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飞刀战阵,蓝枫王国一下子就失去了两个!

  一百余人,几乎全部殒命在风王国重骑兵组的铁蹄之下。

  这一举,更让风王国之人士气大振。

  六王子趁势一喝:“继续推进,剿灭敌军!”

  战圈骤然收缩,剩余八个飞刀战阵的活动空间更加狭小。

  蓝枫王国队伍的战斗越发艰难。

  空中,余化及余化缺两人心头猛震。

  号称无往不利的飞刀战阵,就这样被诛了整整两队?

  一时间,就连攻向方天画的刀雨也一下子变得松散缓慢起来。

  这样一来,方天画可不会放过追击的时机!

  战戟挥舞中,刀雨被横扫一边,方天画一拳击出,上百道风刃,直向愣神中的余化及的身子!

  嗖嗖!

  另一边的余化缺反应过来,急忙放出一波飞刀斩去了风刃。

  “啊……”

  余化及这才幡然醒来,冒出一身冷汗。

  两人再不敢一丝放松,心中是有苦难言。

  早知道,直接分出两个飞刀阵来对付这家伙好了,干什么要身体力行!

  这下子,不仅没有解决这个棘手对手,下面的战局也陷入了完全被动之中。

  底下,八个飞刀战阵的活动空间终于是被完全限制住,只能小幅度地发动进攻,而不能继续冲撞。

  假若说刚才还是身陷泥淖,那现在就是完全被渔网困住了!

  现在,就是想再去指挥,也没有用了!

  “怎么办?”余化及向着余化缺传音道,“如此下去,可不妙!”

  “我们完全陷入了被动中……可恶,都是这家伙,一个人,就扰乱了我们的战斗节奏!”余化缺十分气恼,却无可奈何。

  对方身上早已中了几百把飞刀的攻击,整个衣衫都破烂没有了,身上刀痕纵横交错,却依旧活蹦乱跳的,不停在空中拿着一杆大戟蹦来蹦去,虽然给自己造不成什么威胁,自己却也奈何不了他。

  纠缠主帅,扰乱战场……相当于以一个人,牵制了他们整个队伍!

  “没有办法了,突围吧!尽早和其余几国汇合!”

  余化缺说道。

  “嗯!”

  余化及即刻向着八个飞刀战阵的带队将领传音:“用最快速度突围!不要再和这些人纠缠了!”

  八个飞刀战阵立刻改换了战斗方式,不再左突右突,而是一个个突然停住动作,开始蓄势起巨大刀芒!

  轰隆!

  八个巨大的刀芒,先后凝聚!

  不为杀戮,只为突围。

  “放开空门,让他们冲!”

  面对搏命攻击,六王子即刻下令。

  纵然能够将他们全部留在这里,但困兽犹斗,风王国也会因此损伤不少。

  最起码,此时此刻不能硬碰硬。

  哗啦!

  风王国的队伍即刻各自奔开。

  轰!

  刀芒们沉重劈开,在大地上割出足有丈许宽的深痕。

  所过之处,任何人都急剧避让。

  “冲!”

  余化及令下,八大飞刀战阵齐齐冲出了战圈,向着远方疾速奔驰而去。

  眨眼间,已经奔出了数十丈远。

  “继续追击吗?”

  有人请示道。

  “抛射箭雨炮雨!”

  六王子下令。

  弓兵换弓,弩车与炮兵重新准备布置!

  空中,余化缺见此,立刻凝聚了一片刀雨欲要向下攻击,阻拦攻击。

  嗖嗖!

  就这一息的转移注意力,那边方天画便有几道风刃劈到了他的身上。

  “可恶!”

  余化缺一吃痛,那片刀雨顿时瓦解。

  “走吧!”余化及传音道,“这么多人,再不走,就脱不开了!”

  余化缺怨恨地盯了方天画一眼,命令脚下亚龙,欲要飞走。

  嗡!

  两人同时停止攻击,乘骑亚龙直飞高空。

  “他们走,你们也想走吗?”

  方天画怒声一喝。

  一丝慑魂吼已然用处。

  一瞬间,两头亚龙神魂震荡,在空中微微一滞。

  就是这个瞬息,方天画脚下一踏。

  追风逐影!

  身形一闪,顿时来到了余化及的身边。

  一只手,猛然探出!

  捕风捉影!

  余化及的身子一下就被从亚龙身上拽了下来。

  “嗷呜!”

  反应过来的亚龙一口咬向方天画,血盆大口中,森森白齿上还流着许多涎水。

  对于此,方天画瞬间持戟切下!

  哗!

  赤血青龙的戟刃狠狠割在了亚龙头颅的正中间,沉重的力道再加上那无比锋锐,顿时就劈了个脑浆迸溅。

  “嗷呜……”

  亚龙白眼一翻,掉落下去。

  “哥!”

  余化缺顿时放出一把蓝枫飞刀,直插方天画的手臂。

  “蠢货!”

  方天画对于飞刀运动的规律早已深谙,略一拽手余化及的身子就提前来到了飞刀的轨迹上。

  嚓!

  余化及的小腹被飞刀贯穿。

  “啊……”

  余化及忍着剧痛,伸手凝聚出一把匕首利刃,神情狰狞无比:“蠢的不知道是谁!”

  匕首闪着蓝色寒光刺向方天画毫无遮拦的胸膛!

  此刻,方天画两手一手提着余化及,一手握着战戟,似乎根本,没有办法防御这一刺!

  嚓!

  刀锋入体!

  匕首就直挺挺擦到了方天画胸膛之中,爆出一团血花。

  “哈哈哈哈!”余化及放声狞笑。

  终于将这个大麻烦解决了!

  自从早晨遭遇他开始,就开始事事不顺。

  对方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唬得心虚无比,后来更是打得自己落荒而逃,差点就把自己打死当场。

  堂堂蓝枫王国王子,何时有过如此落魄情状?

  从来只有自己杀人,哪里轮得到别人杀自己?

  自己聪明无比,又不是天启国王子那样的蠢蛋,轻而易举就被人耍的团团转,被人诱杀。

  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家伙太狡猾,太逆天,太不知好歹了!

  酷nd匠N网|{首发

  只要杀了他,才能夺回自己失去的气势,才能重新成为那个俯瞰一切,不惧任何的天骄王子!

  现在,自己终于破除这个心魔了!

  自己,终于夺回了自己的势!

  余化及正处于得意之中,突然间觉得喉咙一紧,紧接着一道戏谑之声响起:“蠢的就是你!”

  余化及甚至还没来得及领悟出这话是谁说的,就只听见一声:“咔嘣!”

  余化及从此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喉咙已经断了。

  十三国年青一代风云人物,最强天骄之一,就此毙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本书公会“战神殿”已经建立,欢迎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