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清冷,却并不漠然。

  银枪一挑,地上的令牌翻落到方天画的掌中。

  X:酷√匠网uE正#版:v首(发c

  “还有,骑在马上的武将,从来不会折腰。”

  周围一片死寂。

  旋即,爆发出一阵喧哗。

  “切!又在装b!我看他根本就过不了傀儡阵!”

  “就是就是,凭他一个气海境四重的,对付一个傀儡都吃力吧!”

  “真是有够尿性的!”

  一片谩骂声中,一座傀儡阵开启。

  当白马踏入阵中,傀儡阵关闭并开始计时的那一刻,方天画立即嗅到了一丝不对。

  那些原本安静缓慢移动的傀儡,正一个个凶悍异常地向他奔来!

  傀儡阵,失控了!

  方天画下意识就激发了手中令牌,但周围傀儡蠢蠢欲动的动作丝毫没有停滞。

  令牌,失效了!

  这可是多少年都不会出现的情况!

  难道是刚才被那名执事弟子摔坏了?可法阵失控以及令牌失效同时出现,怎么可能这么巧?

  不管那么多,斩杀眼前傀儡要紧!

  “哼!就算会发起致命攻击,也是没有思想的傀儡罢了!他们主动进攻,反而给我更大的机会!”

  手中长枪一抖,方天画如一道白色闪电,纵马冲向傀儡群。

  “既然来了,那就战!”

  枪斩如疾风,枪动如游龙!

  金色的真气灌注到银枪尖上,方天画在傀儡阵中左突右图。

  金铁交击,爆出电光石火。

  那些没有意识的傀儡即使知道了攻击,也不会躲避。

  枪尖向着每一个傀儡身躯的连接薄弱处攻击而去。

  方天画每抽出,甩出,斩出,戳出一枪,都会有一只傀儡解体倒下。

  枪无虚发。

  每一枪都落到实处,每一枪都斩杀一个敌人。

  “好久没有这样热血的斩杀了!”

  方天画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在沸腾。

  当年,他就以初入气海境六重的境界,完成了六分半通过傀儡阵的逆天战绩!

  如今,经历了战场的生死磨练,金血带来的逆天涅槃,他要更强!

  “杀!”

  银光如电!

  一枪扫平面前数只傀儡,方天画猝然取下背上长弓,六支铁箭绷紧弦上。

  射!

  六只傀儡在凌厉的破空声中解散为一堆残躯。

  傀儡正被一人一骑,一枪一弓快速地收割着。

  方天画的话题还在持续。

  一名气海境七重中期的学员,向着面前之人口水四溅地说道:

  “他奶奶的,老子就看不惯方天画那种货色,瞧他刚才那副架势,还教训起别人来了!呸!他以为他是谁?不过就是一个靠着吞服丹药强行突破到气海境四重的废物罢了!”

  他面前的学员也是报之一笑:

  “也真是的,不过那种人哪里值得你生气?你瞧他肯定过不了傀儡关,一刻钟结束他就灰头土脸出来了,看他怎么装b。”

  “到时候一定要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往他的马身上吐痰好了。对了,你那会儿过傀儡阵用了多长时间?”

  “十三分钟,不值一提。”

  “嗯,是啊,我也用了十二分钟多!听说最快的,是一个用了七分钟就突破傀儡阵的,是李鸿烈将军的公子李天印!”

  “李天印本身就是气海境七重中期修为,境界就高,我觉得更厉害的是韩剑英,他才气海境六重中期,就以十一分钟突破了傀儡阵!”

  “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哼,要不是他们本身出身高贵,有着高等武技修习,也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不过就是有个好爹罢了!”

  “对!对!要是我们也有他们一样的条件,肯定比他们强多……”

  那名学员突然张大嘴巴,震惊地指着前方,说不出话来。

  “嗯,你怎么了?”

  眼前之人那种惊异万分,瞠目结舌的神情,让这名气海境七重的学员一阵疑惑。

  他回头看去,只见一人一马从傀儡阵中走出。

  “嗨!原来是方天画那废物,这才几分钟就出来了,是撑不下去了,自动退出的吧……”

  但紧接着,他的目光扫到那个傀儡阵上显示出的一个数字,顿时陷入了晕眩。

  五分钟!

  这是多长时间?

  “方天画用五分钟闯过了傀儡阵!”

  各学员都迅速得知了消息,一个个不可置信地看向那个傀儡阵。

  整个考核场地,都沸腾了!

  “作弊,这家伙绝对是作弊!”

  “要求调出影像!”

  “现在直接把他赶出学府吧!作弊,实在是太无耻了!”

  无数人怒吼着,声讨方天画。

  一个强行突破到气海境四重的学员,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闯出傀儡阵?

  “静下来!”

  闷雷般的声音响起在考核场地。

  一名气势威严,目光如鹰的花白发壮硕老者降临场地。

  每个学员的心中,都一阵震颤。

  副院长,李林英!

  “方天画,你可知作弊是要直接赶出学院的?”

  “知道。”

  马上,方天画镇定自若。

  “无礼!与本将说话竟不下马!”

  李林英的声音中,满含怒意。

  方天画胯下白驹发出了一阵痛楚的长嘶!

  鲜血从其口鼻流出,这匹白马顿时倒毙在地。

  李林英冷笑道:“方天画,你于内门考核中作弊,本将命令你立马滚出极武学府!”

  方天画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语,而是俯下身去,缓缓合上了白马的眼睛。

  接着,他直起身来,冷冷说道:

  “李副院长,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要乱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