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王国,王都。

  一处偏僻庭院之中,落叶堆积满地。

  亭轩之中,一老一少,正在执子对弈。

  黑白二子在棋盘之上犬牙差互,格局玄奥,少年面对棋局,愁眉不展,同时却连连抬头看看天空,似乎被天际传来的隆隆爆炸声扰乱地思绪不宁。

  他的对面,老者却气定神闲。

  “老师……”少年忽然开口了。

  =酷匠网Y{首Q发Ah

  老者咦了一声:“嗯?”

  “老师,远处正在大战……学生定力有限,真的没有办法定下心来。”

  老者微微一笑:“既然心不静,那就先不要思考,一切等心静再说。”

  “嗯……那,老师……”少年再度说道,“您觉得,大雪皇朝和青龙帝国,他们哪个强,哪个会赢?”

  “自然是青龙帝国更强。青龙帝国存世千年,积蓄深厚,且雄踞天下之广,有天下最为丰厚富饶之资源,更坐拥子民万亿,集天下人力之精英。再加上,有十二名强者相助,实力远胜大雪皇朝。”

  “老师只说青龙帝国更强,意思是,青龙帝国不一定会赢?”

  少年眉头一挑,疑问道。

  老者闻言顿了顿,旋即一笑:“你倒很会话里挑刺……强自然是青龙帝国更强。但胜负,并不全在于孰强孰弱,强者不一定会赢,弱者也不一定会输。战争太复杂,偶然因素太多,运气就占了不知道多少。棋局上,只有两个人,争霸,却是天下人的参加,胜负手,便攥在天下人的手里。”

  “老师认为运气很重要?”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像是帝国平西王出身于贵国弹丸之地,五年前还只是一名少年将领,放在帝国连客栈的短工都打不上,如今却只居一人之下,你觉得,只是他天赋高,能力强造成的?”

  “不是。战争何其凶险,当年多少比平西王更强的人都死在了战场上,平西王也是运气好,在战场上捡了一条命而已。若当年他运气没有如此好,便将殒命于天雷之下,断无今日成就。”

  “所以说,一个人的成功,个人的天赋与努力很重要,但更离不开运气这个东西。”老者换换一叹,“像是为师,年轻之时也曾自认前途无量,少年即成名天下,以为未来全都攥在自己手中……却因为一场小小的意外,断送了修行之路……如今只能闲敲棋子,与你一起看着天下棋局的变化了。”

  少年闻言却是愣了愣:“老师现在的能力,也不能插手到天下棋局之中吗?”

  “呵。”

  老者只是笑了笑,摇摇头,拿起一枚棋子,道:“弈秋,继续棋局。”

  ……

  大雪皇朝之外!

  轰!

  天空之中,滚滚气运进入了大雪四大军团组建的诛天大阵之中。

  一股股淡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了各个大雪皇朝军士身上。

  每个人的脸上,都出现了异样的神情。

  一名青年军士脸色潮红,捂着胸口:“啊……身体好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一样!”

  、不少人抓挠着全身:“好多的力量!”

  哗!

  一名满面皱纹的老者揭掉头盔,震惊地挽起自己原本煞白,现在却变得乌黑的一缕头发:“我又年轻了?我又年轻了!”

  “这就是气运的力量,感觉自己几乎提升了一两重的修为!”

  “吾皇将大雪的气运力量,分给了我们!”

  “吾皇万岁!”

  “大家一定要将青龙帝国的大军拦在浮空岛外面,只要他们攻不进去,我们靠着大雪的气运,就能撑下去!”

  四名军团长的率领下,被气运增幅了若干力量的上千万大军,一个个英姿勃发,与气运大军一起,悍勇地拦在九座浮空岛之外。

  嗡轰!

  一圈由大军形成的人墙,将九五岛在内的九座浮空巨岛,彻底包围起来。

  人墙并不是单独地围拢,诛天大阵中分为无数小阵,每一个小阵,都拥有着强大的机动力与战斗力。

  无论外面的青龙帝国从哪一边进攻,都会受到大雪军队最顽强的阻击。

  他们的战斗力与斗志,都是空前强大。

  以至于,青龙帝国大军的数量,虽然是他们的二十倍之巨,却因为自身之前发动撼天战阵的损耗,以及大雪军队的空前战斗力,一时间,竟没有办法突围过去!

  哪怕连高阶战力方面,也没有太大优势而言。

  嗡轰轰!

  一连串的爆响中,秦鲲鹏的身形倒飞数十里远,方才停滞下来,一手抚胸,气喘吁吁。

  嗖!

  紫煞大妖尊的身形,紧接着在空中显现出来。

  “哈哈!”紫煞大妖尊桀桀一笑,“秦鲲鹏,百年前我险些命丧你手,今日我已踏入尊主之境,又兼有皇朝气运加成。可你看看你自己,连领域都很难撑起来了,和病痨鬼一样,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哼……”

  秦鲲鹏啐出一口血吐沫,艰难地喘了口气。

  之前,他在与耶华的战斗中,受到一定创伤,直到现在,也没恢复完全。

  实力下滑了三成左右的他,面对新近破入尊主,且得到诛天战阵大雪气运加成的紫煞大妖尊,竟然落入了下风。

  不仅是他。

  青龙帝国大军的其余几名尊主,也各自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

  大雪皇朝的尊主,在数量上,竟然与青龙帝国持平了。

  甚至。

  大雪四大军团在尊者级强者这一层次的战斗中,还有一定优势!

  嘭!

  嘭嘭!

  接连的爆炸破碎声中,无数云海骑兵炸成碎片。

  以至于最前方的云海神将,也身形摇晃,仿若重创。

  “哈!”

  斜霞王长喝一声,勉勉强强地立住身形,手上青筋暴起,虎口绽裂开来,一杆战戟才没有脱手而出。

  “你是何人?”

  斜霞王眉头大皱——他前方刚刚给他造成重创的那名赤面长髯大将,他根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没有听说过世上有这样一个强者。

  赤面长髯大将手执一把巨大关刀,身后立着一尊与其面目八九分相似的数千丈法相,绿袍绿甲,气势无双。

  “在下关陷天,受吾皇所托——”赤面长髯大将森冷一喝,陡然拉长了八分声音,“特取阁下项上人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