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后。

  方天画在重力室中,结束修炼。

  学院高层的关照下,他无须功绩点,便可进入重力室等修炼之地修炼。

  三日中,他先后于十倍重力室,二十倍重力室,三十倍重力室中修炼,锻炼自己的骨骼,筋肉。

  在强大的外力压迫下,血脉中的战神精血进一步与全身相融。

  直到重力室对其再无明显效果。

  内视之下,方天画发现,自己的骨骼中掺杂了很多的金色颗粒,就像镶嵌在白玉上的金沙。

  “看来战神精血与身体的融合,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拳头一握,双臂的肌肉、骨骼摩擦便作响,发出一阵爆鸣。

  身体一绷,浑身便如钢枪一般挺直,每一寸的筋肉都充满着爆炸性的能量。

  “那边是测试力道的法阵。”

  一处流动着各色光芒的法阵前,方天画挥拳而出。

  轰!

  法阵上的灵力护罩被击出一个巨大的凹陷。

  紧接着,法阵上的光芒逐渐亮起。

  嘭,嘭,嘭!

  一道道光柱出现。

  “一共九条光柱,最后一条光柱颜色耀眼……约为寻常气海境九重巅峰的力道。”

  方天画看着自己的拳头,十分欣喜。

  力量上,自己不逊于众多气海境九重的修炼者。

  “接下来,挑战一下五十倍的重力室。”

  踏入五十倍重力室之内,方天画的身体,顿时如坠千钧。

  双脚缓慢地行走,迈出的每一步,都像有巨兽在后面拉扯,十分艰难。

  方天画的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五十倍重力室,一般是为加速处于转灵期的修炼者凝聚灵体,突破真灵境准备的。

  “啊哈!”

  方天画怒喝一声,击出一拳。

  咔咔!

  骨骼间冒出巨大的声响。

  一阵剧烈的痛苦,出现在神经之中。

  “骨头差点要断了。”

  方天画咬紧牙关,扎下马步。

  冲拳!

  换弓步,冲拳!

  弹踢!

  再换马步,横打!

  勾拳,格挡!

  一套十几个呼吸便能完成的军队拳法,方天画足足用了一刻钟才打完。

  坚持了半个时辰之后,方天画踉跄着走了出来。

  “能够承受到这样的程度,也不错了。”

  方天画啐了一口吐沫,发现里面有跳动的血丝。

  “五十倍的重力,对我的身体负荷还是太大,真气质量上与数量上的不足,限制了我身体力量的进步。”

  此时,他的力量,筋肉已经十分强大,堪比他之前在气海境九重之时。

  而他的真气质量只相当于气海境六重的程度。

  不过,他的修为境界还是气海境四重。

  也就是说,后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随着修为的进步,肉身的力量也会一步步被开发出来。

  “据说,在青龙帝国之中,有一种专门炼体的修炼者,体质超过同阶,不知与我相比,同阶之下孰强孰弱。”

  “气海境九重的体质,足够支撑到我参加学府的‘龙脉秘境选拔’之时了。”

  在并没有专门炼体术的王国中,气海境中,真正能完全压制过自己现在的体质,可以说没有多少。

  要更强的话,恐怕得是真灵境凝聚出的“灵体”才行。

  “如此一来,再度靠着吞服丹药提升修为便是当务之急了。”

  方天画离开重力室,打算回到潜修屋室,进行修炼。

  那里真气充足,再配合服用杨啸天给自己的那些三阶高效丹药,提升修为将会很快。

  之所以如此急切地提升修为,完全是为了能够进入龙脉秘境之中,帮助王国。

  龙脉秘境之战将是决定风王国生死存亡的战斗。

  争夺到越多的龙脉,会带给王国更强的气运,整个王国的修炼者,都会因为龙脉而受到裨益。

  帝国之所以凌驾于王国之上,就是因为帝国拥有着二十八个龙脉秘境中全部的龙脉。

  而众多王国,只能占据其中的残羹冷炙。

  为了减轻无谓的人民伤亡,在王国的攻伐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帝国便会开放某个地区的龙脉秘境,让战争中的王国,通过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一代将领与军士的战斗。

  抢夺龙脉,定出胜负。

  胜者因为龙脉的增多,修炼者的实力会变强,王国的品级会上升。

  负者会整体倒退,王国的品级下降,甚至除名,沦为其他王国的属地。

  n'酷匠!z网3正“版*F首¤发¤

  “风王国的年轻一代将领,有许多已经战死沙场了,进入龙脉秘境,基本上就是必输的局面。”

  “我一定要获取进入龙脉秘境的资格,挽救风王国。”

  “若是做不到,如何对得起王国上下之军民,如何对得起血染沙场之将士?”

  “若是做不到,如何对得起信赖,栽培我的恩师?如何对得起尊敬我的战友,同门?”

  “若是连这都无法做到,又如何十年之内证道为帝,完成我对大能的承诺?”

  心思百转间,方天画已经走到学府的人员密集区之间。

  此时正是下午,一日闲暇之时,许多学员正忙于领取任务、交付任务、兑换物品等日常之事。

  学员们见到方天画,大部分都投以佩服,赞叹的眼光。

  经过了那次内门考核之事,人们对于他的态度陡然变化,甚至超过了当初他还是真灵境的精英学员之时。

  “方师兄这是刚刚结束修炼吗?”

  “方将军步伐沉稳,身形矫健,实力肯定更上一层楼了。”

  “那可不是?我昨日还在二十倍的重力室中见到了方师兄,我呆了一个时辰就呆不住,他在里面呆了整整一天!”

  这些话语传到方天画的耳中,让他十分舒服。

  一方面,谁都喜欢别人对自己的赞赏。

  另一方面,方天画也由衷为这些懂得了战场之事的学员们而高兴。

  当初他这一批奔赴战场的学员,很多人就因意气用事,不服指挥,临战怯场等导致战斗失利,自身也身受重伤甚至死去。

  没有见识过、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的人,在战场上必定先输一筹。

  这些学员能够因自己提前意识到真正的战场是多么残酷,未来生存的几率将会大大提升。

  正当此时,方天画忽然发觉有一只手正快速伸向自己。

  “谁?”

  方天画回手一抓,正将那只手的手腕攥住。

  手的主人“哎呦!”一声痛呼。

  “王天罡?!”

  方天画微微吃惊,认出了那个发出痛呼的,正是自己救过的矮小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