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开始了。

  虽然出发的时候是集体行动,但真若是三千人聚集一起穿越妖兽荒原,也就失去了此次的意义。

  学员们被分成了三百余支队伍,每个队伍都是随机选出之人混杂在一起,从不同的位置,不同的方向进入妖兽荒原。

  半个月后,这三千人将抵达清远学府。

  自行抵达清远学府的,就相当于通过的第一轮选拔,会得到王国发放的修炼资源奖励,也足够让普通的内门学员十分眼红。

  中途淘汰,跟着真灵境长老们组成部队,抵达清远学府的,就没有这些奖励了。

  如今已是深秋,妖兽荒原的风多了不少的肃杀。

  天也苍黄,草也苍黄。

  一支支队伍如同一条条的长虫,按照各自的路线,在辽阔的荒原上前行。

  无数的妖兽都因这些队伍的到来而惊动。

  极为弱小的妖兽,全都隐藏在自己的巢穴之中,不敢外出妄动。

  强大的妖兽,则开始警惕地巡视自己的领地,随时准备与“入侵者”战斗。

  原本应该陷入寂静的妖兽荒原,开始泛出剧烈的波澜。

  气海境五重的外门学员成启,在队伍中的位置有些尴尬。

  其实一开始,他很为自己能处于一支实力优秀的队伍中而激动。

  自己被分到的这支九人小队中,足有七人是内门学员,其中不仅有两名达到气海境九重的顶尖高手,更是有学府传奇一般的存在——方天画。

  这样的小队,在三百多支队伍中绝对算是顶尖了。

  能跟随实力高强的前辈共同历练,对于他而言就像在做梦一般。

  到达妖兽荒原的这半日来,成启总是乐呵呵地跑个不停,叽叽喳喳地向着问这问那。

  尤其对着自己一直崇拜的方天画和两名内门学员佼佼者十分热情。

  一开始,其他人还对他的热情比较礼貌。

  但很快,就有人表现出了不耐烦。

  “我说你的话怎么这么多,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吗?烦不烦人!”

  说出这话的是两名气海境九重学员之一的辛同。

  “这……”

  还有一肚子话想说的成启顿时语塞了。

  自己热脸碰了人家的冷屁股,实在尴尬。

  接下来,成启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那些迫切想要说出的热情话语都被他憋在了心里,不敢说出。

  他甚至不敢和其他人走得太近,生怕别人讨厌自己,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语。

  尤其和方天画更是保持了很远的距离——倘若触怒了偶像,该如何是好?

  因此,当队伍停下来休整,另一名气海境九重学员杜英杰,提出让成启去旁边的水源地取水的时候,成启简直受宠若惊。

  “交给我吧!”

  成启拿起一个一阶的储水袋,就要向数百米外的河流跑去。

  “当心!那条河流里,可能会有一定的危险,提防河中妖兽!”

  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嗯,知道。”

  因为很兴奋,成启压根没注意说话的人是谁,甚至都没有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只是下意识地答道。

  等到走出去一段路,他才猛然想起。

  “刚才跟我说话的是……方天画方将军?我居然受到了方将军的嘱托!”

  成启的心情更加激动,激动地乃至使他在取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注意河流内的情况。

  哗!

  突然间,一朵巨大的水花溅起。

  成启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巨大的力道就狠狠地缠绕在了他的身上。

  刹那间,成启的整个身体,被一个水桶般粗细的蛇形妖兽从岸上脱离。

  “二阶上等妖兽水灵蟒!”

  那缠绕在身上的冰凉鳞片,终于让成启清醒了过来。

  他意识到了自己处于怎样的危险。

  “刚刚来到就要葬身于此了?!”

  别说等不到队友过来救援,就算站在那里的是真灵境长老,也无法在水灵蟒绞断自己的身子之前将其斩断。

  这想法仅仅是刚刚冒出,就被剧烈的疼痛打断。

  水灵蟒粗大的身子猛然缠紧。

  成启只觉得自己浑身的骨骼都要被粉碎了,整个人根本就喘不上气,马上要窒息而亡。

  他的大脑几乎进入了一片空白。

  嗖!

  这道撕裂空气的破空声,将成启从临近死亡的边缘拯救了出来。

  “咳咳!”

  成启挣扎着从水中爬出,心有惊恐地转头一看。

  只见那条巨大的水灵蟒此刻已经断成两截,河流中一片殷红,还漂着一些发焦发黑的碎肉,就像被什么东西炸过一样。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第一个赶到河流旁的辛同,对他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交待过了!取水的时候要小心,警惕河流中的危险,你没有长耳朵还是没有长脑子?连这种小事都差点丢了性命,真是个累赘!”

  其他人随后也赶到,杜英杰也说道:“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你就只会耍耍嘴皮子,和别人套近乎吗?”

  另外的几个学员也开始跟着附和,纷纷数落成启的不是。

  “提点他两句也就够了,不必多加指责,他只是不小心,谁没有大意的时刻?相信这次经历之后,他会改变的。”

  一个声音将众人的七嘴八舌打断。

  成启抬头看去,是方天画,他似乎比其他人来得有些迟。

  “额……额……”

  成启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所以什么也没说出来。

  一名学员说道:“好好谢谢方将军吧!刚才正是方将军在近千米的地方射出了一支爆裂箭,正中水灵蟒的身子,才救了你的性命,换了别人,谁都救不了你!”

  “谢谢……”

  想了半天,成启才挤出了这么两个字。

  夜幕笼罩之时,小队在扎下的营地中休息。

  营帐外,方天画对着成启说道:“白天教给你的,你要记住。你一次大意,我能救你,你每次大意,我都能救你吗?”

  “明白…”

  )酷*)匠;l网@V正√{版首2}发

  成启怯怯说道。

  “大点声,干脆利落!”

  “明白!”

  成启高声喊道。

  “好!”方天画咧嘴一笑,“这才是男子汉。”

  成启高呼的声音惊动了不远处的两人。

  “呵呵,方天画这家伙够会收买人心的。”

  “再怎么说,他也是独当一面的将领,懂得一些驭人之术不足为奇。”

  “你老称赞他干什么?别忘了我们此行的一大任务。”

  “嗯,赵亲王交待的事情,怎么可能忘记。”

  两人对视一眼,然而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正苦口婆心教育着成启的方天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