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苦思冥想用哪个不惊动院里坏人的方法来驱离母体时,文静惶恐不安地拽着我,哭道:“哥哥,你快看,我妈嘴里吐沫子了!这是怎么了啊?是不是要死了...”

  我一看不得了,肯定是狐精在体内作祟,和魂魄抢夺位置,魂魄乱了,身体机能就会紊乱。这必是它在向施术者示威,意思你要驱赶我,我就弄死母体。

  “放心,一切都在我计划内!你小声点哭叻!”其实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过先稳定文静的情绪,免得她大哭招来老头把我们赶走就再也没机会了。

  试试守山师傅书里的咒语吧,其实书里有个“驱魔咒”的,再适合不过,既不需要设坛做法,也不要符箓法器。

  这段咒语说要以紫薇印手势配合,其法为“以小指从第四指背过,用中指勾住,大指掐第四指第三节...”,我的小拇指很短,根本做不来,我只能用“鼻下山源”法代之,书里说若无掐诀相配,效果减半,姑且试试吧!我小声默念:“南方丹天君,流金大火铃。半天横五岳,翻海震乾坤。周游三界内,统领利天兵。闻吾呼召至,急速莫稽停。收斩凶神并恶鬼,速捉将来赴火城。急急如律令。”

  +酷匠网◇首发(

  我突然感觉脚下阴风骤起,我低头一看,地上出现一滩圆形黑水,黑水不断搅动,冒出一股黑气,黑气弹指间飘到美莲的身边,凝结成一股绳状,刹那间又钻入美莲小腹。

  但见美莲被一股力量拽起,然后床也滋啦一声往那个黑洞那边移动,幸好被身上的绳子拽着,不然那股力量能把她吸进去,我赶紧跑过去按住美莲的身体。

  约摸过了十几秒,美莲腹部出现了一个透明的狐狸头,当然文静是看不到的,原来那黑气化作一只手状,死死攥住狐狸的脖子,往黑水里拽,那银狐被掐着脖子喘不过气来,耷拉着长舌,两行血水从眼角流出染红了白毛,瞳孔由那长线逐渐变成圆形,渐渐扩散,片刻间就要被勒死了!

  狐狸精被拽出美莲的身体,又被拉进到那黑水里,接触的片刻就冒出滋滋油炸的声音,想必是连骨头都被化了!就在黑水逐渐吞噬它的后半身的那瞬间,它竟然讲话了,学了一个温柔女子的声音苦苦哀求道:“神仙饶命,小女子知错了!我苦苦修行了数十年,求您放我一条生路。我已放下屠刀,不求佛但求生!”

  “我知你修行不易,可你偏要逆天行事,你可知祸福之报,如影随形。我今天放你,你能放下害人的念头吗?”

  “我发誓我会改的,我知道错了!如若悔誓,必叫我五雷轰顶,灰飞烟灭!”

  我一把攥住它的尾巴,把它提了出来,可是它半边身体已成焦炭状,那黑水因为我的意念改变也自行消失了。

  我姨夫也告诉过我,驱妖捉鬼,一定要遵循先礼后兵、不能斩尽杀绝的原则,这样我们就能广积善缘。

  那小狐狸跪拜一番,不过它临走时倒是做了件好事,把它炼化的阳气团吐回美莲阿姨的体内,然后不待我训话就穿墙跑了。

  美莲阿姨渐渐清醒过来,意识、记忆也恢复了许多。终于记起了文静,我给她解了绳子,她俩抱头痛哭了好一会。

  文静说要带她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恶心的地方。可是美莲摸着文静的脸颊说道:带上我连你们都走不出来,这里的人都听他的命令,就是他把我抓来的,怎么可能放我出去?”

  我十分震惊,本来以为就是个小小的狐狸精在作祟罢了,想不到还有更大的阴谋。

  美莲的脸上渐渐恢复了血色,她喉咙颤抖着,跟我讲述了她的遭遇。

  原来,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她走娘家,半路自行车链子断了,为了早点到家,她选择抄近路回家,那条路上早年就传出过多起失踪案件,不过她想到文静一个孩子在家里没人照顾,鼓起胆子还是走了小路。

  无巧不成书,或许这也是命运使然,她无意发现路边有一双十分漂亮的绣花鞋,是刚纳的新鞋,她刚要捡就想起“夜不拾遗”的老话,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又走了几百米,忽然听到前面隐隐约约有孩子的哭声,她的母性力量泛滥,急急忙忙跑了过去,一看是个脏兮兮的女娃子蹲在地上,一询问得知,女娃子说她后妈又喝醉了酒打她,她跑出来了,离家出走,想不到迷路了,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美莲说我先带你到我家,然后把你送回家,看她累的走不动,让她坐在车座后面,可她一坐就疼的噢噢叫,美莲就只好背着她推着自行车往前走。

  女娃子搂着她的脖子,可是谁知道这娃子突然疯了一般死死搂着,力大如牛!任她怎么拽也拽不动,竟被她搂晕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已躺在家里的床上,她跑去问文静,文静说看见她一个人回来的,没看见有什么女娃子男娃子,回来就什么也不说就去睡觉了。

  美莲说她不肯相信那是个梦,可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身体越来越虚弱,脾气也变得暴躁,特别看见陌生人就不自觉要把他们赶走。最后自己记忆越来越差,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文静吞吞吐吐地在一旁补充道:“妈妈,你咬伤三个医生,两个算命的,就连村长也被你咬掉二两肉嘞,还有一次,你居然脱光了衣服吓跑了一个要免费给你看病的道士......”

  我踢了她一脚,示意她住口,那些事要全告诉她,她还好意思回去吗?虽然不是有意为之,她的负罪感也是很重的。

  气氛一度陷入尴尬,三人一时语塞,我咳咳两声说道:“美莲阿姨,那你现在好了,他们有什么理由不放你回家?”

  美莲突然把食指放在唇上,轻嘘了声,并斜眼示意我们看向门口方向,我俩立即住口,见门外有人匆匆前行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又戛然而止。

  美莲面露惊恐之色,趴在我耳边有些语无伦次道:“他肯定察觉到了!..你俩马上离开这里,..先把我绑起来!以免引来杀身之祸!”

  “我先出去打探下风声,你们等我下!”

  还未踏出门口,就看到门前地上一个人影,只能说这影子救了我一命,我命不该绝。

  我脱去上衣,拽着袖子往门外一抛,果然一个闷棍就奔着衣服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