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气海洋席卷而出的同时,幽蓝色的箭矢被华剑抓在手中。

  “愚蠢!”

  华剑轻蔑笑道。

  “愚蠢!”

  方天画也笑了。

  迎面而来的剑雨海,是根本无法躲开的。

  再度使用血色风暴与毒龙钻后,体内真气一下耗去了六成之多。

  “但是……”

  身上已经有了一些伤势的方天画,盯住了华剑的左手。

  华剑也神色僵硬地向着自己的左手看去。

  只见原本活动自如的左手,如今已被一坨冰块冻住。

  “冰冻效果的箭矢,还真是带对了。”

  方天画略舒一口气,废其一手,接下来就好对付一些了。

  但目前的形势,依旧对自己极为不利。

  “雕虫小技,也来献丑!”

  华剑单手持剑,冲到方天画身前:“就算只用一只手,你也远不是我的对手!”

  剑锋如同噬咬的毒蛇一般,狠狠地扎向方天画。

  嘭!

  长枪一架,金铁交击,发出耀眼的火花。

  “好强的力道!”

  华剑失声一叫。

  “哼!”

  方天画闷哼一声,用尽全身力道,向上架起,将长剑顶开。

  紧接着,一记横扫,枪杆重重击在华剑身上。

  噗!

  一口鲜血从华剑嘴中喷出。

  擦着血迹,华剑狠狠说道:“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可惜了,我不会再中你的招了。”

  反手便挽出一朵剑花,劈在方天画的肩头。

  这一朵剑花,就是连续的十剑。

  重重劈砍下,战甲崩开,一股鲜血溅出。

  捂着肩膀跳开,方天画心有余悸:“呼……若不是炼体有成,初一交手我便会被他斩杀吧!”

  除了力量上占据一丁点优势,自己在各方面都被完全压制。

  战神精血带来的提升毕竟有限,修为才是根本。

  这边还没有站稳,那边的攻击又至。

  “方天画,你给我死!”

  华剑手中舞出的剑光令人眼花缭乱,一瞬间,便能劈砍出数十剑!

  方天画挥枪迎接,却只能勉强抵挡。

  几个回合下来,方天画已经受伤多处,肩膀,手臂,大腿之上都有了伤口。

  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近身交战中,长枪的威力,尤其是这种硬枪的威力很难完全发挥。

  方天画擅长的是冲锋,阵战,单挑相对而言就弱一些。

  这种形势下,完全陷入了被动。

  “就算施展出血战霸体,瞬间暴涨实力,也不及他,不一定能战而胜之,反而会因为副作用被更快打败。”

  “他的速度太快了,我却因为真气的数量不足,没法发挥出身体的全部力量。”

  “怎么办?”

  最1@新章节g|上酷匠j网C

  一瞬间,无数想法从方天画的脑海中闪过。

  华剑的实力的确超乎了他最开始的想象,依靠自己,几乎无法打败。

  力量,速度,碾压……

  忽然,一个想法乍然出现。

  “三位兄弟,帮我一把!”

  战斗中的方天画高呼一声。

  正在紧张无比地观战的三人闻言连忙向着两人冲来。

  “垃圾再多也是垃圾!”

  华剑一剑向三人劈出数道剑气。

  嗖嗖!

  三人连忙躲开。

  “他太强,根本没有办法接近他啊!”

  欧阳烈喊道。

  “你们不用接近他攻击!到我身后,结成四人战阵!”

  结成战阵!

  听到这话,所有人都是一愣。

  战阵,指的是军队之中,在发起正面冲击之时使用的增强冲击力的阵型。

  如枪阵,数名军士手执长枪结阵冲锋,真气叠加,对前方敌人迎头痛击,对于骑兵有了强大的杀伤力。

  再如骑阵,一名武将骑马在前,数名军士骑马于其后,后者通过阵型向前者提供真气,提升速度与正面冲击力。

  身处战阵的武将,足以和比自己强大一个乃至数个等级的对手正面搏杀。

  可这又不是正面冲锋的战场,结成战阵有何用处?

  “你傻了吧!”

  华剑狰狞大笑,手中之剑越发快疾:“该说你是困兽犹斗,还是脑子进水?”

  方天画哪里管他说什么,只是大声喊道:“按照骑兵四人阵型,速速结阵!将你们的全部真气都激发出来!”

  “好!”

  三人立刻绕到了方天画的身后,形成一条直线,每个人都激发出全部真气,向前注入。

  方天画一边抵挡着进攻,一边将三人传递过来的紊乱真气在体内疏导。

  赤金色的真气压制下,那些外来的真气虽然数量庞大,却很快驯服。

  “是时候了!”

  方天画长枪一挺,瞬间激发了战神血脉。

  血脉神通,血战霸体!

  这一瞬,方天画榨空了剩余的全部真气,其修为暴涨两重!

  一股极强的战意出现在方天画的身周,他浑身都变得赤红,如同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提升?”

  眼前景象使得华剑震惊无比。

  但还没等他从震惊中脱离,一股巨力便将他扫了出去!

  有了足够的真气支持,方天画的肉体力量终于可以畅快发挥。

  一瞬间,就将华剑击出数十米远。

  “冲锋!”

  方天画端起长枪,向着正前方疾速狂奔。

  后面,岳无忌三人同样高声呐喊,紧紧跟随。

  从地上翻身起来的华剑几乎傻了眼。

  四个破衣烂衫的人,步行着,结成骑兵战阵,向着自己冲锋。

  他们的每一个步伐,都极为契合。

  他们每一跺脚,都震动大地,如同暴躁的巨型妖兽一般声势浩大。

  虽只有四人,却如同呼啸而来的千军万马。

  “战阵……”

  被强大气机锁定住的华剑根本动弹不得了。

  此刻,从肉体,到精神,他完全被压制,击溃。

  四人战阵如同一条长龙,一路碾压过去。

  感觉很漫长,其实很短暂。

  长枪的枪尖已经抵到了华剑的胸口,在巨大的冲击力下直接狠狠插入,贯穿。

  生命的最后时刻,华剑的双眼已经变得迷离。

  从生到死只有一瞬,这一瞬华剑没有去想他一直渴望的荣华富贵。

  眼前的战阵,让他想起了多年之前,他刚刚参加军队,跟着刘叔的小队第一次战斗的时候。

  那次惨烈的战斗中,没了战马,身陷敌后的他们也是如此一般,步兵结成骑兵阵,如同一把尖刀穿过了重重封锁,重返了风王国的军中。

  而现在,一把同样的尖刀,夺走了自己的生命。

  华剑闭上了双眼。

  多年经营,远大抱负,这一刻和他的生命一起,湮没飘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