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功绩点,已经清零了!”

  兑换资源的丹兵阁中,执事弟子如此对方天画说道。

  那曾经象征着荣耀的身份令牌,被冰冷冷地丢到了地上。

  周围人的嘲讽与嗤笑传来。

  “从学院将他贬为外门弟子已经十八天了,气海境一重,呵呵!”

  “真是不自量力,瞧他还来兑换丹药,是想再借助丹药修炼吗?哼!没听说过有人能十几天就修炼到气海境七重的。”

  “我要是他,早就拔剑自刎了!真不知道,他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

  说出这些话的人,有后来的新学员,更多的还是老学员,其中不乏方天画从前熟识之人。

  新学员们,为了向周围人显示自己的不凡,将践踏方天画的尊严,作为自己有胆有识的标志。

  曾经的方天画,一心只有修炼,不问外事,性格孤冷,除了几个曾同样身为精英学员,如今在外征战的伙伴,在学府内几乎没有什么朋友。

  寻常学员们羡慕他的不少,嫉妒他的更多。

  落井下石最为厉害的,便是这些嫉妒他的人。

  “昔日天才又怎样?少年将军又怎样?现在还不是废人一个?修炼了二十几天才是气海境一重,随便一个庄稼人都比他强吧!”

  “哈哈哈!”

  哄笑四起。

  方天画只是默默捡起了身份令牌,转身而过。

  这些轻视的目光与嘲讽的笑容,早晚一日,会被自己的重新崛起,践踏成泥。

  挫折,是男儿成长的好食粮。

  嘲讽,只是前进道路上,散落的一些碍眼的垃圾。

  既然功绩点为零,无法从丹兵阁兑换需要的丹药,现在只能去靠着做学府任务,去赚取功绩点。

  外门的低阶任务堂中,人流稀少。

  方天画到这之时,只有三个学员,在向执事弟子领取任务。

  那名相当年轻的执事弟子,在给几名学员递交任务令牌的时候,不经意间眼皮一抬,目光却一下子凝固住了:

  “方将军!”

  声音中,夹杂着吃惊与喜悦。

  “小华?你是游小华!”

  看清那名弟子的面容后,方天画也十分诧异。

  游小华本是金门城城守的儿子。

  金门城陷落,城守游访之于南城门死节,自己不停力战,金门城中乱作一团。

  是年仅十四的游小华,协同着军中兵士,果断地带领着一干平民紧急撤离。

  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故人。

  游小华顾不上那几名学员,骤然冲到了方天画的身前,紧紧地抓住了方天画的双手:

  “将军……小华终于又见到你了……金门城的百姓与兵士们,都十分担心您啊!”

  “大家现在在哪里?过得好吗?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游小华的声音在不住颤抖:“还好……还好,大家都还好,活下来,就是好啊……大家被安排到了天麓郡城的西面,单独开辟出一个小小的村落,兵士们留在那里……我是受了天麓郡一名冯将军的举荐,到极武学府当学员的!许是那位冯将军举荐信照顾的原因,我昨日刚刚到这里,今日就被安排到外门的低阶任务堂来当执事弟子了!”

  想到这个十四岁的少年,在丧父之痛下,带着一干百姓流离辗转上千里,方天画也鼻头一酸:“是啊……活下来就好。”

  更D*新}最快(上tU酷I匠=网3

  “对了,方将军,您来这里是……”

  “我是来领取任务的。”

  方天画苦笑道。

  “什么?方将军您可是精英学员,怎么来这里领取任务?”

  “小华,你看一下我的修为。”

  游小华疑惑着眉头一皱,运起了望气法门,紧接着惊呼出口:“气海境一重,这,这……”

  “原来你就是那个废了败军之将方天画?”

  旁边,一名身材矮小的男学员亦是惊奇道。

  其余两人也是面露愕然,这三人年龄也就十三四岁,明显是对方天画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入门新学员。

  方天画微微一叹,拍了下游小华的肩膀:“人生并非坦途,祸福相倚……小华,这边有没有适合气海境三重的,却能兑换大量功绩点的任务?”

  低阶任务堂,基本是气海境一重到气海境三重的外门学员领取任务的地方。

  “有,有!”

  游小华拿出一个本子翻找着:“于后山药园种植绿意草,功绩是每收获一株五十点……前往千里外采摘与收购紫阳苜蓿,功绩九十点……”

  一连说了七八个,却都是很耗费时间的任务。

  方天画皱眉问道:“有耗时短,而且功绩无上限的任务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