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飞刀战阵如同七星缀连,以天枢为中心,天璇天玑天权为稳定输出点,玉衡开阳摇光为机动输出点,不断向着方天画释放一道又一道的刀芒。

  累积地越来越多。

  刀芒在一道道增多,从一道到两道,到三道,到四道……

  几乎每一次的斩击后,都有新的刀芒产生,就在七曜飞刀困杀大阵中不断穿梭。

  转眼间,已有十余道刀芒遍布于大阵之中,尖啸着向着方天画斩去。

  刀芒以极快的速度往返,其行动方向完全由控阵的军士们所操控,根据方天画移动的位置而随时变化。

  方天画收起战戟,在大阵中左闪右避,显得十分狼狈。

  唰!

  只是一个闪身的瞬间,便有三道刀芒同时从不同的方向劈来。

  与此同时,外围更有五道刀芒紧随之后。

  这一下,无论偏向哪个方向,都会被刀芒击中!

  方天画一手化作掌刀,掌刀上覆盖了一层锋锐的罡气,向着一个刀芒斩去。

  咔啦!

  刀芒破碎,鲜血横流!

  方天画从此方向脱身而出,在空中几个连环跳跃,来到大阵之顶。

  右手处传来强烈的阵痛。

  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方天画不由皱眉。

  只见与刀芒碰撞后,右手的皮肉几乎被削去了三分之一,有两根手指上都露出了泛着金光的白色骨头。

  “威力太强了!”

  这还是自己全力激发下的掌刀形态,若是平常状态下的肉体遭此斩击,绝对会血肉分离,骨折筋断。

  大阵内部,有越来越多的刀芒遍布。

  而大阵外周,更是笼罩着更为严密的刀芒,每一个瞬息,都有数十道刀芒在上空与四周遍布。

  刀芒密集,如同大海洋流中那动辄成千上万的鱼群,席卷每一处,不留缝隙。

  想要往上往外突破,注定要受到上百道刀芒的拦截!

  想要冲出的可能,约等于无。

  这就是困杀大阵,哪怕是半步王者被困于此处,也会遭到无情斩杀!

  又有数道刀芒劈来!

  方天画一双金眸中,那些刀芒的运行轨迹都观察地清清楚楚。

  但即使摸清了其轨迹,也无法躲避,因为所有的道路已经封死,无论往哪一方闪避,都会迎来大量的刀芒。

  就是要躲无可躲,就是要避无可避。

  方天画只得选择了刀芒最为稀疏的一处地方,再度取出赤血青龙,身形暴起,向那个方向冲出。

  而此时的赤血青龙却变化为长刀之形状,相较于战戟之形劈砍起来更加迅速。

  咔!

  咔!

  几声金铁交击的轰鸣,刀芒磕飞,方天画的手臂也一阵发麻,但总算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现在,刀芒又增加到了二十七道之多!

  方天画在空中腾挪的余地几乎都没有了,一道道刀芒从身边切割而过,勉强拿着长刀能将其斩飞却不能将其斩灭。

  并且由于是人为操控,就算被击得改换了方向,也能及时闪避开其余的刀芒,劈到阵壁上再度反弹回来。

  一杆长刀被方天画挥得是密不透风,无论凛冽刀锋还是极长刀杆,作用都被发挥到了极致,上面的每一寸在每时每刻都承受着刀芒的攻击。

  咔咔咔!

  一团团的火花在刀杆上亮起。

  防御毕竟不是全方位的,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刀芒猝然劈到了方天画的后背上。

  噗嗤!

  血流如注。

  饶是有六阶紧身战衣的保护,这一斩也割破了一大片的皮肤,好在没有伤到骨骼筋肉。

  “这样下去可不妙!”

  方天画忍着疼痛仔细观察,却根本没有找出此大阵的任何破绽。

  这七曜飞刀困杀大阵,其困缚作用几乎达到了之前金王国百人齐发的囚龙灵晶大阵的效果。

  并且还是一个困杀之阵!

  之前那能从囚龙灵晶大阵之内破阵而出,完全是借了那半步王者吴岩的强悍攻击,才得以脱身。

  而在此阵之中,就算再有一个吴岩,估计也逃不脱这大阵的困杀。

  方天画只得先行落到了地面上,这样一来受到的攻击面还相对小一些。

  刀芒斩裂着泥土向他劈来,地上沟壑纵横,眨眼间就如同龟壳一般布满纹路。

  方天画大抡长刀,划出轨迹如同满月,斩开了又一轮刀芒。

  之后,发现此时的刀芒已经密集到三十六七道,并且还在增多!

  刀芒密密麻麻,根本没有给方天画任何喘息的机会。

  蓝枫王国的将领们此刻反而愈发冷静了,他们瞪着血红的双眼,以神念操控那些刀芒,众刀芒如同一重重海浪般不断劈去。

  一个人的神念之力不足以驾驭一道刀芒,但十个人二十个人的神念之力叠加起来,就足以控制那些刀芒飞射的方向。

  隔空御物,那是丹元境王者才有的手段,这七曜飞刀困杀大阵的强大,就在于以齐心协力的众人来达到操控刀芒的效果。

  见方天画在困杀大阵中毫无还手之力,就连左躲右闪都十分困难,他们反而有了猫戏老鼠一般的心态。

  你不是强吗?强到一己之力控制了战局,害得那么多人殒命吗?

  可此刻,你虽强,还不是要被我们玩弄在此阵之中?

  q#酷匠o网)c唯G(一w正!版,…,s其%z他,都U是盗5版》,

  每个人眼中都亮起嗜血的光芒。

  就要将他逼到没有任何退路的境地,将其活活逼死,殒命在无尽刀芒之下,死在无力的绝望之中!

  刀芒迸射地更加猛烈,将方天画围困原地,几乎不能动弹,只能被动地挥舞长刀不断防御。

  翻飞的泥土与明亮的刀芒中,方天画力战不已。

  尘土苍茫,方天画的一双金眸依然可以准确观测到刀芒迸射来的轨迹,以最精准的斩击将其破去。

  突然间,看着那些飞扬而起的泥土,当初与地行蛇战斗之时,地行蛇群破土而出的情景浮现在脑海之中。

  方天画想到了一个方法。

  于是一边挥舞着长刀一边说道:“紫幽,你是大部分长兵器都能变是吗?”

  紫幽道:“嗯,基本没问题,不过弹枪不可以,材质原因,除了龙形外,只能变硬兵器!”

  “那好。”方天画语气中带着一丝欣喜,“我要你变成大钻头!”

  “大钻头?”紫幽心底浮现起一丝疑惑,“大钻头是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