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应龙到底是什么?不容我多想,其中一个黑衣保镖纵身一跃跳到了我面前,震的旁边的桌椅全部四散,“走开,别挡着我抓这小贼”说话间就抡起了手臂朝我挥来。我真想着要躲,一只大手突然出现抓住了了他的手腕,一把甩了出去,是大雷闪了过来,一声大喝“大胆小妖,竟敢袭击我家少主!”

  我连忙往后面退了几步,大雷怒斥“你是何方妖怪,姓甚名谁,速速报上来!”,这个保镖显然手腕被抓的生疼,甩了甩手说道“我乃深海夜叉,拜于徽州应龙门下!”“我乃科场鬼,同是应龙门下!”另一个保镖也跳了过来。

  我开了天眼一看,一个是赤裸大汉,面目狰狞。身高和大雷差不多,这个是夜叉。另一个头戴官帽,身着官衣据说是古时候科举落选怨念而生。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左手拿着书卷,右手拿着毛笔。

  雷鬼听了哈哈大小“无名小妖,还敢如此猖狂!雷鬼爷爷在此,还不速来磕头!”“你!”这两个保镖被雷鬼如此辱骂,刚想回嘴,却被那个斯文青年一摆手退了回去“少主!”两个保镖对着青年作了一个揖退到了一边。

  青年走了过来扶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说道“雷鬼,我们之间似乎有什么误会,我们应龙家的人该不会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们吴越妖怪吧?”雷鬼看了他一眼轻蔑的哼了一身说道“你这个厚颜无耻之徒,你们应龙本是吴越上古妖怪,千年前迁至徽州。你以为我不知道?和你们一起不见的还有吴越妖怪的宝贝,纯钧宝剑!那时的大统领碍于你们是上古妖怪的面子不好兴师问罪,现在你们竟然还敢跑来我们吴越的地盘上讨要纯钧?!”

  周围的妖怪听到雷鬼这么一说开始议论纷纷“原来这纯钧宝剑是应龙家拿的?他们还是吴越妖怪?我一直以为他们是徽州妖怪,没想到啊这应龙这样的大家族还会做这样的事!”我听着旁边的低估,轻声问了小水“这应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就是以前偷纯钧宝剑的妖怪?”

  i酷D匠TW网)首1发

  小水说“少主,这都是千牛之前的事了和这小鬼有什么关系,是他祖上干的。”“这应龙还不一样么?”“真身一样,可这法力不一样啊,少主!”小水似乎对我的智商有一些些失望的感觉。

  顿时感觉有点羞愧,赶紧拿出《妖怪志》翻到了应龙,书上写着“应龙,庶龙,假龙金身,长有双翅,助禹治水有功”意思就是这应龙是龙的一种和龙一摸一样,是金色的,长着一对翅膀,帮助大禹治水过。心想怪不得这千年前的大统领对他也要礼敬三分。

  那个青年果然年轻气盛,被周围这么一议论便坐不住了,扶了一下眼镜说道:“雷鬼,这是你逼我的,我乃应龙家长子韩广,就让你看看应龙的厉害,你这下三滥的妖怪!“说罢便一拍椅子,纵身跃到了半空。韩广的背上突然生出了一对巨大的金色翅膀,闪着耀眼的光芒,让人心中一紧。雷鬼也不甘示弱,一把把身边的桌子拍的粉碎,大喊道”来就来!“周围的妖怪开始骚动起来,”看来要打架了,我们躲远点“”有好戏看了!“胆小的怕遭波及,好事的兴致高昂,但都朝着周围退去。

  韩广深吸一口气,朝着大雷发出一阵刺耳的吼叫,众妖怪纷纷堵住耳朵,紧跟着的是一股强大的水柱。大雷见势,把自己的肉翅包裹在自己的前方半蹲,可还是被强大的推力推出了两三米。

  大雷和韩广斗的难分难舍,但是大雷一直处于弱势,根本丝毫还不了手。夜叉和科场鬼见势也朝着我和小水冲了过来。我回头一看,我去,这溜门缝早就不见了踪影,地上只留下了装着纯钧的破麻袋。夜叉冲过来的同时顺手幻出一把钢叉,小水护主心切凝出一道水墙,为我挡住这一插。却没挡住科场鬼的一记偷袭,被一脚踢翻在地。科场鬼转手就迅速拿着毛笔在纸上写到什么大喊一声”书卷.锢!“顿时小水就被一条长长的书卷给卷了起来困在了地上。

  ”让你尝尝被困书中的感觉哈哈!“科场鬼笑道。我忙喊了一声”小水“刚想过去帮忙却突然感觉右腹被狠狠的踢了一脚飞了出去。我躺在地上干呕了几口鲜血,转眼瞪了一眼这个夜叉,右手捂着腹部,左手凝出了一团紫气朝着他打了过去,但是没有一点点效果。

  夜叉被这一下打的不痛不痒笑道”一开始看不出你的真身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角色,结果就这点能耐?和我家少主相比差远了“这夜叉在得意间还不忘拍他少主的马屁。

  我心里想着,老爹啊,你教我的都是些什么啊,这紧要关头的我难道还没出镇就要死在这里了?周围的妖怪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看来这次二爷脸丢大了,应龙家果然厉害啊!不愧是大妖怪。“”你闭嘴,你还是不是吴越妖怪啊,帮着叛徒说话!“小水被困在原地丝毫动弹不得,但是还是对我大喊“少主,用惧!二爷教过你的,名字不一样,但是东西还是一样的,释放你的气!“我听着小水的话,释放我的气?怎么做?对了!强身术,老爹教过我的,呼吸吐纳之术,原来就是这个!我的脑子像是突然开了窍。

  收敛自己的气息原来就是隐气隐藏我的妖气,吐气就是释放我的青龙之气啊!我看着朝我走过来的夜叉,咬了咬牙爬了起来,闭目气沉丹田大喝一身”苍龙出海.惧!“刹那间一股以我为中心的气波向周围释放了出来。所到之处震的片瓦无存,妖怪们无不瞠目结舌,几个实力弱的甚至吐出了鲜血,空中的韩广也被一个踉跄,更别说我前面的那个夜叉和科场鬼了,被弹飞了好几米。韩广诧异的看着我说道“你是谁!你肯定不是那黄老鼠的儿子,你放的是龙之气!”

  “龙之气?原来他是龙,怪不得看不出他的真身,他真的是二爷的公子?“周围的妖怪又是一片嘈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