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中提起战刀的那一刻,方天画整个人的气质与方才截然不同。

  冲天豪情,通天战意,在他的胸中燃烧。

  方天画双手握紧长长的战刀,仿佛重新回到了战场之上。

  只要手中拥有兵器,他就无所畏惧,敢于向着任何敌人,宣战!

  哪怕实力差距如天地鸿沟,都不会后退半步。

  死战到底。

  这就是是武将,为战斗而生的武将!

  刀锋上覆盖着一层金色真气,直挺挺劈向碧眼猎豹的身躯。

  斩!

  平平淡淡,朴实无华的一斩。

  就像无数次用战戟斩向敌人的身躯头颅!

  一刀,沉重!势破千军!

  刀锋落在碧眼猎豹的脖颈上,那缎子般皮毛上顿时染上了一片红晕。

  碧眼猎豹毕竟是二品上等妖兽,站在整个区域的最顶端。

  酷G匠网E@永"|久#…免费I看{小5g说p

  这一击虽然沉重,但并未致命,伤的只是皮肉。

  碧眼猎豹被眼前的人彻底激怒了,来自于妖兽天性的愤怒。

  这个弱小的人类传递出的气息就和最弱小的妖兽碧月兔一般,却给它造成了如此沉重的伤势。

  被一只兔子击伤?这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吼!

  狂啸!

  巨口之中,真气迸射!

  雨点般密集的青色气箭,直冲方天画而来。

  方天画手执战刀,在面前疯狂旋转!

  哐哐哐!

  一道道气箭爆射到战刀之上,火星四溅。

  有一部分穿过战刀形成的盾牌,射中了方天画的身子。

  胳膊上,胸膛上,大腿上……血迹斑斑。

  钻心的疼痛刺激着方天画的每一寸神经。

  血液之中,一股股金色的精华,逐渐溶解。

  那是千分之一的金血中尚未溶于血脉的部分,在伤痛的刺激下,和方天画的血脉进一步融合。

  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

  身体越痛,战意越浓!

  猛烈的气箭全部射出之后,方天画陡然冲出。

  全身所有的真气,全部注入了手中战刀。

  孤注一掷。

  血色风暴!

  道道血色风刃切割着碧眼猎豹的每一寸身躯!

  “嗷呜!”

  碧眼猎豹笼罩在血色风暴之中,发出了最后的惨嚎!

  血雾散去,一个浑身是血的巨型肉身在原地不停战栗。

  耀眼夺目的漂亮皮毛,全部毁去。

  眼窝中,一只蓝绿色的眼睛,散发着最后的幽幽寒芒。

  肉身猛然向着方天画扑来,血爪扬起,血口大张,带起腥风血雨!

  “我来解除你的痛苦吧!”

  方天画单手拿刀,空下的手一指探出,带着赤金色的亮芒,戳入了肉身的脑壳!

  肉身停滞住了,之后,刀锋从它已经没有皮毛的脖颈斩过。

  只有一只眼睛的脑袋骨碌碌滚了下来。

  二品上等妖兽碧眼猎豹,亡!

  欧阳烈三人,直到此刻,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气海境一重的修炼者对相当于气海境六重的妖兽,竟然是以前者快疾无匹完成了对后者的斩杀而告终。

  这简直是刷新了他们对于修炼体系的认识!

  那可是五个小境界啊!

  方天画整个斩杀过程兔起鹘落,没有一丝停滞。

  他们完全不相信他是一名气海境一重的修炼者。

  他们宁愿相信,方天画根本就没有修为尽废,只是降低到了气海境八九重,或者根本就还是真灵境一变而刻意压制了修为而已!

  “多谢方将军解救我等!”

  欧阳烈单膝半跪于地,拱手谢道。

  “多谢方将军,多谢方将军!”

  矮小少年趴跪在地上,连连叩首。

  白衣少年神色愕然,似乎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又望了眼地上血淋淋的尸首,才颤抖说道:

  “方将军……多谢!”

  他们诚恳表达谢意的对象,此刻却并没有什么反应。

  原地,方天画怒目圆睁,横刀而立,似乎前方依旧有着千军万马,等他冲杀。

  “方将军?”

  欧阳烈站起身来,见到方天画僵硬的神情,瞳孔猛地一缩。

  “方将军!”

  方天画的身子摇晃了两下,在欧阳烈的惊呼声中向后沉重倒下。

  ……

  方天画运起内视,向着自己的丹田看去。

  一重气海漩涡十分虚幻,旋转极为缓慢。

  其中的真气几乎要完全干涸了。

  “那些金血精华提升我实力的代价,原来是激发榨取我身体的潜力……”

  若不是那些金血精华提供了极为海量的,类似于真气的力量,就算他将身体内所有的真气都耗空,也无法使用出血色风暴。

  修为从气海境一重的巅峰,掉落到初入气海境一重的层次。

  “看来,除非万不得已,不能再去动用血液中金血精华的力量了。”

  检查完毕,方天画睁开双眼。

  “方将军,你醒了?你的身体怎么样了?刚才见你昏倒,我们都很着急呢!”

  一旁的矮小少年见此立马关切问道。

  “只是运用了激发潜能的秘法,脱力了而已。”

  方天画答道。

  “方将军……你的修为,真的是气海境一重吗?”

  白衣少年问道,面色中流露出一丝尴尬。

  “的确是。”

  “那……真是太不可思议了!气海境一重,斩杀了二品上等的妖兽啊!”

  白衣少年惊叹道。

  “其实以弱胜强,并不是不能做到,妖兽这种东西,弱点很明显,关键看能不能抓住破绽,更多的,还是靠运气。我之所以能够斩杀碧眼猎豹,关键就在于一开始射中它的眼睛,摧毁了它的半边视力,不然以它凌厉的快速攻击,我早就命丧爪下了!哪里还能有施展出强大武技的时间?”

  方天画缓缓解释道。

  “没错啊!”欧阳烈慨然一叹,“其实一开始如果我们三人不是慌张逃窜,还是与之周旋,一人牵制两人围攻,情况也不会太糟,毕竟低品妖兽的智力很低,逃不过人的算计。”

  方天画对着欧阳烈微微一笑,竖起拇指:“你那会儿的表现,我远远看到了,敌人如此强大,你却为了保护朋友誓死相战,他们两个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福气!”

  接着他转头对着矮小少年与白衣少年说道:“你们两个也很不错!有这样的朋友,也真是幸运!军队之外,这种生死与共肝胆相照的兄弟,已经不多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