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却是一位穿着华丽的女子,一席白衣一尘不染,盘在脑后的黑发上夹着一枚粉红蝴蝶结,小巧的玉耳上垂下一对墨绿的心形耳坠,她刚使出一个招式还未收回,打出的手掌还立在那里,见我抬头忽地收了。打死我也不敢相信是她救了我!

  极其凹凸的标准身材和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一束垂在耳畔的黑丝更凸显了那漂亮的脸蛋,美中不足的却是她脸上挂着一层黑纱,不过这又增加了我对美女的幻想!

  她冷冷道:“嗨,傻小子,看够了没有!你看看你,衣不蔽体,身上都是血渍!”

  见她一脸不屑一顾的样子,我才回过神来。无力地爬起来,才感觉到后背异常疼痛,犹如躺在沸水煮了一般。

  他随手从腰间黑色挎包里掏出一瓶药水,扔给我,冷冷的说道:“快点给伤口敷上,再过几小时,溃烂到骨髓就没得救了!”

  我赶紧把还躲在水里的母女俩拉上岸来,却不小心看到她们被水浸湿的胴体赫然入目,我赶忙测过红脸去,对文静道:“你把这药水拿了去,赶紧给你妈妈和你敷上药,我去生火,等下帮你们把衣服烤干了。”

  文静跑到我身后,哭哭啼啼的道:“哥哥,我先给你涂完了你再去,我滴亲妈,我都不敢看,全是深深的刀口子。”

  那药水撒在伤口,仿佛皮肤再一次被撕裂一般的疼痛,我咬着牙,却管不住喉咙里蹦出的一阵阵呐喊和脏话。

  这时候那个黑纱美女对我调侃道:“傻小子,你自己都脱光了,你虽然不看人家,可人家看到你光翘圆滑的屁股了!”

  我才想起来我早已把裤子都套在头上了,我慌慌张张的赶紧捂着裆部,就连坐在地上的美莲阿姨那僵硬的表情下也露出一丝邪笑。

  我忽然觉得天都塌了,耳朵根烧红起来,不好意思道:“你们!你们转过身去!文静!阿姨。。。”

  文静不解道:“哥哥,我又不是没见过,你洗澡时我就看过了,嘿嘿!”

  “你,你个丫头片子!”说罢赶紧把裤子穿了回去。

  我和黑纱女一起寻了堆干柴燃起篝火,又支起一个临时布帘,趁俩美女烤火之际,我意会黑纱女去一边聊天。

  从她救我那刻起,我打心里就满满的只剩下尊敬和膜拜,我有些害羞的问道:“美女姐姐,请问尊姓大名?哦,他们都习惯叫我俊龙。”

  她目视四周,丝毫没有瞥我一眼,只是冷冷道:“李飞瑶,哈,你父母对你期望很高额。”

  “何意?”

  “你又不俊,又不会武功...”说罢她又是噗嗤一声笑。

  “我在我们家那边,都是被夸很帅的,怎么到你这就奇丑无比了唉!”

  “好啦,不逗你了,你还算个男子汉。”

  “那可不,纯爷们!”

  我们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美莲母女已经收拾妥当,穿上破洞百出的衣服,让这传统的中国妇女这样袒胸露乳也是无奈,不过我转而又想:“我这个未成年男孩,她们也不会介意地羞愤不走吧,且这荒山野岭,只得将就将就了。”

  我刚要宣布下山,话还未出,美莲突然僵硬的站直了身体,目光呆滞,黑瞳隐去只剩白色,迈开小步,左右摇摆着朝刚刚逃离的方向走回去。文静吓得死死拽着她,却像她的一个挎包一般被拖在地上,那双露着脚趾的凉鞋在砂石地上深深划过,发出沙沙的声响。

  “她这是尸毒发作!小妹妹快撒手,被抓破了可是要传染的!”身后的一声大喝吓得我一哆嗦。

  说罢她几个盈步追上去,对着美莲的后背和脖颈一阵优美的点穴舞,又猛击美莲的小腿窝,顺势接着倒下的身体平放在地上,又在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药丸,左手一拍脑门,右手食指一点咽部,同时精准的把药丸仍进美莲嘴里,拍着胸脯看着药丸被咽下去她才满意的起身。

  我好奇心重,忙问:“咦,飞瑶姐,你给她吃了什么药丸?”

  “这是我们家传的药丸,能缓解稀释尸毒毒性,我看到她的病症就断定必是被人下了人肉尸毒,那作案的人真是歹毒,我已追踪他数月,总是找不到踪迹,想不到这里是他的巢穴,竟藏在敬老院掩人耳目!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人肉尸毒,那是个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可怕?”文静从悲伤里醒来,急切地追问道,“你有办法治好她吗?”

  我搂着文静,看着她泪光闪烁的大眼睛,安慰道:“放心吧,飞瑶姐本事可大着呢!越漂亮的人本事越大的。”

  李飞瑶无视我的赞美,仍然是一副冰霜覆面的俊俏样,徐徐道:“动物腐烂后都会产生‘尸毒’,可人类食百兽,故人死后的毒性又最烈,他们以死人身体养尸虫,又把尸虫做成毒液,毒性翻了数倍,据我所观察,他们又使了邪术,这种毒食人心魄,你妈妈就是失去脑力了。任人宰割,只是做为一个廉价的‘阳气提取站’还活着罢了。”

  我仔细查看了美莲的脖颈处,果然那红斑消失殆尽,就像露珠一般悄然蒸发了。

  我着急的替文静问道:“那你可有办法彻底根除这个尸毒?”

  李飞瑶信心十足的道:“本姑娘倒是没有那手段,可在我娘眼里,这简直如探囊取物一般。”

  酷匠B网^正版3D首发{

  文静听到她的话,攥着我的手欢欣雀跃,我被他感染,也和她一起蹦跶起来。

  “喂喂喂,能不能成熟点,安静点,这都要天黑了,你们想在这里喂蚊子吗?如若不想,即刻随我走出这蚊虫的老窝!”

  无论她如何催促,我却生不出半点脾气,只是更多了几分仰慕之情,高兴的道:“好好好,我皮糙肉厚也受不了这野外花蚊子的叮咬,何况你们这些娇嫩的、皮肤都能拧出水滴的女人,出发!”

  时近黄昏,夕霞已照红了整片山林,同样映红了美女的俏脸,我二话不说又背起美莲,文静在后面扶着,时不时给我擦拭流入眼角的汗水,李飞瑶则安静的走在一旁,像一只猎豹一样不断的扫视周围的一切,就这样往她指的方向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