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对线成了困难之后,姥爷的打野也根本就没办法去到处带节奏,因为对面的螳螂已经盯上了姥爷,不停的开始入侵野区骚扰豹女打野,姥爷现在随便刷一个野怪都必须要维持血量上的充足,不然就会非常非常的危险。说不定螳螂就从某个角落里直接跳跃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比赛渐渐的来到了游戏的中期,双方的队员基本上都达到了十级以上,王者战队的下路熙文开始在小龙附近做下大量的视野,以免对面趁着强势期直接偷走小龙,现在的比赛已经用的是最新的版本,小龙做了大量的改版,设计师给小龙附加上了元素的效果,使玩家每击杀一条小龙,都能获得不错的游戏属性加成,而偏偏这一条小龙又是刷新的最给力的水龙。

  因为这场比赛还是第一次改进到最新的版本,所以大家对于小龙都不是那么了解,许愿在后面不停的给大家分析:“这条小龙刷新的恰好是目前最重要的水龙,可以为队伍获得相当给力的回复效果,一定要注意。”

  白林也说道:“许愿说的对,但是我们现在太弱了,没办法先开小龙,即使是这样,也一定要看住对面,如果对面想打小龙的话,不管是付出怎么样的风险,我们都要想办法抢过来。”

  有了白林的话,大家也就稍微明确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许辰也好,昼也好,都是非常满意白林的这种想法的,他们一直认为在比赛中,比输掉比赛还要磕碜的就是不战而败,意思就是在比赛中因为担心对面的强大,而处处都采取避让的玩法,这种玩法会使队伍在无形之中慢慢的走向失败,温水煮青蛙。

  对于Ln战队的人来说,他们不是不能接受失败,而是不能接受像这种懦夫的失败。

  上路的大树现在对线已经开始陷入困难的状态中了,不过昼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了,对于坦克来说,其实在很多的情况下他都是会被一支压制的,这是没办法的。

  对面的诺手在控线之后又开始推线,一大波的小兵马上就要进入到防御塔里,这一波小兵无论是经济上还是经验上,对于大树来说都是非常重要。

  昼也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是大概两拨小兵的数量,而且还有炮车兵,他刚刚想利用自己的技能来塔下补刀,虽然大树的塔下补刀很困难,但是对于抗塔习惯了的昼来说,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结果就在这一瞬间,大树察觉到了对面诺手的一点不对劲的地方。

  诺手这一波出门是带了两个血瓶的,在刚才对线的时候诺手的血量达到了一半左右,诺手就喝掉了一个血瓶,而现在诺手的血量已经是自动回复的差不多,甚至是已经快要满了的状态。

  而就在这个时候,诺手竟然喝掉了第二个血瓶!

  这让昼直接察觉到了危险,一个诺手在几乎满血的时候喝掉了血瓶?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灯,昼控制大树胡乱的丢出了一个树苗,然后就开始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撤退!

  全场的观众都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呼,因为观众们都是能同时看到两方队员的动向的,原来这一波的上路,不光是打野螳螂绕到了后面,就连下路的辅助奶妈都是在回城之后直接从家里跑到了这里!

  奶妈虽然没有什么攻击力,但是却能在越塔的时候提供一个致命的虚弱,并且还能给越塔的队员回复血量,所以有他的和螳螂,以及上路高伤害的诺手,这一波大树看起来是已经必死无疑了!

  落落松了一口气,道:“哇!真是太神奇了!上路的昼仿佛是开了天眼一样,竟然是能够察觉到这一波gank!我们可以看到,螳螂和奶妈都已经从后面进入到了一个非常阴险的位置上!并且这一路下来,奶妈是带了真眼的,而螳螂这里有一个扫描,他们是已经确认了自己这一路走来都是没有被任何视野察觉到的!”

  是的,从地图上来看,上路的大树早就已经断了视野,他自己自带的两个饰品眼都已经到了时间,对面就是利用这一个空档才来的gank,而奶妈消失的时间也非常隐蔽,是在之前回城补寄了之后直接就往上路走,肯定也是不会被任何视野发觉的。

  所以说从昼这里的视野看上路,这个上路简直就是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这一波昼是直接放弃了非常关键的两波兵线,虽然昼是没有看到任何敌人,只是通过诺手开始喝血这一个不寻常的动作来判断,这样的判断很容易失误,如果对面的诺手只是觉得这一个血瓶没用,随手给喝掉了呢?如果对面的诺手只是喜欢满血的状态呢?甚至是如果对面的诺手只是点错了呢?

  但是对于昼来说,在比赛里是不存在巧合这一回事的,作为一个习惯了抗压的人,这种三个人绕后gank,昼已经见识过太多太多了,三个人平摊防御塔的伤害,去杀你一个塔下的人简直就是易如反掌,跟玩一样,所以昼在看到对面诺手喝血之后,就立刻判断出来了,诺手提前喝下血瓶,就是因为诺手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要有大战斗发生了!

  结果就在大树撤退的一瞬间,螳螂和奶妈感到,但是这个时候大树早就已经撤离了一塔的范围,开始往二塔的方向走。

  昼看到这种场景,松了一口气,他最深有体会的就是,在很多情况之下,防御塔下其实并不一定安全。

  K酷a-匠网O~唯U一正版,P其F他I:都+:是gW盗版

  落落还在敬佩昼的警觉,说道:“昼这个选手可以的啊!他是怎么知道对面要来gank他的?我们可以看到,螳螂和奶妈走过的所有地方都是没有视野的,所以说昼应该就是通过猜测来判断出来的吧,昼的这个警觉程度是可以的,不愧是第一抗塔大师啊!”

  小七也松了一口气,说道:“人家还以为昼这一波死定了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