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三魂,分为灵魂、觉魂、生魂。中医里叫做胎光、爽灵、幽精,这幽精没了,人就表现为痴呆,民间说某某小孩的魂吓掉了,变成傻子了,就是这个爽灵没了,二喜就是典型的例子。

  “爽灵”易跑易得,优柔寡断、不男不女之人容易丢魂,也是各种邪灵喜欢攻击的目标。正直、忠心之人阳气足,因故丢了魂也会自己找回来,再者就是及时找大师帮忙找回。

  姨夫回到家没有多想,他看得出那女人是个聪明人,不会误事。不过半夜里他却莫名的心慌了一阵。碍于劳累了一天,他昏昏沉沉的又睡去了。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姨夫这刚躺下午休没有几分钟,他有点生气的去开门。

  “这不是二喜吗,出什么事了,大病初愈,怎么不在家里养着呢?”

  “半瞎!哦,不是,张大师,我知道你救了我,不过现在没时间感谢你,你快去我家看看,我媳妇是不是鬼上身了啊,吓死我了!”

  “不好!”姨夫拍了下大腿继续道“走,去看看!”

  来到二喜的卧室门前,二喜刚要推开门又退了回来,不害臊道“大师,您来!”

  姨夫走近门口半米远即停下,伸出手指往门缝边凑了凑,“你试试,你感觉感觉,大夏天,这冷风都能往外冒!是个狠角,我也不用开门了”

  “这样,我回去准备准备,就我现在这行头是搞不定的,你一定要把门锁好,别让她跑出来,我速去速回!”

  姨夫猛踩着“永久”,几乎要把链条踩断才罢休!他又怕又喜,怕的不是鬼,怕的是人的嘴,说三道四;喜的是好久没有接到大活,手艺生疏可以练练了。这毕竟也是积攒修为的好事。

  他来到家里暗室,里面正中有几个木箱,他掸去木箱上的灰尘和蜘蛛网,来不及神伤感叹,急急忙忙取出朱砂与黄纸,写下了数道镇妖符揣在怀里,提着木箱就去了。

  远远的就看到二喜在大门口转着小圈,“这个熊货,胆小如鼠!媳妇都那样了也不敢进去!”姨夫在心里骂道。

  “二喜子,快点把这些符纸贴在家里所有漏光的地方,门和窗户!”

  “奇怪,你这背面没有胶水啊,怎么粘?!”

  酷A;匠网唯57一正版,$|其h他pI都i是n盗bm版b

  “你别管那个,你尽管放,掉不下来!粘好随我进屋,把门关严实!”

  “这下它是跑不掉了!”姨夫又把随身带的玉佩摘下给了二喜戴着。

  “我等下开门,你躲在角落里,见机行事。”

  姨夫打开木箱,穿上道家的“工作服”,带上混元巾,手执桃木剑,徐徐推开那到冒着白汽的门,眼前的一幕说有多可怕,反正二喜看了直接晕过去了。

  她蜷缩在床脚,满嘴是血,一直毛被扒光的死公鸡被扔在地上,原来她啃食了那只断了脖子的公鸡。弄得整个房间都是血!

  见人有开门,她只是把脖子扭了九十度看过来,双眼翻白,布满血丝,张着血嘴。

  “人死为鬼,你为何不去那六道轮回,却来强行占据人家身体!”

  那满身鲜血的躯干一动不动,只有一张嘴在动“臭道士,少管闲事,我只想占她身体休息休息!”

  “你可知人鬼殊途,你占据久了她必死无疑,道法无情,劝你还是速速离开!”先礼后兵是道家怜悯众生的体现。

  “你再给我抓10只公鸡,我吃完就走!”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速速离开!”

  只见她忽的站起,像那黄皮子一样的耷拉着胳膊,作出进攻的态势。

  姨夫掏出铜钱,口中默念咒语,朝它一枚枚扔去,“走!走!走!”

  它身体敏捷,一下跃到灯泡上抓住电线,挂在那里,没有一枚打到它。

  姨夫又抓出一把铜钱,一齐朝它丢去,打中!

  中招的地方被点燃了一样冒着青烟,啧啧啧响,它受不了疼痛掉在地上,感受到危险,她立马朝窗户那里跳去,想破窗逃跑,不料咒符一个闪光又把它打到地上,连着试了几次,把它摔急了,忽然朝姨夫扑去。

  姨夫虽然手执木剑,却不能去刺穿它,本体死了人就真死了!他几个漂亮的躲闪,脑子飞转,平日里的鬼都是不要命的跑,这只却不怕,还来挠我,啊,我知道了!

  他边躲边喊道:“大黑,二黑,三黑...”

  只听见门外传来多只狗的叫声,黑子们都在门口狂吠不止,它忽地从墙上掉下来,然后听见三只狗好像追兔子去了。

  狗的叫声远去,它却蔫了,躲在最暗的地方一动不动,仍然翻着白眼,全身都是那种未上妆的殓尸色。

  姨夫松了口气,“你速速离开了吧!我会为你超度的!”

  忽地,二喜老婆像被抽空了般躺倒在地。家里的凉气也瞬间遁入地下,焦躁的空气又回来了。

  姨夫打来凉水往二喜脑袋上泼,泼了三瓢才激醒他。

  “剩下的残局你收拾吧,我收工了。”姨夫感到浑身酸痛,摸了摸摔得淤青的胳膊说道,“我要好好休息几天了,恐怕连下网的力气都没了。”

  二喜摸了摸光头,羞怯的说“我以后再也不去野地了,不然我指定帮你取网子去。”

  原来是前几天得罪的成精的黄皮子捣的鬼。成精的黄皮子不但可以摄人魂魄,而且能指使死灵---刚转化的魂魄去做坏事。这只黄皮子很精明,它在野外勾来死灵上了人身,自己却躲在暗处。

  姨夫打开门,已近黄昏了,远处的天边肯定下雨了,那红色的云彩真是好看!

  姨夫在院子四周找了半天,终于在一个柴垛下面找到了几只被狗尾巴草绑起来的鸡毛,拿给二喜夫妇看,“你们瞧,都说拿个鸡毛当令箭,就是这么来的。你们把它用最贵的相框裱起来,挂在卧室,我想那黄皮子就不会再找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