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日,姨夫让我把生辰八字报给他,他掐指算了算,恍然大悟,对我说道:“我早应该猜到的,你是丑月丑时,也就是阳年阴月阴时出生的,水旺火死,只要被鬼缠一次,你身体里的后天八卦被永久破坏,八角缺一角,你终身都会阳气不旺,大阴之时也是你的劫数。”

  “什么意思呢,不懂!”

  “就是你容易被邪气侵入,唯有一法可自保。”

  “什么办法!?”我急切的问道。

  “入道,如我道,修精、气、神,也这是你的命运,想好好活着,就要入道!”

  “好事啊,我就喜欢这些东西,我觉得你老帅了!”

  “哈哈哈,真是命中注定啊,你我有师徒缘分!不过,你以后继续喊我姨夫,”姨夫顿了下,深情的望着天真无邪的我说道“入了我道深似海,是万万回不了头了。你还小,怕你以后怪我,我只教你一些防身术。”

  “好的,慢慢学呗!”

  拜过祖师爷,拜了师傅,行了入门礼,我成为了一个初级的小道士。不过姨夫说我其实还未正式入道,还要炼其心,观其行。看是否是可造之材,总之一句话,命数不到。也不用喊他师傅,有缘你自会遇到你师父。他说绝不收自家人传道,教我,只是有负于我。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是不管的,我就知道,能学到法术就好。

  姨夫跟我说,由于我的特殊体质,在极度紧张时可以见到阴间之事,却无法控制这个能力,他第一课要教我的,就是如何见鬼。

  民间流传着”见鬼”的诸多方法,其中有一些是人为杜撰,荒谬可笑。其中有一个倒是真的可以,那就是“子时梳头见鬼法”。此法利用了镜子---阴阳界的大门,以及夜里12点正是阴间最活跃的时候,阴阳交替的最高潮。要点:选择月圆之夜,正值那北斗星移,鬼门大开,阴气最盛之时。独自一人,沐浴净身,只能点蜡烛,头发是真的湿漉漉杂乱,钟声敲响前就要准备好;集中注意力盯着镜子看,准会看到异像。当然有煞气之人,和家里风水好的是见不到的。

  不过在这里奉劝一下好奇心重的人,千万不要尝试,请神容易送神难,何况更霸道的鬼邪。后果是轻者损阳伤身,重者丢了性命。

  而我所学的见鬼法和上面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个成功的术士的基本功就是可见异类,当然成功者寥寥无几,因为这些东西不是靠勤学苦练就可以的。我呢,就不需要练也能看到,庆幸我只有半个阴阳眼,因为纯阴阳眼不是什么好事情,白天黑夜都能见到各种可怕的东西,心理承受力大者方可受用,有的阴阳眼人,会患上严重抑郁症,变傻自杀者不在少数。

  没有防御能力的我只能看看刚成型的或者没什么恶意的小鬼。姨夫选了一个特别适合我的地方,他们村里的一个荒宅里。

  这个荒宅是夯土结构,这种房子现在农村运气好还能见到,此种只使用黄泥的墙体特别结实,只要不是雨水长期浸泡,绝对如铜墙铁壁一般,且冬暖夏凉。

  这宅子前面的院墙上面栽种了仙人掌,整个墙体被爬山虎覆盖在里面,从爬山虎那粗壮的侧枝就可以看到这宅子是真慌了。大门也是木头的,有烧过的痕迹,用的还是最原始的那种锁,钥匙是像蛇信子一样分成两条前头带个弯那种,这种锁特别好开。

  姨夫瞅了下附近确实没人经过,拿了跟铁对折后丝弯个两个小头,在那锁孔里捣了几下就开了,我们进去后又把大门轻轻的关上,让碎嘴的村民看到真是不好。

  虽然知道这院子好多年没人住,院子里杂乱的样子还是让我们大吃一惊,那里的荒草竟然有一人多高,有的草颈简直就是像一颗小树一般,两株巨草间摆了个一米多宽的蜘蛛网,那如手掌大的一只蜘蛛趴在草叶上一动不动,被它咬一口真要掉一大块肉!乍一看真像来到了原始森林里。我们只好扒开巨草往堂屋里走。

  “姨夫,这里几百年没除草了吧!”

  “就10来年,大自然的繁殖力很强的,一个荒村没人动,百来年就会变成一个森林。”

  姨夫让我停住脚步,又跟我说道:“你往那个窗户看,看屋里面有什么东西没有?”

  我抬起头望去,窗户上的玻璃明显被石块砸碎了,破了个洞,几条裂缝延伸到墙角,轻轻一口气就能让它全部掉下来。

  我顺着那个破洞望去,阴暗的房间里什么也没有。

  “啊,死人!一个死人挂在绳子上!”我大喊一声,赶紧低头闭上眼,心脏加速跳动起来。

  “小声点!被别人听到了!你再看,那不是人。”

  “不敢了,太可怕了。那人吊在一个晾衣绳上!”

  “不是,你仔细看看呢?还要跟我学法术,你胆子这么小,不看我们回家吧!”姨夫严肃起来。

  “我看我看好吧,别生气嘛。”

  我攥紧拳头,过了五六秒才眯着一条缝看过去。我在心里暗自骂开了,“你大爷的,只是一身白色衣服晾在那里!”

  “看清楚了吧,只是一件衣服。带着恐惧去看东西,就会看错!”

  “关键是人家都说这里面有死人,我就以为...”

  “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以为一人在这里上吊了,想了想,只是聪明的房主怕别人进来偷东西搞得一个假鬼。”

  原来这房子里没有死人,房主老婆仗着一副好身材,俏脸蛋,好吃懒做,勾搭过好几个村的单身汉,男人磨不开面子,带着孩子在外面再也不回家了。留下了宽敞的房子给这对痴男怨女“方便”,那女房主竟也不堪村里的流言蜚语,跑那偷人的汉子家过起快活日子了。剩下一栋没人愿意看一眼的宅子。

  我双手攥紧一个树枝扫清了门上的蜘蛛网,一脚踹开了门,姨夫一把拉住我,生气的说:“你干嘛,对待古宅里的所有东西都要像对待老朋友一样,你敬它它才敬你!”

  “知道啦,知道啦,下次注意!”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Ym

  姨夫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等下,无论你看到什么,都要镇静,你好好体会看到那东西的时候你的心跳速度和眼睛周围的感觉,并牢记这种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