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王国,极武学府。

  天气愈发寒冷,草木枯黄。

  脚步踏碎落叶的声音响起在走廊之中,紧接着,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砰!砰砰!

  “谁?”

  于床榻上打坐的方天画睁开了双眼。

  “方将……方天画,学府下达了你的处理决定,请前去明镜厅接受处理!”

  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

  “嗯,稍等。”

  方天画下了床榻,打开房门,迎面一股凉风带着萧瑟吹过。

  院落内,已空无一人。

  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和半年多前的这里,截然不同。

  方天画长叹一口气。

  自己被人从化为灰烬废墟的金门城抬回来已过了半月。

  现在,自己的身份败军之将,还是令全军覆没,一城百姓尽数惨死的败军之将。

  并且,是一个修为尽废之人。

  学府中最好的医师,也只能恢复他的面容,挽救不了他的修为。

  消瘦的身影,缓缓从这个属于荣耀的院落中走出。

  往日熟悉的极武学府,此刻变得十分陌生。

  那些来来往往的学员们,有些新脸孔十分生分,有些旧脸孔,神情却更加生疏。

  就连挑水的年轻杂役,买菜去做膳食的伙房大妈,看向方天画的眼神都十分淡漠。

  方天画突然感觉到几道目光落到自己背上,回头一看,果然有几个男男女女,正嘲讽似的盯着自己。

  其中有几个,面容十分青涩,看样子,是这个秋季入门的新学员。

  还有几个,是方天画之前认识的学员。

  “瞧,那个人就是丢失了西方重镇金门城的罪将方天画!”

  一名男子轻蔑地指着方天画,向他旁边的羞涩少女说道。

  “罪将?他犯了什么罪?”

  “哼!丢了城池便是杀头大罪!而且战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治军不严,出了叛徒!”

  “可他到底是一个将军啊!这么年轻,好像和我们差不多大,都已经是将军了!那可是真灵境的超级高手才能胜任的职位啊!”

  “高手?哈哈,他现在只是一个废人了,连气海境一重都没有的废物!”

  一个女学员盯着方天画满脸鄙夷,附和道:“就算王国不处死他,估计他也没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不不不!他要是想死,估计前几天就自杀了!我猜啊,他可能会跟摇尾乞怜的狗一样,跟院长他们告饶呢!哈哈!”

  几个学员,高傲地从方天画身边走过。

  一名新学员,回过头向他啐了一口吐沫。

  “懦夫!你怎么还不去死!”

  酷A匠网¤.唯一`√正版%U,3其他;W都L是$&盗nf版《

  方天画默不作声,心中五味杂陈。

  仅仅是失败,便要蒙受如此耻辱吗?

  仅仅是活着,便要成为众人唾弃的懦夫吗?

  那些曾经一脸艳羡称呼自己为将军的人,现在已经将自己视为了一坨臭狗屎,烂泥。

  所谓人情,其实比战场更加无情。

  想着想着,他已走到了议事厅内。

  正等着他的,是极武学府的院长,副院长,以及一干长老,皆是学院高层。

  见他来到,执法长老一脸严肃地宣布:

  “金门城守将方天画,带兵不力,守城有过,战斗有失,致使金门失守,满城王国子民皆亡,罪责深重,万死应当!

  “念其最终关头力战不殆,为掩护千余百姓士兵撤离,独自于城门血战,罪中有功,免于一死,收回其一切军中职务,并削除其极武学府精英学员身份,贬为外门学员!

  “若一月内不能成为内门学员,逐出学府,军中永不录用!”

  “罪臣,愿受惩罚!”

  方天画将金门城的兵符交回给执法长老,目光中带着一丝不舍。

  极武学府院长,方天画的恩师,一代名将杨啸天,突然开口说道:

  “天画,在金门城之前陷落的七十一城,除了与城殉死与叛变投敌的,还有十三个守将,最终的处理都是和你一样的,你知道,他们最后都怎样了?”

  “三人饮毒酒,五人自刎,两人跃入大明湖自尽,一人当众触柱而亡,一人疯癫而死,共十二人杀身殉城!另有一人……叛逃至北方金王国。”

  “是啊……败军之将,令一城陷落的败军之将,这是何等耻辱?平民死将士死而自己苟活,纵然王国会体谅,我们会谅解,武将自己,会原谅自己吗?”

  方天画的身躯陡然一震。

  杨啸天从执法长老那里拿起了金门兵符,说道:

  “可我希望,你能原谅自己。

  “你要知道,金门军还没有死绝!

  “希望有一日,你能亲自将它取回。

  “带着他们,亲自复仇。

  “为了金门城,三十万冤魂,为了风王国陷落的七十二城,上千万冤魂!

  “天画,王国六大学府,你是极武学府中,曾经最为出色的精英,前途无量的天才。

  “纵然现在与当初是云泥之别,纵然现在你修为尽废,纵然现在在外面不知道都多少讥讽谩骂与不屑在等着你……但这一切,不重要!

  “你的名字,是传说中武帝使用战戟的名字,你故去的父母,一定希望你比其他人更有勇气!

  “一个人真正的勇气,并不是体面地去死,而是活着,为了自己的理想,信念,哪怕屈辱地活着。

  “因为只要活着,便有希望。一息尚存,希望不灭。”

  在这周围充斥着冰冷寒意的时候,熟悉的人,熟悉的声音,传递了殷殷期冀。

  方天画的眼中,陡然充满泪花。

  “天画,定不负恩师教诲!一月后内门选拔,天画定要留在学府之中!”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