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的一声,外面亮起一团火,我趴在缝里看的真真切切,靠得近的山魈被亮光一闪,跌倒了数个,扭头就跳着跑了大半。

  “真管用啊师傅,再扔!再扔!”我兴奋地手舞足蹈。

  又扔了几个包出去,随着火球不断亮起,也七七八八跑的差不多了。那独腿怪的一条腿还真是滑稽,拐弯极不方便,竟好几个撞倒在一起。

  大战接近尾声,我像从深海里浮上来一般,深深吸了口气,觉得脑袋轻松了许多,刚刚那个紧绷的状态,我只敢小口喘息。

  忽然哐的一声巨响,一个重物被摔打到门上。师傅从门缝看去,突然怒不可遏,咬牙切齿,发了疯一般用拳头敲击木门,手背都打出血来还不停止。

  他愤怒至极地吼道:“大金雕竟然被他们咬死了!还把一条腿仍在门口!金雕!与我日日夜夜相伴十多年,是我最好的兄弟,等着!我不会让你枉死..."说罢就拿起那把猎枪,破门而出。我从窗下看到,外面已然站了个巨型独角怪,身如成年水牛一般高大,大长脸更是一尺有余,活生生像个”7”字,想必两头猛虎一起上也不一定占得便宜。我已吓得挪不动半步,只手上残存点余力。

  师傅刚踏出门,就有山魈从两侧一起扑过来,他抡起手中的木棍,一个半圆的轮扫,一招横扫千军,两声惨叫,两只山魈应声倒地,却已没了先前的打不死的状态,皆被击中要害而一命呜呼了。

  民谚说会叫的狗不咬人,这叫的凶狠的山魈虽多,可没一个再敢往前挪动半步,反而随着师傅的前进步步后退。那带头的山大王大怒,仰天一吼,吓得身边的小妖发出阵阵“嗷嗷”的低沉无力的、如被踩到脚的狗一般的叫声。

  山大王可不会逃跑,它吼完就往师傅这边飞跃而来,在空中就张了血口,那獠牙在月色下反射出洁白的光晕。“砰”的一声巨响,师傅扣动了扳机,屋顶都被震得哗哗落下尘土。

  可那足有一吨的山魈跃起的惯性实是太大,仍然朝向师傅身体砸去,师傅正好把猎枪塞进他的喉管,猎枪管已然穿破了它的后脑勺,那山大王还有意识,双眼暗淡,死死的咬住师傅的手臂不撒口。

  这时候,我趁热打铁,扔出最后一包“炸药”,那黑火药燃烧的颗粒在门前炸散开来,犹如燃起一支烟花,照亮了四周。山魈群见老大已死,树倒猢狲散,几秒钟就逃得一只都没了。

  师傅被重重的压在山大王身下,那一吨的体重已让他七窍迸出鲜血,手臂虽然抽了出来,不过已筋骨尽断,连着一层皮肉罢了。

  守山师傅一点力气都没有,我看到他全身浸满鲜红的血,他花白的头发,以及被染红的长髯,眼泪不禁徐徐流下来。

  “小伙子,别哭,我不是赢了吗!不过这件事证明了噬魂魔的控制力还十分有限。我感觉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还有要事要告诉你,你给我仔细的听好了..."“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我马上带你去医院!”我已失声痛哭起来。

  “听着,你如想通了,就下山去寻找我的师叔祖,他知道如何破了现在的劫数。床头柜里有详细的地址。还有,我的卧室里有我守护多年的寺里的一些金银宝器,还有一张巨额存折,依照祖训,这是给各届守护者预备的。你且拿了回家孝敬父母,足够确保你父母家人晚年幸福。你——答应我吗?”他紧紧的握着我的衣襟,说完又吐了一大口鲜血,他气息已经虚弱,双眼无光,看来即将升天了。

  我瘫软在地,这玩笑开大了啊!我可没有说要做你的工作啊!我只是比常人好奇心多了一点而已。可看他那不断哀求的眼神,想着先让他死的瞑目,就无奈的撒了谎。

  “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师傅?师傅...”我跪在地上大声哭喊,直到哭晕过去。

  按照他的临终嘱托,为了防止尸变,把他和金雕和那些死尸堆在一起,全部就地火化。取他的一坛骨灰放在道观,确保他生生世世做个守山道士。

  天刚蒙蒙亮,我就返回到他的住处。

  k看正…版}w章2!节;{上酷{匠7!网SJ

  柜里一大摞线装古书,有《正一经》、《云笈七签》、《太上感应篇》、《草皮经》、《奇门遁甲》、《抱朴子》等。还有一大扎书信,在一封来往书信里,落款写着:徐福村李秋双,这个地方就在我们县境内,我打算先去这里走一趟。

  刚到山脚下,就看见四五个男青年围在一起,对一个女孩子拳打脚踢。还听到一些污言秽语。

  其中一个十七八岁模样的瘦小子骂道:“你这个死丫头,真不知好歹,让你做我女朋友你居然不做,你只要不同意,见一次打一次!”

  “滚开,瘦子,你不想活了,老大看上的你也敢碰!”另一个比他粗一圈的胖子一把推开了瘦子。

  “你干嘛!老大只是让她陪着喝酒,老大那么多女人呢!”

  胖子又踹了瘦子一脚,又说道:“所以说你傻,老大最反感和她女人有瓜葛的人!老大只是让我们教训她,就算要那啥,也要问了老大再做!”

  “没事,我就扒衣服看一眼,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兄弟们,你们都有份的!有福同享,哈哈...”

  说罢他们就一起去扯那女孩子的衣服,女孩子四肢被按住,嘴也被捂住,在那里挣扎,可她手无缚鸡之力,怎能挣脱四五个流氓呢!

  按照以前的性格,我胆小怕事肯定装作没看见。可我自从昨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又被老师傅的壮举感动,我抄起一根木棍就跑上去了。

  我怒道:“快放开她,你们这几个垃圾!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我不客气了,打死人别怪我!”

  他们停止了猥亵,反而把我围了起来,刚刚的那个胖子看了我一眼,立马一副不屑的样子,对我说:“小屁孩,学人家英雄救美吗?再多管闲事,小心我砍死你!”

  他的那几个哥们都哈哈大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以为吓唬我几句我就会吓尿裤子了。

  “来,小屁孩,有胆子就打我头,一棍子下去,头破血流,我不还手!打!打不打!不打我打你了!...”

  我也怒火中烧,手里暗自攒劲,使出吃奶的力气,打他个猝不及防,一棍子下去,那胖子还不知咋回事,就轰的一声趴在地上,当即翻起白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