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的妖怪还在议论纷纷“二爷不是黄半仙么,怎么会有龙儿子?”韩广在半空中怒目圆睁,大雷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韩广定了一下身子对我喊道“管你是什么龙,我们应龙家还没怕过谁,你是何方妖孽快点速速报上名来”韩广说是嚣张不假,但是他内心的细微恐惧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我,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个瞠目结舌的答案。

  此时的我已经被愤怒占据,哪里还想要回答他,我愤怒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对着地上的夜叉隔空挥了一个巴掌,一道龙尾一样的气流朝着夜叉击去。夜叉见我动手,下的连滚带爬,但是还没能站起来就被一股气流呼了出去,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妖怪们哗然“这是龙尾么?好强大的气,光是一挥手就把应龙家的家将打飞了!”韩广在半空中见我对他不理不睬,丝毫不给他颜面,还把自己的家将打的半死。也是怒从心底生,朝着我俯冲下来,谁知又是那一双大手抓住了他的脚,雷鬼也飞在了半空中对着韩广轻蔑的一笑“你的对手是我!”韩广此时已经怒火中烧,对着雷鬼就是一脚怒斥道“不知死活的东西,滚开!”雷鬼用肉翅挡吓了这一脚,转头对我又大喊道“少主,快去救水妖!”我一想到小水,小水还痛苦的躺在地上被书卷包裹着。我瞪着小水身边的科场鬼,指着他的鼻子喊道“放开她”科场鬼哆哆嗦嗦的看了一眼韩广,韩广的眼睛里似乎射出一支寒箭,吓得科场鬼转头对我说“我临阵脱逃,回去少主和老爷也饶不了我!死就死吧!”说罢就将手里的书卷朝我扔来。

  y;酷匠网}正5¤版d首6发C。

  我心想“还是个死士!”我如今已经释放了妖气,实力更是一个质的飞跃,我朝着科场鬼怒视,身后出现一条巨龙对着科场鬼一阵狂吼,科场鬼直接被震到了墙上,抠都抠不下来。周围的妖怪也被余震震的七零八落,四散爬去。而我缺突然感到四肢无力跪倒在地。科场鬼一败,小水身上的书卷也被解开了。小水起身迅速起身闪到了我的身边“少主!”我摆了摆手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和大雷激战的韩广,大雷已经快不行了,儿韩广则是游刃有余。我不顾小水的阻拦,纵身一跃闪到了韩广的身后。韩广和大雷都没注意到我的出现,但他们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伸出双手抓住韩广的那对巨大的双翅,韩广惊恐的回头看着我“你想干嘛?!”我阴冷的一笑用脚抵住他的背向后用力一扯。“啊!”一阵痛彻心扉的喊叫声响彻了整个吴越大地。

  在转眼,看到的是趴到在地上的韩广,背上鲜血淋漓,他的那对翅膀被我扯了下来。泪光虚弱而且又愤怒的看着我“我的翅膀!!你!你死定了!我们应龙家不会放过你的!”周围的妖怪显然被这一幕吓尿了。从来没见过龙的翅膀被扯下来的。那两个快死的夜叉和科场鬼眼珠也快掉出来了,大喊“少主!”韩广还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我却很享受这样的快感,仿佛我已经不是我了。“还嘴硬!”我回道,正准备俯冲给这韩广最后一击,却被突然飞来的雷鬼给撞了出去。大战之后的雷鬼虚弱急切的对我说“少主,冷静!应龙是上古大妖怪,你傻了他他们应龙家不会善罢甘休,可能还会触动天仙,到时候倒霉的可是吴越妖怪!”我看着眼前虚弱的雷鬼慢慢的恢复了理智,我刚刚做了什么?我还没能想清楚,渐渐地我的视线开始模糊,紧接着我哦了一声就晕倒了。

  在吴越大地的山上,一个妖怪干部在和老爹聊着“看来,青龙出世了,之后的事只能靠他自己了。我们做不了上古天神的主。”老爹站在窗前听着干部说,却什么也没回答。看着外面的月亮,心里却嘀咕,小盐,如今你放出了妖气,对你不利的一切将会接踵而来。你的前路可是要比想象的更加凶险啊!老爹突然转头对干部说“传令下去,所有的吴越妖怪从今天起加强所有的防守!”“喏!”干部听令便退了下去。看来吴越之地也不会太平了。

  徽州应龙家,正在喝茶的一个老者突然摔掉了杯子,大喊“是谁这么大胆!敢破我儿的妖身?!”另一个较为年轻的老者听闻踩着碎渣就问“什么事啊?大哥?!”老者还未平复自己的心情大骂道“到底是何方妖孽,破坏了广儿的妖生!我方才喝茶的时候右小拇指一阵剧痛,我小拇指与广儿心神相连,指甲断裂,证明妖身已破,指甲脱落证明妖身尽毁!”另一个年轻老者看着小拇指滴着血的老者作揖问道“大哥,息怒,要不我这就去探个究竟?”老者挥了挥手说道“不必了,你前去把广儿接回来,至于是何人所谓我们听他先说”年轻老者听命,走了出去,除雾便化作了一条双翅金龙朝着吴越之地飞去。可堂内的老者的心里所想却是“能破应龙妖身的绝非等闲之辈,可是为什么手下留情放了我儿呢?”

  虚弱的雷鬼背着着晕倒的我,在小水的搀扶下离开了棺材铺。痛苦的韩广依旧躺在地上愤怒的看着我们离去。科场鬼和夜叉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少主,你没事吧,我们快走吧,回去禀告老爷这事。”韩广内心愤怒的喊着,你给我等着!破我妖身,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们应龙家不会放过你的!韩广忍着剧痛艰难的起身在夜叉和科场鬼的搀扶下也离开了棺材铺。看热闹的妖怪们见到好戏收场了便也作鸟兽散,不久,应龙家大公子妖身被破,龙翅被拔的故事将会传遍整个吴越乃至整个中国。

  我们一行出了棺材铺,在老板的帮助下打了一辆车去了宾馆。司机看着晕倒的我和浑身是伤的雷鬼还有一个妙龄女子便问“这么晚了你们在棺材铺干嘛?半夜来这地方可不吉利”我们里面唯一清醒的也只有小水了“哦,我们啊是来见亲戚的,棺材铺的老板是我们老舅,出来的时候谁知道在弄堂口的时候被一群混混打劫了,寡不敌众,你看现在就是你看到的样子了”这借口我都难以相信也不知道那老板信没信,哦了声便没再搭话了。毕竟说出我们是妖怪的实情,司机也只会觉得我们是神经病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