倾向于“补天派”的,各个圣域也将“破天派”之人列入了见之必杀的名单。

  不过。

  从外表上,无法区分补天派与破天派,有些人只是有一丁点破天派的倾向而已,并不会直接危害天地,破天派也就相对广泛地存在于人海之中。而较为极端的破天派之人,就成立了一些有组织的势力,以不同的形式,如宗门,王国,以及家族,部落,分布在九片大陆及无尽星域中的各个地方,有些是无人踏足的蛮荒之地,有些是险要的要害之地,有些则伪装起来与其他势力混在了一起。

  最极端的一部分破天派之人,就组建了“破天一脉”,里面尽是破天派中的精英。他们自称“破天者”,不时在九重天的各个地方制造动乱,大肆杀伐,来收集天地间的气运,帮助他们进行“超脱”。

  与之相对,在各大圣域的引导下,补天派的极端力量“补天一脉”也应运而生,里面集结了无数强者、天才,号称“补天者”。他们不仅要与破天一脉的破天者进行不死不休的斗争,同时也要进行“补天”,让受到破坏的天地维持正常运转。

  至于“补天”这种行为究竟需要做什么,右执事给的玉简中,就记载不详了……

  “咔!”

  方天画轻轻一捏,手中玉简顿时化作齑粉。

  “补天一脉真若是这样的极端势力的话,我还是不要过早接触为好。细细想来,前往星域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里面应该有别样的风土人情……再加上,我修炼的《三千星辰周天诀》本身是星辰之道的天地龙脉功法,在星域中修炼,说不定能更早接触到合道境的境界!距离十年之约,只剩下四年了啊!”

  ……

  圣灵门的各个宫殿中,常年都充满了光亮,在走廊里,每隔几丈远的地方都有着散发出白光的魔法阵来照明。正如圣灵教的教旨,天使带来了光明,从此世上的人民免于遭受无边无尽的黑暗寒冷之苦。

  咔!咔!咔!

  一个偏僻的走廊之中,响起了一阵清脆的脚步声,是骑士的铁靴与地板碰撞产生的声音。

  一名披挂着银色战甲,夹着一顶亮银头盔,留着棕褐色披肩卷发的白肤人青年男子,从走廊穿过,进入一个无人把守的偏殿之中。

  他走入偏殿之后,便对着殿内的金色宝座半跪下来:“荣耀七星骑士,亚历克斯,拜见耶华少门主。”

  一袭白色长袍的耶华从宝座上站了起来:“亚历克斯,我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

  “衷心为您解忧。”

  亚历克斯垂首道。

  耶华走下宝座,低下头来与其一番私语。

  片刻之后。

  耶华重新站起:“就是这样,到时候,听我命令行事!这是对教廷而言很重要的事情,你万万不能失手!作为一名光荣的教廷骑士,你愿意接受我的命令吗?”

  咔!

  亚历克斯挺直站起,随后单手抚在胸前,九十度一个鞠躬,声音硬朗:“您的命令,我的荣耀。”

  l☆酷lc匠网OT首发

  耶华摆了摆手,亚历克斯随后离开。

  这时。

  从耶华的宝座后面,突然走出了一道蒙着面纱的苗条身影。

  “他可靠吗?”面纱人问道,声音刻意压低了,但还能听得出来是清脆的女声。

  耶华微微一笑:“他虽然是虚境荣耀七星骑士,却曾经与道境光明骑士战斗过,正面交锋了十几个回合,还曾单独击杀过一名相当于大帝级的苍穹贤者。是圣灵教廷里最强的荣耀骑士之一,配合你我完成计划,自然绰绰有余。”

  “那便好。”面纱女子点了点头。

  “只是……”

  耶华忽地凑近了面纱女子一些,右手伸出来,摸向对方的额头。

  后者登时后撤了一步,躲开了耶华的手:“离我远一点,谢谢。”

  耶华哂然一笑:“呵。我对非处女不感兴趣……我只是好奇,你美丽的皮囊下,隐藏着一颗怎样的心灵?”

  “我的心灵怎样,与你没有半分关系。我们只是交易,仅此而已。”

  “与你做交易,我还是心虚啊……”

  “各取所需罢了。如果你不想把交易进行下去,现在取消也来得及——反正你要的,几乎只有我能给你,而我要的,不止你能给我。”

  耶华闻言怔了下,紧接着又笑了:“哈哈!这笔交易,我做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