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我的金雕守着,野兽万万不敢靠近的。福生无量天尊。”

  我说不过,无奈望地着那傻呆呆的大雕。

  酷$A匠L网首0发%

  酒劲上来,我们靠近火堆旁迷迷糊糊的躺着。半睡半醒间,听到一阵急促的“唳唳唳~”的老雕的叫声,听起来像是受到强烈惊吓了。我迷瞪着斜眼一瞧,老雕正在和一条巨蟒紧张的对峙,我全身像被电击一样立马醒了过来。

  这蟒蛇足有七米多长,仰着蛇头,长着血盆大口,上鄂清晰可见六个小拇指般粗的尖牙,就这牙口,活吞一个成年人真是分分钟的事。师傅静悄悄地把我拽到巨石最高处。

  老雕见我们醒了,突然开启了战斗模式,扑腾了两下翅膀,飞到巨蟒头顶,巨蟒也抬高了身体,竖起来两米多高,做出时刻扑击的姿势。老雕又飞高了几米,巨蟒见无可奈何,却仍然张着血口正对着老雕的方向。

  那老雕一个俯冲下去又接着急速变向,巨蟒跟着一个前冲,怎知咬了个空,老雕乘势将利爪狠狠地刺进它的厚厚的表皮,直戳心脏,巨蟒忽然卸了八分力气,却仍然回头去咬,并蜷缩身体想缠住老雕,老雕不停地跳跃躲避缠绕,同时也毫不客气,用利喙啄巨蟒的眼睛,巨蟒头部瞬间滋出血柱,眼球被啄地血肉模糊,成了瞎子。

  巨蟒不停地使用它的缠绕必杀技苦苦挣扎了两分钟后,老雕又啄破了蛇腹,巨蟒斗不过,终于死了。

  老雕真是个优秀的猎手。天生的本领使它可以快速精准找到巨蟒的心脏部位,也就是常说的“蛇七寸”所在,并能一击毙命。

  见巨蟒丧命雕口,守山师傅拉着我跳下巨石,他快步走到巨蟒跟前,蹲下来把手从腹部破的口子伸进去,在里面来回游走,终于摸到一个软软的球体,然后一用力拽出了一个碧绿色的鹌鹑蛋般大的东西——蛇胆。那蛇胆很饱满,胆汁多的往外溢,他立马把胆管打了死结,放入了我的酒碗里。

  “嗨,小子,你今天运气真好,巨蟒和老雕这么一缠斗,又惊又累,使得胆汁充足,等下你对着酒生吞了它,这巨蟒的苦胆不但可以威慑百兽,更对你以后的修行百利无一害。”

  守山师傅把巨蟒砍成几段,对老雕挥挥手示意它来吃。老雕飞过来,抓住一大块蛇肉身就煽起一阵强风飞走了。

  “哦,我知道了,大雕抓不动这么大一条巨蟒,你帮它破成小块呢!”

  “金雕力气虽大,可也只能抓起它自身重量那么多,这一大块它带到山顶也够吃力了。它在山腰的峭壁上筑了巢,如今它也繁衍了后代,还有三只小的要喂食呢。”

  “师傅,那我们现在做什么,回去吗?我感觉阴风阵阵,越来越冷了。”

  “我们先烤烤火暖暖身子,等下就回去休息。”

  就在我们闲聊之际,林中四处忽然传来一阵“吼~吼~吼~吼~”像人在笑一样的恐怖声音,且吓得我上汗毛立起,瑟瑟发抖。

  守山师傅将耳孔对向声源处,紧张地说:“不好,这定是山魈的叫声,快跑!”

  他拉上我就往山上一条小路跑去。

  可我们刚跑出几百米,一只山魈就蹦到我们前面。但见它浑身浓密黑毛,脸长如马,红色鼻梁凸起,猪鼻子猪嘴,猴屁股充血胀满,张着血盆大口,露出三五寸獠牙,独脚站立不足三尺高,前肢强健垂到地上,利爪形如鹰钩。

  没待我回过神来,它就一个跳跃朝我扑过来,师傅一把推开我,一个大脚把它踹到几米外,它摔了几个跟斗,它却毫不惧怕,反而更加狂怒,双手撑将起来,张着血口朝师傅扑咬过去,师傅一个漂亮的侧身躲闪,顺手抄起地上一根木棍,在它第三次扑过来时,狠狠地击中山魈的长脸,它瞬间倒地,师傅乘势击打它的独腿,听得“卡擦”一声,山魈的腿已被打折,它却不知疼痛,爬着往前去撕咬,师傅无奈又是一棍对着脑袋下去,将它打死了。

  守山师傅的前身后背被抓出一道道很深的血痕,他却顾不得疼痛,拉着我边跑边急促地说:“快跑,这堵路的前锋被打死了,后面大部队也尾随而来。”这时候,听得身后的漆黑密林里传来一大群就像部队在冲锋一样的嘈杂声音。

  我们沿着崎岖的小路,借着月色,踉踉跄跄地跑了三分钟的样子,山魈好像触到禁地一般放慢了追逐。原来大金雕在低空盘旋,阻挡了他们的去路。看来金雕是他们的克星!

  守山师傅忽然说:“金雕挡不了多久的!我想起来了,前面不远处有一个茅屋,是猎人平时住的。我们快去那里躲躲!那里有...”话还没说完他就捂着嘴咳嗽不止,不料手心竟咳出一大块血来,“想必是我久疏锻炼,刚刚又使力过猛,哎,看来我真的老了!”

  我扶着他急行了一里多远,终于来到他说的那个茅屋。说是茅屋,实则是在一高处用木材简易搭建,屋顶盖了茅草遮雨。屋里没人,却有一把单管猎枪挂在木墙上。

  “万幸,这散弹枪还在。你再找找看有黑火药?”我把无内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一个松动的墙角的砖下找到小半袋。实在没有密封的东西。守山师傅脱去外套,剪成一块块碎布,在他的指点下,我一大捧黑火药包一个包,搞了十几个简易“炸药包”。他也填装好了一发。

  就在我们忙活的时候,外面突然有人说话,听起来像个结巴。

  “里-面的-人-开门--我进去喝-杯水好-吗?”

  我刚要起身开门,守山师傅立马拦住我,小说对我说道:“你听不出来吗?这不是人说的话,结结巴巴,极不利索,这定是那山魈学人说话!想骗我们开门呢!”

  我听了他的解释,吓得冷汗直流。虽听过黄皮子学人说话,可我毕竟没见过啊,现在再细听,越发慎得慌。我从墙缝望出去,只看见外面散布着的几十对绿色发光眼,把茅草房团团围住,这下死定了!我双腿竟不听使唤,瘫软在地。

  “快起来,它们再怎么学也终究是畜生,要是被它们嗅到你害怕,它们更想吃你肉喝你脑浆子了!”

  “里面,有人-吗?我只想-喝-杯水-喝-完就走...”这结结巴巴声还没完,守山师傅就推开窗户丢了两个“炸药包”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