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人在此,鼠辈安敢一战?”

  声音响起的一瞬,华剑就发现了一人手执长刀,骑乘战马,浑身包在铠甲之中,面容都被头盔遮住,正在远方向己处叫嚣。

  “你们四人留守此处,其余人,上!”

  操控阵法的四名气海境六重黑衣人被留下,华剑带着其余之人,向着“方天画”的方向疾速奔去。

  一时间,数道黑影,都向着一人一马的方向聚拢。

  “哼!不自量力的家伙,束手就擒吧!”

  华剑一马当先,手中的利剑上绽放出闪亮的光芒。

  只要抓住方天画,自己的未来可就一片光明。

  这逞英雄的愚蠢之人,将是自己前进道路上的垫脚石。

  突然,“方天画”一挽缰绳,战马一双前足高高抬起。

  华剑顿时神经紧绷,提防对方突然趁此机会发难。

  战马与人结合在一起的强大冲击力,以及传闻中方天画千步外可中马目的骑射之能,都让他不得不忌惮。

  谁知,那“方天画”见到这么多人,竟然策马转身,径直逃了!

  华剑简直目瞪口呆。

  \1酷&匠)网唯#b一正?版,其u他qI都◎是B盗=版+:

  跑了?!

  就这么跑了?

  “截住他!”

  他立刻就做出的反应,立马向着外围呼喝道。

  早已做出准备的他,怎么可能放跑眼前到手的猎物?

  相信三名气海境七重,足够拦截了。

  但接下来外面的毫无反应又让华剑有了不安的感觉。

  “钱威!李霆!陈默!”

  他直接喊出三名手下的名字。

  毫无反应。

  “什么情况?”

  华剑顾不得想太多,即使手下遇到不测,也要先逮住这方天画再说。

  真气鼓荡,华剑直接浮空略起,向着“方天画”滑翔而去。

  “给我停住!”

  三阶武技,疾风罡刃!

  剑锋划过,数道剑气直冲一人一马。

  噗!

  首先的风刃斩到人身上,却只是和盔甲碰撞,发出剧烈的响声。

  随后一道风刃划过马腿,血雾喷起,霎时人仰马翻。

  “乖乖地投降吧,也让你和岳家公子少吃点苦头。”

  “我跟你拼了!”

  “方天画”翻身跃起,高声呐喊,战刀劈砍而来。

  凌空中,华剑冷笑着一剑斩断攻击:“蚍蜉撼树!”

  单掌一击,真气涌出,直接将“方天画”击倒。

  “如此不堪一击?先前真是高估你了!”

  落地之后,看清面前之人的身材,华剑凛然一惊。

  “方天画怎么可能这么矮,糟糕,中计!”

  华剑猛然转身看去,先前那种不安化成现实。

  只见跟随自己追赶而来的几名手下,除了那名气海境八重的,都扑倒在地上。

  每个人的后背上,都插着一支金色尾羽的箭矢。

  数百米外,一名穿着黑衣,却根本不是自己人的少年,正冷眼盯着自己。

  “竟然瞒天过海,调虎离山之计!”

  这才是真的方天画。

  联想之前,华剑也确定外围的手下已经凶多吉少了。

  这时,方天画回身向着山洞的方向跑去。

  “傻子,中计了!”

  华剑心中却是一松。

  倘若方天画远处射杀四名手下,说不定真能让他得逞。

  但他冲杀过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华剑对着气海境八重的手下命令道:“抓住这小子!”

  那名黑衣人立刻将地上的王天罡捆缚起来。

  方天画冲到山洞之前时,四名黑衣人已经激发了法阵。

  顿时,如陷泥淖。

  方天画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足足被封印了八成。

  “三阶的重力拘束法阵,果然效果很强。”

  方圆十米内,有着接近四十倍重力的压制,气海境的修炼者,根本无法发挥出多少实力。

  在法阵的中央,方天画艰难站住。

  没多久,华剑就来到了法阵之前。

  “你就是方天画?”

  法阵外,华剑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问道。

  “是。”

  “好!是个痛快人!你知道,我要你来此,所为何事吗?”

  “不知。”

  方天画答道。

  对方的图谋,自己必须知晓。

  眼前之人,虽然绝不可能是一系列事件的主谋,充其量也就是个小喽罗的角色,但想方设法总归能套出一些话,得知一些情况。

  “嗯,好,那我告诉你,我需要的是你的炼体法门,能做到跨阶炼体的法门。”

  “嗯?”

  方天画第一时间也糊涂了,什么炼体法门?自己怎么不知道?

  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对方应该是得知了自己能够做到跨阶炼体的事情。

  在罡风塔与重力室内的修炼,方天画没有刻意宣扬,也没有隐瞒,被人得知细节,也实属正常。

  这下,范围可就广了,任何稍有势力的人都有渠道窥探到自己,也有能力捉下岳无忌等人威胁自己。

  “好吧,你要是交出来能怎样?不交又怎样?”

  “交出来的话,你的这三个兄弟可以活命,不交的话,你们都要死!”

  “死”这个字被咬得特别重。

  “呵呵!也就是说,无论我交与不交,都要死了?”

  “哼,是这样。”

  方天画笑道:“那既然交不交都是死,我还交什么?”

  华剑冷笑道:“你素有忠义之名,将门孑遗你安能不救?朋友兄弟焉能不救?”

  “这倒也是,为人尽忠乃是分内之事,为国尽忠乃是武将本分。”

  “少扯那些有的没的,快点交出炼体之法!”

  “阁下就不能等一等吗?我还有些事情要知道?”

  “死到临头,你还想知道什么事情?”

  “你做下的事情,都是谁指使你的?”

  华剑愣了下,又笑了起来:“原来是在套我话?放心,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还有你若是继续废话,我就砍了你朋友的手!”

  说着,已然拔剑而出,架在了旁边王天罡的胳膊上。

  “且慢,且慢!我交出来就是了。”

  方天画神色显得十分焦急:“不过,我交出来之后,你们不会说话不算话吗?”

  “你觉得我们还会食言吗?你觉得,你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那好吧,如果是这样,我也就只能交出来了。”方天画苦笑着说道,“不过,那种法门我并没有带在身上,而是放在学府之中。”

  华剑一下把剑抵在了王天罡的脖子上:“别耍花样!想引诱我去极武学府?”

  “不敢。我说的是实话,炼体法门确实就在学府之中,我告诉你在什么地方,你派人去拿就行了——以你上面人的势力,做到这是轻而易举的吧!”

  “那倒没错。”

  “请阁下来我身边,我秘密告诉阁下。”方天画说道,“我在此阵内动弹都困难,阁下无须顾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