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王天罡后,方天画被他拉去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王天罡带着哭腔地讲述了一番经过,并说道,那边的黑衣人点名道姓要方天画前往,不得告之他人。

  否则,岳无忌性命难保。

  在知道岳无忌正是名将岳飞虎之子,并且受人劫持的那一刻,方天画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接下来,方天画也知晓了岳飞虎全家一夜之间被神秘势力灭门,唯有岳无忌遁逃幸免的事情。

  “飞虎将军!”

  方天画双眼泛红,几乎要呐喊出声。

  岳飞虎,乃是风王国西北军的第一名将,西北上百城池百万大军,全都依仗在他与韩世忠将军的统率。

  而西北战事西北军面对月王国兵败如山倒的很大原因就是,岳飞虎在之前与金王国的一战中身负重伤,只得返回王城。

  少了一大助力,韩世忠独木难支,西北军节节败退。

  方天画本还期望岳飞虎养好伤势,重返前线,带领着西北健儿血战沙场。

  却怎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一代骁勇名将,未能殒身战场,却死于暗害。

  “究竟是何人所为?!”

  #看V正版章◎G节.上+酷匠1Y网

  方天画心中如有千重海浪,层层冲击。

  王都之中,刺杀当朝名将,屠戮满门,这绝非一般势力可以做到。

  或许,和施计诱敌,致使金门城失陷的,是同一波人?

  隐隐中,方天画察觉出一丝险恶的迹象。

  这个势力的行动,绝对会颠覆整个风王国。

  到时候,必会生灵涂炭,江山社稷危如累卵。

  “天罡,带我前去吧!”

  方天画按住了王天罡的肩膀。

  到了如此地步,自己说什么也要一探究竟。

  出于和岳无忌欧阳烈的交情,出于对岳飞虎的景仰,更出于对于家国大业的担忧。

  必须要搞清楚那股神秘的势力,他们是谁,要干什么。

  “方将军!”王天罡红着眼说道,“他们人多势众,而且一个个实力高强,让将军前去绝对是早有预谋,我怕……”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方天画哂然一笑,道:“当然,我肯定不会傻到就这样前去送死,该做的准备肯定要做的。”

  “方将军已有对策?”王天罡顿时破涕为笑,“我愚钝了,以将军的才智,怎么会猜不到那些人的险恶用心。”

  “不过,估计还要多委屈岳兄弟和欧阳兄弟一会儿了。”

  “我相信,他们两个人一定会坚持住的!”

  王天罡信心满满。

  ……

  功绩点对于现在的方天画而言,全无问题。

  自从上次的罡风塔无功绩点尴尬之后,方天画直接找到了学府高层。

  长老们很大方地直接给方天画拨了十万功绩点。

  虽然,在金门城一战之前,方天画就拥有在各种大比夺冠以及完成斩杀任务得来的十三万功绩点,后被清空。

  有了十万功绩点,就算那些四阶以上的名贵丹药,灵兵买不到,但寻常的两三阶的物品,还是能买到很多的。

  首先花费了两万功绩点兑换了一个三阶的储物项链,拥有大约一立方米的空间,用以放置各种物品。

  很多东西无法随身携带,就算贵了点,方天画还是咬着牙买了下来。

  之后采购的东西,就五花八门了。

  弓与箭是必不可少的,考虑到对方的实力绝不一般,普通的弓箭很难有杀伤效果,方天画购置了一把三阶上等的强弓,名为“震天弓”。

  以及上百支灵兵级别的箭矢,其中有一部分,拥有类似于爆炸,冷冻的效果。

  无巧不成书,这些箭矢的箭羽,很多都是用的方天画上次狩猎得到的金阳鹰尾羽。

  战甲也是必备。

  方天画比学府内的任何学员都懂得一套合适战甲的重要性。

  最终购置了两套战甲,一套是普通制式的铠甲,军队中偏将常用的鱼鳞甲。

  一套则是穿着后行动自如的紧身软甲。

  买了这些东西后,十万功绩点也就花了个七七八八了。

  最重要的兵器肯定不能落下,方天画将剩下的所有功绩点都拿了出来,终于兑换到了一柄勉强趁手的长枪。

  方天画惯用的兵器是战戟,势大力沉的同时兼具灵活性,戟尖戟刃都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就算拿来砸人都效果甚佳。

  相对而言,长枪灵活有余而威力不足。

  但战戟现在已经成了冷门兵器,产量很低,在学府内,根本就没有一把合适的战戟让方天画使用。

  当初的天荒战戟,乃是突破极武塔,成为精英学员之时得到的,十分罕有。

  于是,方天画只能兑换一柄三阶上等的长枪。

  这柄长枪为硬枪,全身均为灵铁打造,坚硬非常,更相似于战戟。

  “试一试!”

  方天画直接在铸造铺前挥舞起来。

  寒芒乍现,迅如闪电。

  银棍狂舞,虎虎生风。

  “一柄好枪!”

  一番活动后,方天画抚摸着长枪的枪杆,由衷赞叹。

  铸造师在冶炼这柄长枪之时,加入了一些极重的玄铁,大大增加了长枪的重量,使得这柄枪比想象中要好用很多。

  如此一来,装备就齐全了。

  “小兔子……”

  在修炼屋室内收拾了一下,方天画将要离开之时,碧月兔跑了过来,一直用头蹭着他的脚踝,似乎在恳请方天画带着它。

  “这是?”

  王天罡满腹疑惑地瞅着碧月兔,碧月兔也好奇地瞅着王天罡。

  “我的灵宠,你应该见过的。”

  “啊?!”

  王天罡张大嘴巴,方天画的灵宠,居然是妖兽之中最低级的碧月兔?

  “这次就带着你吧!”

  方天画怜惜地摸了摸碧月兔的脑袋,决定带着碧月兔。

  碧月兔是低阶妖兽中,很聪慧的一种,而且身体娇小,一对兔牙十分坚硬,到时候能够派上某种用场也说不定。

  此行危机难知,多一份准备,就多一份保障。

  带齐装备,又往储物项链中放入了大量的丹药,完成了一系列准备,方天画与王天罡悄然离开了学府。

  极武学府的山脚下,两人跨上战马,策马长驱。

  “岳将军,末将一定要将这个势力调查清楚,不会让你蒙冤而死的!”

  “无忌,欧阳烈,你们等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