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箭步冲上去双脚踩住铁棍,使浑身之力压上,那人攥扛不住,身体也被一股劲带倒在地,我抄起棍子刚要打去,棍风已至眉骨急停,原来是看门的老头,我怒道:“怎么是你!我要不收着就叫你见阎王去了!你为什么鬼鬼祟祟偷听人说话!就你这半死之躯,你要打谁啊?别把你那老腰扭断了!”

  老头看事情败露,又被我一番羞辱,面露难堪,转眼却对我一脸凶狠狠的表情,大喝道:“小兔崽子,你为什么私自解开她的绳子?你想带她走?门都没有,我这里有来无回!你们兄妹还是抓紧滚出去!还有五分钟,我马上关门了!”

  他两手拖着腰椎,转身要走。我看四下无人,冲上去朝他后脑勺一棍砸去,他啊的一声昏死过去,我把他拖进了房里顺势把门带上。

  根据美莲的描述和我刚刚的观察,我发现这里面的守卫勉强可以用“森严”来形容,除了大门由老头把手外,前后排之间还有一个大门,那里有两个守卫,保安室应该也是两人一组搭配轮岗的模式,还有医务室里勉强算作战斗力的一男一女俩医生。保安腰上别着一把警用丁字棍,电击枪没看到。

  其实我一个人冲出去应该很简单的,可是看到眼前这俩弱女子,我觉得很难,武的不行,只能智取!

  我突然想到一个绝美的妙计。

  在美莲住的房间周围那几间,都住的是危险人物,我把他们统统放了出来扰乱保卫的视线,定要给你搅得鸡犬不宁!然后把老头的衣服扒下来给美莲穿上,来个狸猫换太子!把老头拴在床上,用被子盖起来。

  外面传来保安、医生、病人斗殴、互相撕逼的声音,我又把房间里的被子点燃,等浓烟蔓延到屋外,我在门口大喊:“不好啦,着火啦!快来救火啊,病人要被烧死了!”

  外面好乱,都没有人能有功夫来施救!那几个疯婆子真是给力,看到男人疯了一般,夹跨在他们腰上,狠狠地撕扯男人的衣服;那俩保安好不容易按倒一个胖女人,另一个就又扑过来扭打在一起,那个被毁容的女人也扑到保安身上,对着脖子就是一阵咬!真是比两帮黑社会互砍还好看。

  当然也有几个病人趁机跟我们一起往大门口跑,那六七个人哪里忙得过来呢,想要追我们,却一个个被女人抱缠着大腿,无法动弹!

  前排房舍的老头老太太们都看傻了眼,他们在这里住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原来后面那么乱,他们中有血有肉的人看到保安踢打病人时,尚存胆色的老头忙上去拳脚阻止,就连牙口全无的老太太也坐在藤椅上厉声喝止。

  保安也不敢把事闹大,先把能抓的抓回去,跑到外面的几个他们准备开车去追回。

  出了大门,我就对她俩说:“他们马上会追来的,下山只有一条歪歪扭扭的大路,我们要想跑出去,还是走这个没有路的地方!”

  我搀扶着美莲,越过荆棘丛生的灌木层,拐进了前面的丛林里,从这里已经看不到那个“敬老院”了,我们放慢了脚步下山。

  时值中午,烈日高照。我就这样背着美莲,还拽着文静,感觉比得上跑个马拉松了,要了老命,累死老子今天也走不下去。而且肚子饿的咕咕叫了。尤其美莲阿姨,本来就虚弱,现在又半天滴水未进,长久颠簸,天空的火球炙烤的要虚脱了。

  文静发现一处山间的溪流,兴奋的手舞足蹈,微笑道:“妈妈,前面有水,你喝点水就好了。”

  文静用树叶盛满了水给她喝,她没有任何反应。我轻拍美莲泛白的脸蛋,还是昏迷!我只好喝了一大口溪水,吐她脸上,给她激醒了。

  给她喂食了刚烤好的鱼,又摘了野果充饥,我们三个算是吃饱了,我弯身要继续背着美莲阿姨,美莲有些不忍心,拦住了我道:“我还是自己走吧,把你累坏了,我真不好意思勒!”

  我摸摸头,显得特爷们地说:“照顾女人,不就是我们男人份内的事吗!没事的,我是一头野狼!”

  我们边说边走,有说有笑,气氛热烈,不知道的还以为一家人一样。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声刺耳的尖鸣,我抬头一看,天空竟有几十只黑鸟在盘旋鸣叫。这种鸟形似乌鸦却长着五彩斑斓的羽毛,发出的怪声像用泡沫擦玻璃发出的一样,听了浑身难受。

  我用手掌捂着耳朵,那声音却有魔力一般,根本无法阻隔,全部钻入耳朵里,感觉脑袋都要爆了。这时候怪事接二连三的出现了,美莲的脖子上突然长出红点,并迅速蔓延到脸上和手上,一大片一大片,随着黑鸟的叫声靠近,红斑逐渐变大变红,眨眼功夫就变成水泡,美莲痒得去狠狠地抓,谁知一抓就破,并从里面流出一股浓血!

  美莲浑身颤抖着对我道:“还是被他发现了,他要来了,你们快走吧。我被他施了魔法,只要听到这种声音立刻如万千只蚂蚁在我身上啃食,痛痒难耐!只有靠近我的卧室才能减轻痛苦!若再逃百米,我身体会爆炸的!”

  我也毫无办法,只得死死按着她的手,不给她继续扣痒,再扣下去就要流干了血!

  谁知这时候头顶的鸟群一起俯冲下来,吱吱呀呀的围着我们仨一顿攻击,那鸟嘴比刮胡刀片还锋利,我伸手去抓,脩地两下我手背已流出血来,更惨的是他们母女俩,美莲死死的用身体遮挡着文静,护着她的身体,我眼含热泪,脱下衣服绑在枯枝上,点燃枯枝,欲用滚滚浓烟把它们驱走,黑鸟真是惧怕火苗。

  我心急如焚,当机立断道:“你俩举着火往水里躲,我来引开它们的注意!”

  美莲接过火棍,我就对着鸟群边喊边跑,它们看到一个血肉之躯立马齐刷刷朝我追去,我又脱去裤子蒙在头上往水边跑,心想本来就不帅,可不能被它们破了相,不然注定光棍了!

  忽地踩在一洼处,狠狠地摔在地上,我蜷缩在地,不停的翻滚,只以一手驱赶黑鸟,头上忽然一阵火光飞过,顿时几只鸟被烧焦了毛掉落在眼前,我赶紧抱住头部,任大火在头顶呼呼燃烧,听得见不时有黑鸟掉落,有几只砸在光突突的后背,犹如针扎一般巨疼,约摸过了数秒,一只鸟叫都没了,我方才睁眼打探四周。

  0酷、匠网9正N版2)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