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剑麾下的黑衣人们已经列阵等待了一日之久。

  饶是经过了严格的训练,在乏味枯燥的等待中,他们一个个也都有些懈怠。

  5酷!●匠t网永V◇久免n费看Q小说

  不时有人开起小差来,相互闲侃乱聊。

  “管好你的嘴巴!”

  严厉的声音响起,华剑的目光如同锋利寒冷的刀子,从他们的身上扫过。

  “此次行动,谁若是出了差池,不仅他自己要死,他全家都不会好过!”

  威胁之下,黑衣人们一个个胆战心惊。

  这话语绝不只是简单的威胁,能说的出来,肯定就做的出来。

  这个华剑偏将心狠手辣,下手之时连初生幼儿都不放过。

  慑于其威,黑衣人们提起精神,不敢放过周围的任何风吹草动。

  一部分人开始巡逻,游走,扫视方圆百米的每处角落。

  整个山洞周围,都被检查地一丝不苟。

  “报告华偏将,暂无情况!”

  每隔一刻钟,都会有人向着华剑如此禀报。

  如此下来很多次,华剑的心中也有些急躁。

  “按照道理,方天画应该是来到了,但现在没有丝毫端倪是什么情况?”

  “嗯,他肯定不会与我们硬碰,难道是埋伏到了不远处,打算趁我们不备潜藏到山洞中去?”

  想到这,华剑立刻下令道:

  “你们六个,去百米外寻找,方圆一公里之内什么都不要放过!”

  “还有你们三个,去更远的地方看看,有没有经过的痕迹!”

  黑衣人们快速展开了行动。

  山腰之上,一处隐秘的灌木之中,方天画与王天罡将下面华剑等人的行动看得清清楚楚。

  为了保险起见,不被发现,二人特意从山的另一头翻过,自山顶来此。

  王天罡欣喜说道:“他们的力量,终于被分散了!”

  “嗯,兵力是比方才薄弱了许多。”

  “方将军,他们这些人的修为你能看得出来吗?”

  神识探出,仔细感受了一下黑人们散发出的气息,方天画才缓缓说道:“距离太远不能勘探清楚,但最低的也有气海境四重,大部分都是六七重左右,那个头目的修为,应该有气海境九重。”

  “啊?!”

  王天罡十分震惊:“气海境九重的高手!这下方将军,你能对付他吧!”

  “不能。”

  方天画干脆说道。

  “这您不是通过了幻影阵的第九重吗?一个气海境九重的都对付不了?”

  王天罡面露疑惑。

  “那是在幻影阵中,体力,真气等都是无限的,我能毫不顾忌地使用禁忌秘法与高深武技对付那些脆弱的幻影。真是遇上气海境九重的,可比那些幻影难缠多了。”

  “而且看这人的年纪不大,动作干练,明显是行伍出身的战将,可以算是天才了,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手段。”

  “那边有一股极为隐晦的波动,若是我估计没错的话,应该是攻击性或者束缚性的法阵,品质不会低于三阶。”

  熟练的经验之下,方天画做出如此判断。

  “难道我们就救不出来他们两人了吗?”

  王天罡咬牙切齿,攥拳捶地。

  “呵呵!虽然可能麻烦一点,耗时久一点,凭着你我他,还是能做到的。”

  “他?”

  “就是他咯!”

  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方天画的衣领中钻了出来。

  山洞里,岳无忌与欧阳烈还在哼哼唧唧地捱着时间。

  费劲力气,他们也不能从缚灵索中挣脱。

  岳无忌倚靠在洞壁上,不住流泪。

  “哭个什么?倒是像个怂娘们了。”

  近两日滴水未进,欧阳烈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沙哑。

  岳无忌哽咽着道:“恨我家仇未报,便要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了。”

  “呸!真要是想报仇,那你就振作起来,好好活着!如果他们只是想让我们死,早就弄死我们了,现在将我们囚禁此处,肯定是因为要利用我们。”

  “利用我们,他们在图谋什么?”

  “他们图谋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些丧尽天良的家伙,不得好死!”

  岳无忌慢慢坐了下来,靠在洞壁半躺着:“我们能怎样?根本无法从缚灵索里脱身,这洞口也被他们把守住了,就算长着翅膀,也没法飞出去啊!”

  “插翅难飞说的就是我们这种情况吧!”欧阳烈也干脆仰面躺下,“我们就在这里躺着,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又不能真把我们饿死渴死!”

  说到这的时候,就有一名黑衣人进来了。

  “把这些东西吃了喝了!”

  一包东西扔在地上,散开之后,是一堆面饼和几小罐清水。

  “好好安分地呆着,还能多活两天!别费无用的力气!”

  黑衣人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看着沾了泥土的面饼,岳无忌看着欧阳烈,嘴唇一动:“我们怎么办?”

  “能怎么办?吃!喝!”

  欧阳烈蠕动到清水罐子旁边,用牙咬开,然后大口大口地灌了起来。

  咽了下口水,岳无忌也弯下身子,叼起一块面饼。

  干涩,混杂着泥土的腥气。

  这一入口的感觉直接让岳无忌干呕出来。

  “咳咳!都是些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保命的东西!”

  从脸到脖子到胸脯上的衣服都湿了的欧阳烈一脸畅快地说道。

  “好。”

  岳无忌咬下一块面饼,狠狠咀嚼。

  一入口的确很腥,很干,但和唾沫相融后,竟有一丝的甜味。

  吃下一块面饼,岳无忌又凑到清水灌前大口痛饮。

  那掺着沙子与泥土的水饮起来却格外甘甜,清冽。

  “果真是饿极之后,吃什么都是香的。”

  岳无忌又费力撕咬起了硬邦邦的面饼。

  这“美味”一餐不到半刻钟就被二人分享地一干二净。

  两人躺下,让食物在身体中消化,转化成维持生命的能量。

  突然间,欧阳烈猛地坐了起来,竖起耳朵,一脸警觉。

  “怎么了?”

  岳无忌也坐起问道。

  “你有没有觉得,有东西在打洞?”

  欧阳烈压低声音道,一边环视四周,打量着山洞中的每处。

  “打洞?”

  岳无忌闭起眼睛,放出神识,细细感受。

  果然,他感觉到,在洞壁的某处,一小块土壤微微松动。

  两人睁眼对视,发现彼此的眼神中,都闪烁出希望的光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