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天画强势通过了内门考核的事情,就像一颗石头砸开了平静的水面,整个极武学府都震动不已。

  一个月的时间,从浑身尽废,到如此地步,绝对是奇迹。

  学府中流传的说法各种各样。

  有人说方天画在雷击之下获得了特殊的体质;有人说方天画的修为全废只是假象,真正的实力只是雪藏起来,潜伏在体内;有人说方天画遇到了世外高人,被传授不世功法……

  总之,人们都知道的是,方天画破而后立,成为了远超之前的超级天才。

  而且,当日展现出的两段影像,更让方天画的名声一时拔高到无二的程度!

  当日杨啸天的言语,振聋发聩。

  那大漠孤烟,残阳如血的景象,深刻于众人脑海。

  i酷匠g/网正‘版^5首发

  战火纷飞,男儿当热血,而成为方天画一般的武将,就是学员们的理想,他是们的追求!

  内门考核之后,方天画受到了学府高层的密切保护。

  一间隐秘的屋室之内。

  方天画感受着强大的聚灵阵所带来的浓重天地真气,脸上浮现出十分兴奋的色彩。

  面前,杨啸天微笑着说道:

  “天画,接下来的日子,你就一直在这里修炼吧!需要任何资源,我都会尽量满足你。”

  “真的?!”方天画十分惊喜,但随后便沉吟了一下,说道,“徒儿若没猜错,这个地方的浓郁真气,是用耗费资源极大的‘斗转聚灵阵’聚拢而来的,用在徒儿一个人身上岂不是……”

  杨啸天摆了摆手,打断道:“不必多说。为师不管你身上究竟有何秘密,只是如今的极武学府之中,只有你的修炼速度最快,其他人根本不能与你相比。斗转聚灵阵用在你身上的效果,比他人实在强太多。”

  方天画怔然道:“无论是什么缘故,也不应该急于这一时吧……难道,王国那里……”

  一丝不好的预感从心头升起。

  一缕苦笑自杨啸天嘴角泛起:“十三国进入混战以来,底层的士兵军民伤亡过大,青龙帝国也干预进来,却没有阻止征战,而是向我们开放十三国的龙脉秘境战场,进行龙脉争夺!”

  “此时,王国所有真灵境的少壮派武将都已经厉兵秣马,枕戈待旦了。”

  说到这,杨啸天拍了拍方天画的肩膀:“为师并不强求你,为师只希望希望,你能帮助王国走出困境,拯救饱受战火涂炭的生灵。”

  “天……末将天画,定然不负恩师所托!”

  方天画郑重接过了杨啸天递出的金色印信。

  其上流光溢彩,依旧闪耀如初。

  ……

  而在学府的另一个隐秘场所,李林英一脸畏惧地望着身前的神秘男子。

  方天画在内门考核上的表现,他已经一五一十地汇报。

  而神秘男子的表情如冰霜一般,僵硬,冷酷。

  过了好一阵子,他的嘴唇才微微一动:“这下可麻烦了,方天画若不早日除去,又是一个心腹大患!”

  “大人莫要焦急!”李林英讨好谄媚道,“方天画就算再逆天,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小气海境修炼者,在下亲自出手,定能将他除去!”

  “无知!”

  神秘人厉声一喝。

  李林英立即噤若寒蝉,不敢作声。

  “你亲手去除?先别说能不能除去方天画,你当其他人都是傻子,都是瞎子,猜不到是你做的,怀疑不到宰辅大人身上吗?”

  “就算没人猜忌,你真以为杨啸天他们是那么笨蛋,就把方天画放在那里任你来杀吗?”

  李林英低声道:“大人教训的是,小的愚钝。”

  “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好!”神秘男子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而说道,“方天画不可不除!但时机一定要找好!要干净利落,让人捉不到把柄!”

  “大人的意思是……”

  “总是大人大人的!你自己就不长脑子吗?方天画现在做什么,你不清楚吗?龙脉秘境战场开启在即,杨啸天需要方天画去做什么,你不清楚吗?这里面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意外’,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你不清楚吗?”

  “在下明白了!”

  李林英面带惭愧。

  “明白了就着手安排去做!方天画要除!不然,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

  ……

  收到学府长老送来的大量丹药后,方天画并没有着急去修炼,继续提升修为。

  从中挑选出一些具有炼体效果的丹药后,方天画来到了学府内的“罡风塔”前。

  罡风塔是修炼炼体术的场所,有四个阶级,十二个等级的罡风室,为不同层次的学员提供。

  “方师兄。”

  执事弟子见是方天画来到,十分恭敬。

  “兄弟,我要进入二阶上等的罡风室。”

  方天画递过去了自己的身份令牌。

  “方师兄,二阶上等罡风室每个时辰消耗一百功绩点,您要在内修炼多长时间?”

  “十二个时辰吧!”

  方天画不假思索道。

  但旋即,执事弟子面露尴尬之色,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怎么?”

  方天画面露疑惑。

  “那个方师兄……您的贡献点似乎只有二十一点了。”

  “这样啊……”

  方天画这才想起,之前为了兑换丹药,自己几乎耗尽了猎杀金阳鹰得到的功绩点。

  不想麻烦眼前的这个执事弟子,方天画拿回身份令牌,打算去找学府的执事长老,申请进入罡风塔内。

  正当要转身而出的时候,一个声音却将他喊住了:

  “方师兄,等一下!”

  方天画定睛一看,却是一名并不认识的少年,面目年轻,身材却异常魁梧,肌肉发达,将身上的紧身战衣鼓出明显的凸痕。

  “方师兄是要使用罡风塔?”魁梧少年微笑道,“若是需要功绩点,我可以为方师兄提供。”

  “多谢一番好意,方某心领了,不过功绩点宝贵,师弟还是自留使用吧!”

  方天画并不想平白欠陌生人的人情。

  “方师兄切莫推辞。”少年劝道,“我父亲早就就向我提过方师兄的大名,说起过方将军入军大比之时的赫赫神威,赞扬非常。今年我进入学府之时,便发誓以方师兄为奋斗目标,如今能帮助方师兄,就是师弟的荣幸了!”

  “师弟如此诚意,方某若还是推辞,就却之不恭了!”方天画拱手谢道,“敢问令尊是……”

  “家父西北虎狼军韩世忠!”

  听到这个名字,方天画肃然起敬。

  “原来你是‘沙漠之狼’的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