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两根……”

  “四百二十九,四百三十……”

  执事弟子的额头和脖子上,全是沁出的汗珠。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方天画居然能拿出这么多的尾羽!

  这四百三十根尾羽,就像四百三十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刚才的轻蔑,不屑,在四百三十根尾羽的照射下,愈发显得粗鄙,浅薄。

  同样感受的还有刚才围观打赌的所有人。

  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何无论他们怎样用难听的话语去羞辱,讽刺,方天画都面不改色,不为所动。

  此刻方天画用这四百三十根尾羽给出了最强力的还击!

  每个人脸上都火辣辣的。

  欧阳烈,王天罡,岳无忌也都惊呆了。

  四百三十根!这是多么恐怖的数字!

  三人合力也只是取到了三十根尾羽而已……只是人家的一个零头。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那些尾羽上。

  细密,整齐,发出灿灿金光。

  绝不存在弄虚作假。

  方天画敲了下柜台,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平地惊雷:

  “赶快啊!没看见后面还有一堆人排队吗?还有,给我这位三位小兄弟,每人一百功绩点!”

  执事弟子连忙将四千点功绩点记入方天画的身份令牌之中,欧阳烈三人每人各一百功绩点。

  方天画取回令牌,回头一转,嘴角一咧:

  “刚才哪位说是要吃屎来着?四百一十坨,这滋味该很酸爽吧!”

  “哈哈哈哈哈!”

  一阵哄笑,一名学员绿着脸挤出人群,远远跑开。

  方天画摇了摇头:“哎,这娃咋这么想不开呢?屎这种东西,很好吃吗?”

  ……

  草庐的一面墙还是破碎的,方天画也没有管,直接坐到了床榻上。

  十几瓶丹药,摆放在他的面前。

  四千功绩点,全部兑换为丹药!

  “还有七天……至少要突破到气海境四重才行!”

  方天画估计,倘若自己突破到气海境四重,结合依然使用的三四品强大武技,发挥出的实力应该堪比气海境六重的修炼者。

  神念空间中的那部《战神典》,差不多也需要气海境四重才能打开。

  对于服用丹药提升修为容易导致根基不稳乃至修为倒退的问题,方天画并不在乎。

  自己本身的境界就是真灵境一变,对于真气,力量的掌控,远远超过了气海境的修炼者。

  服用丹药,充其量也就是使得身体内的真气比较轻浮,以后找一段时间多加锤炼就够了。

  “内门弟子的考核,一定要通过!”

  方天画将怀中的碧月兔放出来,喂了一颗适合小型妖兽食用的充饥丹,接下来,便开始了持续炼化丹药提升修为的过程。

  一颗颗丹药进入他的口中,溶解,变成精华注入他的经脉,周身流转,汇入丹田。

  气海一点点膨胀,方天画的修为逐渐提升。

  ……

  极武学府内,一处隐秘之地。

  一名全身都被黑袍笼罩起来,看不出面容的神秘男子,负手而立。

  在他的面前,是极武学府的一名副院长,李林英。

  这名平日里趾高气扬,气势非凡,修为高达真灵境五变的强者,面对神秘男子,神色间竟显得唯唯诺诺。

  “宰辅大人的意思是,既然岳府满门都被灭了,仅余下了极武学府这一个活口,你可要盯好!千万不要让他捅出什么篓子来!”

  神秘男子向着李林英告诫道。

  “是!末将自当领命!”

  李林英的语气中,充满了谄媚。

  “嗯,那小子年龄还小,天资也不算高,你吩咐人平日多注意一点就是了。更要注意的,就是方天画!”

  “方天画?他现在已经是个没用的废物了,修为只有气海境一重,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无知!”

  神秘男子重重哼了一声。

  李林英连忙拱手致歉:“还望大人解惑。”

  “方天画这个少年,可不简单,经历雷劫天罚而不死,这可真是骇人听闻。月王国的闻人波涛可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真灵境三变修为,都死在了天罚下,这个小子却幸存下来……匪夷所思,其中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大人,您的意思是……”

  “方天画这个威胁,必须早铲除早好!只要他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宰辅大人就过不安生……他不是要参加内门考核吗?你们内门考核使用的傀儡阵,幻境阵,这些东西都能暗中做些手脚,就不用我多说吧!”

  “是!末将明白!”

  “你有什么要求吗?灵晶,丹药,灵兵?需要什么?”

  “能为大人和宰辅大人尽犬马之劳,可是末将的荣幸,末将岂敢多有要求?”

  “哈哈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放心!只要做好宰辅大人交待的事情,等到杨啸天死了,院长的位置,自然就是你的!”

  神秘男子大笑过后,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浓重的黑暗之中。

  李林英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随即露出阴鸷的笑容。

  j1看D正版●章节c上‘J酷匠网

  “杨啸天,方天画你们这些不识时务的蠢人,都会成为本将的垫脚石!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