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这药茶味道真够浓,比我老爹喝的浓茶味道还大,又涩又苦,却有奇香,真是回味无穷!”我放下茶杯,也给他杯里续满了,我又接着说:“守山师傅,咱们道家不就是有降妖除魔的责任吗,如果没有那些东西,我们真的可以灭绝了。现在嘛,有什么办法可以除掉它?”

  “对了,我们修道之人,除了修道、悟道,一个重大的责任就是斩妖除魔。见不得群魔乱舞!这座道观远在秦始皇那时候就有了,随着世上对我们的尊重和厌恶,时而发展壮大,时而默默无闻。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消灭它,我师傅只是告诉我不要人来破坏,我只是一个守护者。”

  “本来我们有一十二人,不过他们有的病死,有的人眼见道观被损毁却无力保护以至悲愤而死。如今,只剩我这个待死之人。以前都是每一届观主亲自挑选看护的人来进行看护的交接。等我死了,就没有人来守护这里了。悲哉!哎!”说着说着他无奈地拍打桌子,流下热泪。

  `酷dK匠JK网首发(S

  我平时就大大咧咧,不知如何安慰人,何况是“黄发垂髫”的老人。我只能安慰他道:“师傅哪,江山代有人才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您老放心吧您!”

  “好好,接着喝茶,天色已晚,就住我这了吧。"“这,我看你这里,只有大米,只喝清粥吗?我是纯食肉动物!”

  “哈哈哈,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饿着的,今晚,带你品尝山里的极品美味!”

  是夜,月朗风清,我们走了许多小路,在林中穿行,不知多久,来到一处堪称世外桃源的地方。一条宽约两米的溪流从山上潺潺流下,溪水清澈见底,偶有小鱼在乱石中穿行。

  溪边转弯处有一块巨石,上面被凿了个圆形空洞,当作烧火的锅底,周围残留一堆烧过的柴草,看来他经常在这里搞野炊。夜里巨石极冷,我俩坐在一堆干草上,守山师傅抬头望着夜空,捋了捋白髯对我说:“今夜月色如此明朗,宛如白昼,真是个饮酒赏月的好时候!”

  “哎呀,老师傅,今晚吃什么你还没说,我肚子咕咕叫了。我看你连锅都没带...”

  “小伙子别急,看我的!”

  说罢他用食指吹了口哨,这尖锐刺耳的声音如同射出一把利箭,飞向远处,这声音直刺地我耳膜嗡嗡作响,十分难受。

  但听远处的山空上传来一惊空遏云的鸟鸣声,不一会儿,一只大鸟从天而降,朝我们俯冲过来,它一个振翅没有停住,在空中晃动,原来利爪下勾着一只肥硕的野兔,它随即丢下野兔,缓缓落到地上。

  只见那大雕收回两米多长的黑褐色巨翅,半张开翅膀支撑着笨重的身体,挺着胸膛,傲慢的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显得十分滑稽。纯白的头与深黄色的尖嘴和利爪,羽尾一圈金色。那利爪比成年人的手指还粗,它从高空急速俯冲下来,这利爪足以刺穿头骨。原来这就是北方最厉害的猛禽!就连雄鹰见到它们都会仓皇而逃。

  只见大雕对着我“咕咕”叫了两声,又点头又挥着翅膀,却煽的地上的枯叶都飞了起来,吓得我连连后退,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哎呀,你这是作甚,大雕那是喜欢你,跟你行礼呢!”那老道见我跌倒了竟咯咯咯笑了起来。

  我狼狈地爬起来,不及整理衣冠,连忙拱手回了礼。想不到它这么通于人性,我就好奇的询问了究竟。

  守山老道跟我讲,这是北方罕见的大金雕,是在采药的途中,从一个猎户手里买下了这只幼龄的金雕,本来要放它个生路,没想到它的翅膀受了伤,他就喂养了一个多月,这竟养出了感情。从此不离左右,随叫随到。这真是是一段滤割不断的缘份。

  用守山师傅拎了那刚死不久的肥硕的兔子,去河边剖膛破肚,洗干净了内脏又用溪边的黄泥与草叶包裹了整个兔子,放在那个早就挖好的洞里,燃起一堆干柴,那啪啪爆裂的柴火照的我的脸通红。

  他看着熊熊的篝火说道:“只需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你的肚子怎叫的比那青蛙还响亮?深山的夜冷得很,要不先喝口酒暖暖身子吧。”

  “啊,你出家人还喝酒那!我还小,不能喝的,还要长身体呢!”我诧异的眼神看着他。

  “我是天衣派门生,我派不但喝酒吃肉,生孩子也成,不耽误你小子传宗接代的,呵呵~呵呵~。仙道贵生,无量度人。喝酒可以驱寒。只要不贪酒,断不会影响你的!”

  他一个翻身,矫捷的下了巨石。掀开一个密封的土堆,原来里面藏着数坛白酒,还有一摞大瓷碗!他取出一坛,又盖上新土。倒了一大碗,给我也倒了半碗,对我说:“闻到香味没有!啊,好香!你先喝一小口试试!”他端着大碗,到猴急的先喝了一口。

  这一喝不要紧,他竟停不下来,撩开胡须,一大碗一饮而尽,却无半点醉意!这真是海量啊。他清理了下胡须上粘的酒,兴奋的对我说道:“南国汤沟酒,开坛十里香!这真赛过琼浆玉液!那兔子指定也烤好了,香气流出来了!让我们来大碗喝酒,大块吃肉!”

  用木棍敲掉已烤干的黄土,就连兔子的毛也被烤光了,只剩下油光闪闪的兔肉,散发着扑面的香气。我迫不及待的轻轻松松的扯下一个大腿肉,看来火候刚好,皮酥肉嫩的。再蘸一点盐巴,只咬了一口,哇!又香又软,滑嫩酥爽,就像亲吻娇嫩的妹子一样,我感觉兔肉真是人间极品,那猪、牛、羊肉真是不值一提。

  守山师傅扯下一大块扔给了在”站岗”的老雕,老雕一伸脖子就接住了,三两口吃进肚,他又扯下一个兔腿,边吃边对我说:“这兔肉吃的再多也不会发胖的,你学我,吃肉要大口,喝酒也要大口,才能体会到那飞入云端的感觉,来,喝了你的酒!再添一碗。”感觉他真是人老心不老,虽说80多岁,黄土埋到脖颈,此刻却像个健壮的年轻人,我真是无形中被他感染了。

  我俩喝得晕晕乎乎的,躺在岩石上,仰望着闪烁的繁星,此刻的夜很静,静的我都能听到胃里的翻腾。却又隐隐不安,我对他说:“后半夜不会有野兽吗?还是早点回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