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

  洞壁钻出来一个大洞,方天画的身子也随之窜了进去。

  然而,还没等眼前烟尘消散,赤血青龙突然泛起一阵猛烈强光,瞬间化作龙形。

  “昂!”

  一声龙吟,赤血青龙向前撕咬而去。

  “嘶嘶!”

  响起一阵尖锐的声响。

  方天画急忙挥散沙尘向前看去,却发现,赤血青龙的身体下,压着一只巨大的黑色蚂蚁!

  那蚂蚁,差不多有一人大小,看体积,比收起翅膀的赤血青龙还大一点。

  咔啦!

  赤血青龙一爪击破了巨蚁背甲,一大股黑色的脓水飞溅出来。

  巨蚁拼命挣扎,但在赤血青龙的压迫下只是徒劳无功。

  咔咔咔!

  赤血青龙凶狠地在其身上咬了几下,扯断了其脖子与腰肢,还一爪拍碎了其脑袋,这巨蚁才算彻底气绝。

  巨蚁的六只腿脚还在轻轻颤动,流出的脓水发出一阵刺鼻的气味,有些腥甜。

  “这……蚂蚁妖兽?”方天画不由咋舌,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大的蚂蚁。

  “嗯!”紫幽使得赤血青龙再度化成了大钻头落到了方天画手里,道,“这里应该是巨蚁族的巢穴,天材地宝,必有妖兽守之,看来这一大片的天材地宝,都是巨蚁族的禁脔了。”

  “好吧!”

  方天画点了点头,也并没有忧虑些什么,紫幽既然带着自己过来,说明自己肯定能应付得了这些巨蚁。

  转过头去,在角落中,一株浅蓝色的小花在毋自摇晃。

  虽然不认识这是什么,方天画还是一把将其摘取下来,纳入囊中。

  “继续吧!越往深处,天材地宝的数量和品阶都会相对越来越高。只要能探察到天材地宝,我就会告知你。不过,刚才那只是最为普通的工蚁,五阶中等,实力差不多真灵境五变,我一下就能对付。若是遇到六阶下等真灵境七变的兵蚁,就需要快刀斩乱麻了!”

  “这么强?!”方天画一愣,本以为,这种蚂蚁充其量也就真灵境一二变的样子。

  “这算什么?我估计,最下面的蚁后,差不多有半步王者的实力!”

  方天画皱眉道:“为什么,比以往遇到的那些守护妖兽都要强?”

  “这种情况就很复杂了,环境问题,天地元气,真龙之气浓度问题,还有守护妖兽的喜欢问题……都会有影响。主要还是看运气,有时候,一株七阶的天材地宝,可能只是五阶的妖兽在守护,有时候妖王守护的,反而只是对其有所裨益的四阶五阶才天材地宝。”

  “嗯。”方天画也不废话,继续钻探着各个洞穴,一边向着存在天材地宝的地方赶去,一边留意洞穴中有没有人经过的痕迹。

  虽然不大相信外面陈云海和胡崂的说辞,但赵建勋等人,应该确实在此洞穴之中。

  哗啦!

  哗啦!

  一处处岩壁被击穿,方天画的身形快速在这巨大的蚁巢中穿梭着。

  在紫幽的指引下,各种天材地宝都在被快速捡拾,守护其的巨蚁,三两下便可以消灭。

  有几次,也遇到了体型比工蚁更加巨大的兵蚁,实力已经堪比真灵境七变的强大修炼者,体表盔甲十分坚硬,就算砍了其脑袋,还能继续胡乱攻击。

  非得用毒龙钻,彻底将其绞成碎片才行。

  无论工蚁还是兵蚁,这些巨蚁,不仅有守护天材地宝的,更多的还是在洞穴之间穿行。

  *酷;匠网唯u一正版,其w他`都是n盗《U版(;

  有一次,方天画遇到了一只工蚁,这只工蚁正拖着一只虎形妖兽穿梭在洞穴间。

  咔!

  方天画一钻将工蚁绞碎,再转头看去,只见那只虎形妖兽已经站不起身子来了,只能在地上大口捯气。

  眼见此景,方天画不由有些担忧:“赵建勋他们,该不会已经被这些巨蚁吃了吧!”

  紫幽道:“应该不会,巨蚁的能量消耗很小,一般很长时间才进食一次,而且其最喜欢活食,捕捉来的猎物都会被其毒素封印修为,吐上蚁丝束缚起来,放在其老巢仓库里面。像这只妖兽,就是在被巨蚁运回老巢的路上。”

  “原来如此!”方天画目光一凝,直接向下钻去。

  “等等,隔壁还有一株五阶上等的天材地宝呢!”紫幽着急道。

  “天材地宝随时可取,现在救人要紧!”方天画说话间又向下钻了一层。

  “救人,你知道人在哪儿吗?”

  方天画停了下来:“他们的仓库,在哪儿?”

  紫幽道:“我哪儿知道?”

  “好吧!”方天画叹了口气,之后纵身一跃,回到了刚才虎形妖兽的那层。

  哗啦!

  隔壁钻开,方天画直接冲了进去,灵光闪起,趴卧在天材地宝旁边的兵蚁登时被钻为齑粉。

  取了天材地宝之后,方天画就在洞穴中直接盘腿坐下,一动不动了。

  “咦,你干什么?”紫幽纳闷道。

  “守株待兔啊!”方天画说道,“那个虎形妖兽在那儿,只要有其他工蚁经过,定然就会将其运往仓库。我们不知道路,让工蚁给我们当向导啊!”

  “唉,我跟你说了,巨蚁进食周期很长的……”

  “我不会让别人因我冒一点风险,哪怕只是差了一分钟的时间,我也会抱愧终生。”

  “你……好吧,随你便!”

  紫幽忿忿道,但心中对方天画的人品,又逐渐多相信了几分。

  貌似这个不断转化形象的家伙,根本上来说,还是挺靠得住的。

  难道人类就是这么复杂?

  紫幽开始重新审视起自己对人类的认识——开启灵智虽有十几年,但自己除了岩儿与银儿外,只和方天画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共处与交流。

  认识的人类也有,但基本上都没有交流超过几天的。

  在紫幽的印象中,人要么就是坏到了极点,坏人往往卑鄙无耻,干的事情都是坏事,有的坏人会摆出一副和善面孔,目的还是图谋不轨;要么就是十分和善,待人接物十分诚恳不会主动去算计,谋害别人。

  紫幽的印象世界中,人类只有黑与白:凡是坏人,就只干坏事;凡是好人,就只干好事。

  但方天画,为什么就一面显得高风亮节,一面又干着算计别人的坏事呢?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人啊,真是复杂……”

  紫幽心中喟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第二更,提前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