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榆县属于暖温带海洋性季风气候,夏季炎热多雨,不过由于全球变暖,现在变得很极端,气温比以前更热,雨水却很少降临,这么热的天,人们都是早上四五点干活到太阳出来就收工,太阳高照时,路上几乎无人。

  话说我的暑假里就没有闲到过,我们村有个很大的柳编基地,村里的十多岁的孩子都会去那里打工,说是打工,其实更多的是大人把不爱学习、调皮捣蛋的人拉去吃吃苦,晒晒大太阳,让他们明白,不好好学习就等着搬砖、受罪吧。

  我当然不能幸免,还好一起玩耍的伙伴们打打闹闹也不觉得无聊。在烈日下,新编的草柳工艺品要尽快晒干水分,一般是隔一小时翻个底,既要晒干以后不能晒糊,而我们晒得跟一群小黑猴子一样。

  黄昏上露水前就要收回仓库,遇到下雨天,还要放进火炉房烘烤,那都是烧砖一样的窑洞,里面放了好多大煤炉,一块块焦炭都不需敲碎就扔进去,我们在进去前都是往水池里蹲一下,然后抱着一大摞柳筐进去,出来也带一摞烤好的,出了窑洞,又立马蹲在水里降温。这样的工作做多了,我们的身体也潜移默化的得到加强锻炼。虽然比不上孙猴子的八卦炉,怎么着也比平常人耐热数倍。

  这群伙伴们,中午回家吃了饭,每天约定在村口集合,举行“自行车公路赛”,六七辆破自行车,有的把手的塑料壳都掉了,握上去哇凉哇凉的;有的都没有挡雨板,搞笑的是人家每次下雨还骑得老快,前身后背甩出两条泥印。我们一字排开,三二一!一起冲出,不要点火,起步较慢,却看得出谁的爆发力强,不过比的还是耐力,谁最后到场,谁就给所有人买冰棒(那时的冰棒真的是一块冰棒,只是加了色素,)一个暑期下来,我没买过一次,以我那体质,要是拿第一轻轻松松,我却有意把第一让给别人,姨夫说入门以后就要注意低调,各种场合,都不能暴露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

  Z(酷◎8匠3网6唯F一K%正Dk版N√,Y3其他都,H是8u盗,版

  路上遇到个老头,一身破烂的衣服,蓬头垢面,腰佝偻得近成直角,拄着一跟枯树枝,步履蹒跚的在太阳底下走着,我们当时骑得急快,没有多留意他。我只是发现他的样子有点模糊,像要蒸发一样,却也没有多在意。

  到了晚上,天乌黑乌黑的,路面都看不大清楚,我们还像一群疯狗般追逐打闹。路过河边,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男女老少都有,叽叽喳喳的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我们好奇的下车去看,一看才发现是上午遇到的那个老头,听围观村民议论,他是热死在路上的,里河边就几米,却渴死了。

  我穿过人群,脱下上衣把他盖了起来,脸部扭曲,像被吸干了血,骨骼看的清清楚楚,实在会吓到过路的行人。这一刻,我才意识到,生命如如残烛一般,一阵风就灭了。

  我小声念叨了句,“受了一辈子罪,最后还死在荒野,希望你有家人,不然变成孤魂野鬼了。下辈子定去投个好胎吧。”

  说完转身离去,刚走出几步,就发现老头身上泛出绿色的如萤火一般的光芒。然后,绿色老头竟然慢悠悠站了起来。

  我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对伙伴们说,“你们看到了吗?他又活了!”

  “你个小屁孩瞎说什么,这么晚了听到这话,真晦气!”人群里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女对我骂骂咧咧道。骂完她也离开人群,右手拖着大肚子慢悠悠的继续赶路。

  我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老头变成了俩,尸体仍然躺那里,只是那个发绿的身体从尸体上脱离,蠕动。这是鬼魂哪!我高兴的打了个响指,看来我的阴阳眼发挥作用了。

  那老头走的比一般人快多了,三两步就追上了那个孕妇,然后就紧紧的贴着她背后,孕妇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挠了下后脑勺,继续赶路。

  然后就见那老头伸出双手,顺着她的后腰摸进了肚子里,我的天!她在拽腹里的小孩,孕妇疼的捂着肚子,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我赶紧跑了过去,一把搀住了她胳膊,见她满脸大汉,脸色发青,几乎要晕过去了。

  “小,弟,弟,谢谢你,我,我可能中暑了,你扶着我,去,前面的村...”话没说完,她就晕倒了。我抬不动她,只得让她躺在地上。

  那老头不知什么时候又跑到她前面了,飘在她肚子上,手伸进她的肚子里,继续拽着婴孩。

  “大爷,大爷,你都去世了,你这是干嘛啊!孩子要死被你拽死了!你快放手吧!”我急切地恳求着。

  “小伙子,看你有颗善良的心,我不伤害你,你快走吧!你要是多管闲事,连你一起带走!”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嘴都没动一下!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孩子是无辜的啊?你和她有仇也等她生了再动手吧!”

  “不,我都不认识她,我就知道这个孩子和我有缘,我看了一眼就喜欢的不得了,我要拿去做我的孩子!”

  “哦,你,你没有儿子,那你就抢人家孩子!还讲理不,你是杀人犯!”我有些愤怒了。

  “我现在是做好事,我死前几分钟,鬼差就给我传话,说等下有个孕妇路过,她”犯下多次堕胎罪业,此生不得有子,死后下无间地狱。让我拿了她的胎儿,和孩子一起轮回,完成任务,我和孩子做对双胞胎兄弟,投在一个富人家!”

  我还是无法接受,可是我仍不会驱鬼术啊,我想去取脖子上的玉观音,打算给她带上护身。

  我手刚碰到吊坠,就不知被哪里来的阴风定住了,就连眼睛也动不了!我只是感觉到身后一阵嘀咕声,然后肩膀被拍了一下,我像木偶一样倒在地上,碰巧看到了最后一个画面,两个高出老头半截的奇形怪状的东西,似人非人,用铁链牵着老头和一个小娃娃,随着一阵青烟消失在路口。

  待我能动了,我用力掐了她的人中,她迷迷糊糊的醒来,像是失忆一般,跟我说“愣着干嘛!走呀!把我掺回去,我家在前面不远,我可能要生娃了,等下给你喜糖吃。”

  “额,哦,我扶你回去是了。”

  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过了几天传言就有了,有个村子里的一个怀胎九个月的女人又流产了,已是第三次胎死腹中!那女的变成神经病,上吊自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