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十分接近风眼的地方,玉天虎每迈出一步,都在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印痕。

  他身上的战甲已经破碎,裸露出大片的宛如金色玉石的皮肤。

  足以击穿战甲的砂石吹击到其裸露的皮肤上,却连半分白痕都难以留下便被崩飞。

  他的皮肤,比战甲更坚硬!

  金玉体质,传承自数千年前的第一代大金王,丹元境七转的王者至尊!

  相传,建立大金王国之时,大金王一拳崩开一座千丈高山将其夷为平地,在上面建造了大金王国的皇宫主城!

  时过境迁,如今数千年已过,大金王早已化作黄土一抔,但其体质却一直传承下来,就算一代两代有过断绝,在后面依然拥有隔代继承。

  玉天虎,虽然不可能像先祖一样有那样移山填海之能,依然可浑身化作金玉,坚不可摧!

  一步步,踏裂大地,身形缓缓移动。

  玉天虎步伐稳健,并不着急。

  因为他很清楚,凭借方才的外面之人,根本就没有闯进来的可能。

  若是两方联合,定然会生出内乱,毕竟三大联盟之间,都有彼此势不两立的王国。

  平常的作战还有可能联合起来相安无事,可在这种环境残酷的黄风中,不生嫌隙,那是不可能的。

  只要摩擦出一点火花,那就会产生毁灭性的后果。

  别说闯进来了,连安然退出都没有保障!

  相比于依靠团体的力量,玉天虎更信任自己,因为他带着血脉中与生俱来的骄傲,如同顽石一般的骄傲。

  永不变形,永不退缩,就像一颗真正的金玉,不惧任何切割打击。

  玉天虎只信赖自己,他意志坚定,处事果断,善听建议,勇敢顽强,在任何方面,都堪称完美。

  其他人,都存在着各自的弱点,只要向着其薄弱处轻轻一戳,便有可能令其万劫不复。

  那就是各自的死穴,有人的死穴是仇恨,有人的死穴是嫉妒心,有人的死穴是利欲熏心,有人的死穴是刚愎自用……

  只有自己,才没有死穴,才没有弱点!

  这是他骨子里的骄傲,他从生至死都存在的骄傲。

  玉天虎一拳拳地轰击面前的黄风,减轻自己行动的阻力。

  “近了,近了……”

  看着越来越浓重的黄色之风,玉天虎激动,欣喜,心脏狂跳。

  此地这等浩大风势,若是存在龙脉,极有可能是二分半的巨型龙脉!

  龙脉的体型每大一分,基本是成几何倍数的增加所蕴含的龙气。

  寻常的小龙脉,根本无法聚合成更大的龙脉。

  只有具有进化之能的龙脉,才可以吞吸其他龙脉,完成自己的进化。

  而越大的龙脉,越有可能是具有进化之能的龙脉!

  玉天虎愈发加快脚步,在他的怀中有一颗特制传音玉符,只要靠其激发,那龙脉秘境的大本营中就会收到信息,以最快的速度派出上千人的大军来收服龙脉!

  倘若这里有一道具有进化之能的二分半龙脉,那自己真正功成名就,不过一役之功!

  就在此时,一股有别于风声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什么?”

  玉天虎愣了下。

  这里怎么会有其他声音?

  旋即,玉天虎不管不顾,继续前行。

  “刚才,一定是错觉!”

  但这种错觉似乎越来越厉害,那声音从被狂风割裂的模糊变得越来越清晰,从金玉耳廓到鼓膜再到脑海之中,变得清清楚楚。

  “谁?!”

  玉天虎猛然转头,却发现,一个金色的护罩,正在不断向前推进。

  “战阵?!竟然推进到了这里?!”

  玉天虎不由大吃一惊,这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一个联盟的小队的能量,绝不可能走到这里!

  可两个联盟的小队,又怎么可能在风中坚持这么长的距离,并且还行进如此快?

  这无异于给了他一个沉重的打击,说明他做的一番猜想错误了。

  心中骇然下,玉天虎甚至停下了行进中的脚步,被风吹得踉跄了一下,险些被卷到空中。

  战阵越来越近了,近到玉天虎都能看到战阵最前方之人的面容。

  那个一点都不敢接触黄风的怂包小队长?竟然冲在最前面?

  玉天虎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记忆了。

  就在他迟疑的时候,战阵已经接近了他,仅仅剩下十几米远。

  他看见了战阵中的人,战阵中的人也看到了他。

  他不会让速度更快的战阵从自己身边超过,战阵也想直接将他碾压过去。

  玉天虎完全转过身去,一双金玉之手攥成拳头。

  既然来此,他便不畏惧战斗。

  何况,此处狂风黄沙之地,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制的战斗场地。

  这里面,他身躯裸露,不会受伤。

  可其他人,一旦暴露在风势之下,轻则和那会儿的雪刀一样身受重伤,重则直接被风中砂石切割地血肉分离,挫骨扬灰!

  战阵逼近,玉天虎双拳放出闪耀光芒。

  六十人的战阵,平常之时也能够打破!何况是在此等风势中!

  战阵越来越近了,近到,触手可及。

  那名怂包小队长寒光长剑陡然刺出。

  与他同时,玉天虎一拳砸去。

  “破!”

  轰!

  强大的轰鸣声中,整个战阵都因这一击猛然一震,不少人都被冲得东倒西歪,站不住脚,幸有战马牵引拉扯,才不至于飞出战阵,卷入风中。

  玉天虎的身子,更是被震退数分。

  战阵中,雪刀直接吼道:“把他扔到风里!”

  “休想!”

  `更S新最Z快)√上C}酷q匠G网●

  玉天虎再度一拳挥出。

  轰!

  整个战阵为之一颤。

  玉天虎面色不改,一拳拳打向战阵的护罩。

  嘭嘭嘭!嘭嘭嘭!

  被止住前进步伐的战阵顿时无法再进一步,第一次的冲击被挡下,之后便很难形成有效的冲击了。

  对于冲击性的战阵,惯性带来的势,才是最重要的。

  势没有了,最大的依仗也就没有了。

  玉天虎咽了一口喉咙中的液体,有些咸。

  刚才的第一次撞击,他并没有讨得好处,体内一阵翻腾,几乎想要吐血而出。

  “只要轰碎他们的护罩就好了!”

  玉飞虎加快了挥拳的速度,真气护罩上,出现了细微的裂缝。

  战阵内,很多人面色一变。

  这时,雪刀猛然冲出:“我拦他,你们去风眼!”

  “做梦!”

  玉天虎一拳就重击到雪刀的小腹上。

  噗!

  一道血柱从雪刀口中喷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人在天涯说:

晚上第三更!以及一个重要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