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威跟随华剑做事已有一年时间了。

  身为军中颇有前途的下层军官,其实他本不必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但当华剑向他许诺了封妻荫子的许诺后,他还是没法经受这些诱惑。

  平民出身的钱威天赋一般,三十岁才勉强进入气海境七重的境界,算是跻身中层军官之流,再积攒上数年军功,说不定能封得偏将。

  但这太漫长了,钱威等了很多年,不想再等待下去。

  仕宦成名,衣锦还乡,娇妻在怀,昔日家乡瞧不起自己,对自己爱答不理的人变得对自己恭敬有加,而自己则会让他们高攀不起……这样的想法每个夜晚都会在他的脑海中盘桓。

  他就是靠着这些憧憬,想象,一直在军队中熬了一年又一年。

  一直熬到华剑将他征召而去。

  为了更快地狠狠在那些轻视自己的人脸上扇耳光,钱威为华剑鞍前马后,忠心尽职,完成其每个吩咐。

  即使双手沾满了无辜之人的鲜血,也毫不在意。

  如今,再跟着华剑做上一年之事,就可以封功成将,马上要熬出头来了。

  现在钱威在仔细的搜寻离着关押人质的山洞一公里的地方。

  “华大人说,此次要追捕的是一个曾经的将军,现在的修为是气海境四重,实力却比普通的气海境七重还要强。”

  “怪了,以华大人背后之人,对付那人多么容易,就和捏死蚂蚁一样,为何还要费这么大劲呢?”

  “真是搞不明白他们这些人,脑子里都是些什么权谋,呵呵,还是杀人更加简单粗暴!”

  钱威用剑将面前高高的草甸子劈得七零八落。

  突然间,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钱威觉得自己被人窥视了。

  在军中摸爬滚打近十年,他早已养成了极为敏锐的警觉。

  凛冽的杀意。

  他不禁浑身一个激灵。

  “有……”

  连半声都没喊出,一只金色尾羽的箭矢就贯穿了他的咽喉。

  之后,钱威重重地仰面栽倒在了草甸子里。

  他眼睛睁得老大,红色的血液顺着脖子留下。

  紧随之后,在一公里之外搜寻的另两个气海境七重的黑衣人,也遭遇了差不多的境遇。

  都连警示的声音都没发出,就被一箭射中咽喉,在无法出声的痛苦中毙命。

  方天画将弓箭收回到储物项链之中。

  震天弓劲道极大,灵箭箭簇锋利,只要做好隐蔽,乘其不意,可以轻易射杀气海境七重的修炼者。

  这三人离着那名气海境九重高手的地方较远,利用弓箭击杀,无声无息。

  但再靠近之后,射出弓箭之时散发出的真气波动,就有可能被那人察觉了。

  “只要他一个人很麻烦,其他人倒是还轻松一点。”

  方天画丝毫不敢大意。

  根据先前的观察,略微计算了一下。

  剩下的黑衣人还有十二个,除了气海境九重的那人外,气海境四重的三人,五重三人,在更近的地方巡逻。

  其余六人,有一人达到了气海境八重,一人气海境七重,四人气海境六重,都聚集在山洞旁边。

  “那几个小喽罗的话,对付他们就不需要动用真气与灵箭了。”

  “不过,也就弄下其中一个就行,全都搞掉,反而容易被发觉。”

  屏住全身气息,方天画蹲下去,在草甸中潜行。

  那贴身软甲上也插上杂草,和周围环境浑然一体。

  身子隐藏在高草中,如同蟒蛇一般地游走,缓缓接近那六名黑衣人。

  0i酷匠网wc首*‘发

  寻找一个气海境四重的做目标最为不错。

  很快,方天画就找到了一名气海境四重的黑衣人,距离自己还有百米远,正向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这个位置,正好被一大块突出的岩石挡住,位于山洞那边的视线死角。

  方天画浑身绷紧力道,如同一只等待猎物靠近的豹子。

  静待之时,不动如山。

  进攻之时,一招毙命。

  那黑衣人搜寻较为仔细,走得有些慢,往方天画隐藏的位置近了点,过了会儿又近了点。

  片刻之后,黑衣人和方天画的直线距离,仅有十米之遥。

  嗡!

  如同风略草丛一般的声音。

  黑衣人只是感觉到一阵风向着自己吹来,紧接着的那一瞬,一股巨大的力道扼住了他的喉咙。

  嘎嘣!

  不大,却很清脆的响声。

  黑衣人毙命后,方天画快速脱下了他的衣服,头巾,穿戴在自己身上。

  尸体,被快速的掩埋。

  乔装后的方天画从岩石后走出,开始装模作样地巡逻。

  抬头望去,山洞那边的几人原地静坐,对自己的行动毫然不知。

  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小兔子应该已经打出了洞来。以小兔子的牙齿,咬断一根缚灵索大约需要两刻钟,两根就是半个时辰。”

  “这些时间,足够我和王天罡实施瞒天过海的计划了。”

  “前提是,不出意外。”

  王天罡对于瞒天过海的计划很紧张,整个人都在忐忑。

  若是出了一丝差错,很可能就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方天画的想法是,让自己骑乘快速的战马向远处奔驰,吸引一部分人追击。

  这样,蒙混到山洞近处的方天画就能靠着大量的箭矢,以及强劲的震天弓,远程射杀黑衣人。

  这样一来,除了气海境八重与气海境九重的两个黑衣人,其他都会被快速解决。

  而碧月兔那时候也会咬断束缚住岳无忌与欧阳烈缚灵索,将二人解救。

  之后,就是要合战剩下的黑衣人高手了。

  但是,黑衣人真的会中计吗?

  方天画说是他那边差不多半时辰就好,现在是否已经蒙混了过去?

  自己真的能躲得过黑衣人最开始的追击吗?

  最后能对付得了黑衣人中的高手吗?

  这诸多的怀疑都在王天罡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但事已至此,别无选择了。

  “王天罡,你要相信自己,你可以做到!”

  王天罡攥了一下手中的战刀,掌心冒出的汗都顺着淌了下去。

  “为了救出两个兄弟,老王我也豁出去了!”

  想着洞中的二人还在受苦,王天罡的心中顿时豪情万丈。

  双脚一夹,战马跃起,发出长长嘶鸣。

  浑身穿盔带甲的王天罡自藏身之处策马而出,向着山洞处声嘶力竭地大呼道:

  “吾人在此,鼠辈安敢一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