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底,你还不是为了逃避责任?”

  花春风盯向方天画:“好几年了,我看来看去,也好像慢慢把你看透了。你看似对人坦诚以待,却总是向着别人藏着掖着,有一些讳莫如深的东西绝不肯去跟别人说。你在欺骗别人之前,你先欺骗一遍自己,把那些不负责任的事情,以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不,借口,用各种借口,欺骗自己说那些事情做起来也是迫不得已,不得不为之举……

  “当年你只要拿出一点责任心来,便能顺利娶我过门,但,你怕了,你害怕娶了我,便不能像先前一样自由。你统御帝林军,除了一开始教训他们以外,从来不肯直接去和军士面对面,总是让秦胡替你传达。你上阵之时,每每都要冲在最前面……我现在是明白了,其实你每次都在逃避,你害怕被什么东西牵绊住,害怕去负责,你不愿让心去受因未尽到责任而导致的折磨,所以,就千方百计的去逃避责任。

  “你一直冲锋陷阵在最前,这样,哪怕手下的军士阵亡了,你可以安慰自己,自己都杀最最前面了,无力脱身,而且指挥军士的是各个指挥官,军士们死了,并不是自己的错;你当时未承我心意,是因为第二天就是生死大战,你当时若承诺下来,第二日便要处处护我,我若死了,你就要被良心折磨一辈子,但你不承诺,那我第二天死了,你最多也就是伤心几天罢了……

  “以前我不明白,但,我现在懂了。你不过是一个没有自信的懦夫而已——你这样的人,不配为人夫,更不配为人父!”

  花春风眼神冰冷,一席话里,处处带着锋刃,每一句话,都似乎割在了方天画的心头上。

  猛然间,方天画觉得自己像是被脱光了衣服放在对方眼前一样,仿佛一切秘密都被对方看破了。他不仅嗫嚅道:“其实……”

  “不用解释了,和我,你还掩饰的了什么?”花春风厉声喝道,“也许当年风王国金门城陷落的时候,你便彻底崩溃了。从那以后,你不再敢爱上任何人,因为怕她永远离你而去,你不敢再把每一个军士都当成自己的兄弟,因为不想再有眼睁睁看着手足死去自己却无能无力的痛苦……你如今看似强大,权倾天下,可以只手遮天,实际上却是一个连五年前的方天画都不如的胆小鬼罢了!”

  “……”

  方天画呆怔在原地,喉咙鼓了鼓,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无语凝噎。

  “你想离开,就离开吧!去追寻你想追寻的东西吧,负不起责任,不敢去负责任的人……我们有没有你,都一样!”

  ……

  方天画不知道花春风是何时带着方无双消失不见的,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目之所及的,只有低沉星空洒落在忠烈祠上的黯淡光辉了。

  他沉吟了许久,方才在原地摇头一叹,叹息中,却又带着笑意:“字字诛心啊……可到头来,不正是要我断了留在大陆的心思吗?有她伴着无双,那我也放心了。普天之下,能让我彻底信任的人,可能也只有她了吧!”

  其实方天画脑海中也闪现过紫幽的,可是,紫幽的人品方天画相信,但他那办事咋咋呼呼不靠谱的风格,却……相比起来,花春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成了一个善解人意,却又自立自强、性格果断的女子了,今日一番言语,更显示其强势的性格,让人颇觉放心。

  方天画咂咂嘴:“女人啊,还是这样最好!有魅力。那些没有独立人格,软脚虾一样,自甘物化的女子,被人当成物品也是活该。雨萱那种……却又太令人害怕了。”

  ……

  三两日的时间,方天画已经逐渐将大陆上的事情安排完了——事实上他本来就是闲散人员,并没有什么需要安排的事情,只是利用几天时间到处拜访熟人朋友,如琅琊王,枭龙君王,有兰王国顾时维,佛门高僧玄渡厄等人。不过,他除了紫幽,花春风,以及汉皇以外,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要离开此界的事情,哪怕是秦雨萱,他也一直没有告诉。

  但,其他人可以不告诉,秦雨萱这边是无论如何也要交个底的。两人关系本就有些紧张,方天画也不想到时候突然再去辞别,会将局面搞得更僵,毕竟对方乃是大陆至尊,儿子女儿以后也得跟着她生活。

  这一日,方天画从帝都外围而过,打算飞往帝都之内,去见秦雨萱,当面告诉她自己要离开的事情。

  到达帝都之前,方天画先去了几处村庄的上空,见到,肥沃的土地上,供给人为生的作物正在茁壮成长。他不由一笑:“我在青龙帝国带兵也有两年,却除了到处搞破坏打仗以外,没有干过什么好事。在带领帝林军之初,却让他们帮无数城池修缮的建筑,帮无数村庄开垦了良田,让百姓们更安居乐业……很惭愧啊,只做了这些微不足道的工作。”

  “不过……”方天画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既然大陆已经统一,连无尽海域里的海族也渐渐臣服帝国了,那大量的军队,也就没有用处了。供给着他们,无疑是在浪费大量资源。倒不如大规模裁军,并且缩短兵役年限,来减少军队消耗。从军队裁撤的军士,可以在帝国进行很多建设性的工作。而且兵役也可以改制,将全年役,改成季度役,一名军士只有在一年的一个季度才会服役,其余时间都在城池里从事工作……对,正好一会儿将此事告诉雨萱!”

  嗖!

  方天画身形激射,迫不及待地要到达帝都皇宫之中,去将刚才的构想,告诉秦雨萱。

  片刻间,方天画就进入帝都,来到皇宫之内。

  正当他要去见秦雨萱的时候,却被一道屏蔽法阵,挡住了去路。

  “嗯?她有事情?”

  方天画立在宫殿之前,眉头一皱。

  按理说,除非特殊情况,秦雨萱不会在宫殿外直接设置屏蔽法阵啊?宫殿是和臣子相见使用的,根本用不到单独设置屏蔽法阵。

  方天画忽然瞥到了不远处带兵巡逻的一个身影,便立刻飞到了其身边:“秦胡,你可知道大帝有什么事情?”

  酷匠Q!网首☆发{g

  秦胡按剑答道:“回禀平西王,大帝正在接见从玄光极天门以及其他几个宗门的来人。”

  “是几个宗门的拿些人?”

  “不知。好像身份地位都很高,还不是一般的高。他们来的时候,拉龙辇的是玄光极天门的老龙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