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阵内连动弹都困难,阁下无须顾忌。”

  听到这话,华剑迟疑了一下。

  转瞬之后,他还是踏入阵中。

  他不相信方天画还有什么手段。

  此时,拘束法阵顺畅运转,走进之后,浑身都受到了极大压制。

  “说吧!”

  华剑靠到了方天画身边,压低声音道。

  “好,我告诉你,下面的每一个字都要挺好了,炼体法门被放在,我在极武学府的…”

  声音越来越低,华剑凑得更近了。

  “在我的…”

  接下来的话语低得听都听不清了,华剑追问道:“什么?你在说一遍,我没听清!”

  “就在我的…”

  突然,华剑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一杆银色长枪正抵在自己腰间。

  若不是自己穿着有护身软甲,这一枪就直接将自己捅穿了。

  “你…”

  华剑下意识地要将长枪夺下。

  方天画挽住枪身一抖,用力又在华剑身上一戳,自己的身子便在反作用力之下,腾空飞起,脱离法阵束缚。

  多亏了自己堪比气海境九重修炼者的肉身力道。

  “可惜他身上有防备,不过也没多大关系。”

  凌空之中,方天画已将长枪收起,震天弓取出。

  神弓开,箭火炽!

  四支箭矢,同时射出。

  嗖嗖嗖!

  正全力运转着法阵的四人还没从突然的惊变中缓过神来,就被夺走性命。

  此刻,解救王天罡要紧。

  狂风霸拳!

  一道拳影遽然显现,打向那名气海境八重的黑衣人。

  轰!

  更新~最(r快L{上\W酷_G匠:网p

  黑衣人同样出拳,瓦解攻击。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方天画再度搭弓放箭。

  嚓!

  捆缚着王天罡的缚灵索瞬间崩断。

  “快走!”

  方天画一声疾呼。

  王天罡心领神会,一个滚翻,就逃离了战圈。

  “受死!”

  身后,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

  方天画感到后背上有数道剑气罡刃斩过。

  刺啦!

  身着的黑衣粉碎,露出了下面的紧身战甲。

  虽然没有受到斩伤,但攻击中的力道,也将方天画从空中击落。

  “刘叔,把洞里的两个人捉过来!”

  这时,华剑向着黑衣人紧急下令。

  “方天画,你就不顾你朋友的安危了吗?不顾岳飞虎的儿子了吗?”

  华剑手中剑锋指向方天画,阴冷一笑,威胁道。

  “呵呵!”

  方天画根本没有在意对方的威胁,只是拉起了震天弓,架上了三支赤金色的箭矢,转身向着山洞之上射出。

  “你要干什么?”

  看到箭矢的形状,华剑失声大叫。

  这时,黑衣人冲入山洞,正欲将关押的二人带出。

  令他震惊的是,岳无忌与欧阳烈皆不见了踪影。

  原处,只留下了一个桶粗的洞口,以及几截断裂的缚灵索。

  “糟了!”

  黑衣人忙要冲出山洞,向着华剑禀报。

  正在此时,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山洞中,一阵地动山摇。

  “什么情况?”

  黑衣人惊恐地想要从中脱出。

  但为时已晚,烟尘弥漫,无数碎石滚滚落下。

  山洞坍塌,将他彻底掩埋。

  “刘叔!”

  山洞外,华剑目眦欲裂。

  这名气海境八重的黑衣人,曾经是他入军之时的前辈,对他多有提携。

  如今被压下山洞之中,显然是活不成了。

  “好你个方天画,枉我听说你有忠义磊落之名,到头来也只是个卑鄙阴险的小人罢了。”

  华剑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方天画冷笑道:“兵者,诡道也,你我是敌人,自然各施手段,谈什么卑鄙与阴险?你用我的朋友威胁我,就不是卑鄙,不是阴险?”

  “说得好听,到头来,你还不是为了断我臂膀,连你的朋友都不顾了!”

  “我有不顾他们吗?”

  方天画再度笑道。

  “我们在这儿!”

  这时,山腰处,会合的三人发出大喊。

  王天罡激动地和逃出来的欧阳烈与岳无忌拥抱,碧月兔也在一边蹦蹦跳跳,显得十分高兴。

  “你…”

  华剑气得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此时,他也顾不上李林英的交待了,只想将眼前之人斩杀,发泄心中的愤怒。

  其他手下也就算了,刘叔可是曾经待他如恩师之人,却在此死于非命。

  “给我死!”

  怒吼着,华剑手中的长剑爆发出一阵剑光海洋。

  四阶下等武技,剑雨海!

  在气海境九重巅峰的华剑手中施展出来,威力巨大,快疾无匹。

  如同一阵狂涛怒浪一般,向着方天画汹涌扑去。

  “果然是不可轻视的敌人。”

  方天画双瞳一缩,这人的实力,绝不逊于学府内上游的内门弟子。

  只能用最强的攻击先抵挡了。

  闪电般地取出长枪,在面前横扫。

  血色风暴!

  数十道红色风刃咆哮着,切割向剑气海洋。

  嗡!

  两式强大的武技相撞,发出巨大的轰鸣。

  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犹如鸿沟,剑气海洋明显压制住了血色风暴,只是短暂接触,便将其淹没,席卷而来。

  方天画双手攥住长枪,真气注入,猛然旋转,长枪便如同一把钻头一样,钻向剑海。

  刺啦!

  传来极为刺耳的切割真气的声音。

  “呼呼…”

  剑海散去,勉强挡下了这一式攻击的方天画气喘吁吁。

  面对成面的攻击,以点破面是最佳方式。

  这式毒龙钻虽然只是三阶中等武技,但用来破除剑雨海,却极为有效。

  还好血色风暴一开始稍稍抗衡了一下,不但减弱了剑雨海的威力,还给了自己使出毒龙钻蓄力的时间。

  要不然对方仅凭这一招,就能让自己一败涂地。

  “居然挡住了,不过,也就如此而已。”

  华剑冷笑着再度发出的攻击。

  剑雨海!

  出招的手势已然做好。

  嗖!

  一道破空之声,华剑挥剑一扫,斩断了一支半空中的蓝色箭矢。

  “投箭?对我有用?”

  见到方天画摆出投掷的姿势,华剑心中冷笑。

  方天画果然黔驴技穷了,为了阻挡自己出招,居然都直接将箭矢投出了。

  投箭的威力,和依靠弓射箭的威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

  自己徒手都能破去这样简陋的攻击。

  “受死吧!”

  剑雨海再度释放!

  又是一道破空声。

  “愚蠢!”

  华剑一手执剑继续出招,一只手向着箭矢抓去。

  将其空手接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