酉时鸡鸣,把睡梦中的我给吵醒了,外面天还很黑。发现文静迷迷糊糊的还在机械地给我扇风,我突然心疼起来,把她手里的蒲扇轻轻抽了去,把她胳膊塞入毯子里让她睡去。我却陷入沉思,这可怜的女孩子,真是太缺关爱了,我一直不答应带着她,其实是怕她跟着我就没有安生日子过了。真不知道跟我是救她还是耽误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索性又睡去了。

  镇上的敬老院建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脚,一个清幽的世外桃源。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通到门口,老远就能看到墙上的“凤凰村敬老院”几个大红字,外墙有三米多高,墙头上是带刺铁丝网隔离珊,只是看着都肉疼。

  这个敬老院有四五十间房间,分前后两排,能够自理的老年人都住在前面;腿脚不利索的、需要看护的老人住在后面,还有两间房子是用来给病重的、短期内很可能死亡的人住的特殊房间。

  敬老院的的门卫是个严肃的老大爷,我拿出村长的探亲信,又递了包中华给他,他还是询问了半天才放我们进去。

  本来以为敬老院里应该有很多服务人员,一打听才得知,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老年人的折腾,他们都是怀着热心来,带着失望回。听说因为老年人性欲望长期无法满足,导致脾气古怪、暴躁,里面经常发生一些不堪的事情,能在里面工作的人,都是心里承受能力异常强大的。因此你只能在敬老院里看到大爷大妈,还有不得不在的医生。

  文静的妈妈被列为最危险的人之一,被单独关在一个狭窄的单间。其实那一排房间里都是十分危险的人。我们跟在大爷身后走着,就无意中看到一个房间的情况,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给一个病人打针,那个病人应该是大火里逃生的,整个脸部的皮肤都是剥了皮一样的血色,鼻子塌下来和上嘴唇融化在一起,眼睑突出,眼球深陷,尤其是那一对描眉,画上去也显得极不和谐。

  两个大汉死死的按住她,她像见到鬼一样惊恐地大叫,一个医生给她注射了一针,然后强行往她嘴里塞了几粒药片,她才停止抵抗。我真是被这一幕吓到了。

  “喂,快走啊,别乱看!”看门的老头不耐烦的唠叨着。

  路上还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被俩男护士强行拽着不知要去哪里。她一直不停的喊“我不要去那里,我不要去...”

  我转了下遮阳帽,将帽檐遮在额前,装作什么也没看到一样,文静紧紧抱着我的胳膊,默默被我拉着走...来到一个黑色铁门前,铁门上面一个探视小窗,却挂着一把大锁,那锁用榔头是敲不开的。大爷开了门,恶狠狠地说半小时后就来锁门,我又给他塞了一包烟才支开他。

  房间阴暗潮湿,霉味很重,文静看到娘的手脚都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跑到她床前就跪着哭了起来。原来文静的娘叫陈美莲,看到美莲你就会感叹人体遗传的神秘伟大,文静和她真是一模一样,你完全不用怀疑“后妈”的存在。

  她散乱的头发遮了半边脸,不过已骨瘦如柴,脸色蜡黄。她穿着一套蓝色老帆布衣服,腹部也被绑了一道,她只能转过头去。她看到文静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应,只是冷冷的盯着面前这个哭泣的泪人。

  我却从她游离呆滞的眼神里看到一丝异样,这不像是个一般的痴呆病人。因为我老感觉到她有些不正常,这个房间弥漫着一股奇怪的檀香味道,我忽然想到了,这是狐狸的骚味!因为我家里就养了很多狐狸,狐狸骚就是这个味道!狐狸尿骚味刚开始闻起来让人作呕,可是你闻多了,就会变成一种特别的香味,犹如女人的体香。

  活的越久的狐精,它可以释放的狐香也越浓,而且越来越接近漂亮女人才具有的由性腺散发出的别样体香,还有一个特点是越香越有迷魂效果,这种香气男人一闻到就会神魂颠倒,脑子里只剩下就连普通的道士也是无法抵抗。

  东晋时期的郭璞,也算道家的祖师爷人物,风水学的鼻祖,他在著作《玄中记》里着记载着狐精的的相关情况:狐五十岁,能变化为妇人,百岁为美女,为神、巫,能知千里外事。善蛊、魅,使人迷惑失智。千岁即与天通,为天狐。

  其实狐狸在先秦、两汉的地位最为尊崇,与龙、麒麟、凤凰一起并列四大祥瑞之一,不过个别的在修炼时不遵守三界法则,常会依附人身来加快修炼成仙的步伐,殊不知人妖殊途,无辜害死很多人,“一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久而久之,狐仙就被列入术士的斩妖目录里,与人类成为死敌。

  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被守山师傅评为”最烂的开阴阳眼法”的方法偷偷开了左眼,果然看见一条雪白的狐狸尾巴,可狐狸的躯体都已和美莲阿姨的肉身结合在一起了。

  因为狐精是压制了人自身的三魂才能依附人体,时间越久,人越来越虚弱,狐精与人身结合就越完美,那时候,阴阳眼是看不到已经结合的部分的。

  那毛绒绒的尾巴伸到床底下,摇来摇去,忽隐忽现。原来它并不知道我可能可以看见它。而且我早就练成了东张西望眼,你以为我不在意你时,其实我都把你全身看遍了,这一招如今特别适合看美女。

  现在问题很明朗,就是如何把妖精从人体剥离或者说驱赶出来。我决定先把她的魂魄聚起来,这样狐精在体内呆的不舒服也许就会知难而退。

  我先默念净身咒“我以月洗身,以日炼真,”仙人辅己,玉女佐形,二十八宿,与吾合并,千邪万秽,逐气而清。急急如律令!”

  又配合步法,为了不惊动它,轻声念“醒魂咒”:“清清灵灵,壬癸朝真。三魂归体,七魄安宁。台光灵幽,精速附童体。急急如律令!”

  过了几分钟,仍没一点动静,文静看见没有变化,竟又哭起来。我好尴尬!我又继续重复上面的动作。

  忽然她扯了下我的裤角,兴奋地说道:“有反应了,她会笑了!她对着我笑了!”

  酷《匠T网$首6发5

  我俯身望去,见美莲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仍然很呆滞,身体一阵一阵抖动,看来魂魄逐渐聚起来了,不过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我刚好想想下面的法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